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三章 杨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活下来的大蛮之后并未寻死,大概是死过一次的人很难有勇气进行第二次,可是她却把院子里的丫头们吓惨了。因为她会每轮流换拽地乌衣和白è短裙,每当穿白裙的那天就说自己是小蛮……负责看着她的丫头以为是鬼上。她们把事儿禀报给孙氏,孙氏也没法,请了一个道士进来驱鬼安抚人心,但大蛮还是那样。

    ……

    安南都护府设在jiā州,距离南诏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南国山高林密道路崎岖出击困难。都护杨思勖接到两个月内解决战争的诏令后感到时间紧迫,不敢怠慢立刻便整兵进发。

    唐兵在安南主要聚集在jiā州军镇,要动员集结出动比较迅速,无奈五诏援兵聚拢缓慢。杨思勖便约各少民盟军在南诏边境缅寨汇合,先率两千步骑向西而去。他一面号令各部落增援,一面写信到南诏大寨给皮逻格通牒。

    书信中要求皮逻格两件事:立刻停止对河蛮部落的非法攻击,放下兵器对唐朝官吏投降;缚皮逻格到唐军军营,送长安问罪。否则便开战。

    这种条件皮逻格当然不可能接受,自己主动去做阶下囚不是脑子有病么,现在他还掌握着南诏的军政大权,他不同意条件看来战争没法避免。实际上杨思勖率军刚进入南诏地盘就不断面临小股袭扰,敌兵凭借对丛林的熟悉优势对唐军将士造成了略微损失。

    五诏援兵还没到,唐军在野外毫无优势,幸好带了不少当地的亲唐的向导否则行军减员更众。唐各正规军的主要对手北方游牧民族,骑兵是比较强的,但是在南方这种地形下连块马球场大小的平地都难找,骑兵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反倒是那些神出鬼没的土著更适应环境。所以杨思勖率领的军队以战锋队重步兵为主战兵种,带了些骡马只用来驼粮草辎重,车辆是难以携带的。

    行军依然分作三军,前锋开道多有熟悉当地况的蛮兵,后军押送辎重和后,中军是唐兵主力由杨思勖亲自率领。

    他是个宦官,但和大明宫内侍省里大多数宦官不太一样,一点也不显得娘气;和高力士那样五大三粗的宦官豪杰也不相似。杨思勖又黑又瘦,在南边晒了几年就更黑了,其貌不扬还有一双小眼睛,目光有神但会叫人感到恶寒。这厮心狠手辣在南国出了名,平叛的时候常常干杀俘和滥杀无辜等事,只因打了胜仗才没御史给他找不痛快。

    此时他正骑在马上拿着水壶仰头猛灌,一脸都是汗水,皱着眉头问道:“缅寨还有多远?”

    “祗十余里地了。”

    杨思勖点点头,仰头看了一下头上的树荫,树叶把毒辣的阳光遮挡了大半,路上印着斑斓的阳光和树影,但还是很。路面和树木树荫仿佛组成了一个大蒸笼一般,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更难受的是为了防备沿路的ā扰偷袭将士们还得穿着盔甲行军。

    道路两边有些蛮兵警戒,一面走一面注意着林子里的异动;中央是大量步兵队列,虽然队伍仍然保持着形状,可大伙儿一个个无jīng打采连说话声都很少……一个字:披盔甲的人们感觉上的铁片都被烤红了一样,没人的里衬是干的,全被汗水湿透了。

    杨思勖大声喊道:“传令下去,在水壶里放一些盐,不然人受不了。”

    后面一个将领纳闷地问道:“杨公,放盐不是更渴么?”

    杨思勖只凭几年在南方作战的经验,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想想终于说道:“汗水是咸的,出多了汗就要在水里放盐。”

    就在这时,一匹马沿着路反方向跑了过来,跑到杨思勖的马前停下,从马上跳将下来单膝跪倒道:“禀杨公,前锋遭遇伏击!路上有坑,敌兵从树林中冲出来,人数甚众。”

    “停止前进!”杨思勖喊了一声。

    一个将领策马上前道:“末将愿率部速去增援。”

    杨思勖沉片刻道:“可能只是佯攻,等等再看李大有顶不住了会再派人来。”

    话音刚落,后面又有一骑奔来,急道:“报!敌兵骤出攻击后军!”

    “粮草辎重才是他们的真正图谋,速去增援!”杨思勖下令道,“传令杨猛,失了粮草提头来见!”

    “是。”

    杨猛是杨思勖的干儿子,并不是个宦官,正好姓杨又出寒微,干脆认杨思勖做干爹,一向很得杨思勖的重用被他视为左右臂膀。

    中军援兵驰援过去时,只听得人喊马嘶已经杀将起来,有几匹马背上燃起了火正惊恐地四处奔。道路狭窄不利聚众作战,杨猛部除了中间有几股结阵的兵马,其他人都散在驮运物资的骡马中与冲来的敌人厮杀。那些蛮人比披甲唐兵比起来材矮小,上也没有像样的装备甚至不像军队,但动作灵活跟猴子似的上窜下跳。

    这时队伍中有人喊道:“援兵来了,杀!”

    唐军士气大振在厮杀中一齐怒吼了一声,顿时有力拔大山一般的气概,怒声在山川之间回是汉兵在远离家乡的遥远国度的呐喊。

    中军援兵将帅先士卒一马当先从崎岖不平的路上策马而来,后面是一个抗旗的士卒,旗帜上写一个大大的汉字:唐。

    就在这时听得“镗”地一声,那将帅的头盔顿时歪在一边,一枚短小的箭矢弹到了地上。那将帅顾不得去扶头盔辨得来势,仰头一看只见树上有几个人影,当下便张弓搭箭“砰”地一声弦响,四旦弓重矢应声而去,片刻之后一声惨叫一个猴子一般的东西从树上掉了下来。跟上来的将士纷纷向那颗树上箭,箭羽犹如一阵雨点一般飞将过去,上面的人纷纷中箭摔将下来。

    援兵遂从道旁杀将过去,就在这时只见前面一个“血人”正挥舞两面斧头虎虎生风,不是杨猛是谁?只见那厮高九尺壮得像山,打仗从来不用谋略诀窍就他名字里的一个字:猛。那两面大斧在他手里就如穿针线一般轻巧,碰到什么断什么,人的脑袋、胳膊、折断的兵器等在血花中飞无人能近。他的背后还ā着许多箭矢,但见一钢甲南诏那种轻飘飘的箭矢恐怕是无力穿透的。

    “杨兄,我来了!”

    杨猛一抹脸上的血定睛一看,粗声喊道:“一起杀他个痛快!”

    尸体遍地哀嚎遍野,山路上就跟一个屠宰场一般恐怖,南诏兵人数虽多却杀不过唐兵,这还没结阵,结阵之后战斗力比分散群架更甚。战了许久,路上林间留下无数的尸体作罢,敌兵总算是退却进了林中。唐兵无法深入密林追击,只得停战。

    这时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大唐万岁”,战绩面前中军士气高涨随后便举起兵器高呼道:“万岁……万岁……”地动山摇的喊声仿佛一支无形的追兵,围歼着退却到山林中的蛮兵的信心,给他们心灵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中军稍作休息便开始收拾清点战场,兵员和粮草都损失不大,只是有几匹骡马背上的粮草缚在上着火之后没法摆脱被烧死了。杨猛下令道:“把烧死的马和咱们的人埋了,猴子尸体就丢那别管了他们自己来埋,咱们还得跟上中军。”

    挫败了一次规模较大的袭扰,一路上太平了许多。前锋遭遇的阻击果然是佯攻,没能击溃前锋兵,没一会就退了,众将纷纷赞叹杨公料敌如神。

    三军继续前进,十余里地走到傍晚才靠近目标。前面有一条浅水河,山寨就在对面隐隐在望。六诏之地很少有城池,多数据点就是对面那种山寨,安南都护府jiā州城是座老城也不是蛮人修的,听说好像是汉武帝时灭了南越才修建的,后来只是在此基础上多番修葺而已。此时的南国仍然十分落后,还处在奴隶社会。

    杨思勖爬上山坡看了一阵回顾众将道:“这座土寨,如果不是山高林密攻城器械难以运达,直接就可以给推平了。”

    众将听罢一阵大笑。

    杨思勖见天è将晚便下令道:“先扎营修整,明一早开战,一天内破城。”

    “末将等遵命!”大伙对于杨思勖的自信的话听得十分舒坦。

    将士们便分工合作,有的伐木有的打桩就在河边上安营扎寨,南诏蛇虫较多还有各种烦人的毒,晚上人们便在营地周围点上篝火,在四处洒硫磺布置哨点,这才休息。河这边火光通明旗帜飘想来对面的土寨中的人是压力很大。

    杨思勖在帐篷中还没睡,命手下摆上文房四宝磨墨,他提起笔蘸了墨水沉思良久,便在纸上写道:安南都护杨思勖顿首,臣五月二十三傍引军达缅寨,于次晨击之,一而拔。

    陪坐在下首的干儿子杨猛问道:“干爹在写什么字?”

    杨思勖便念了一遍,杨猛笑道:“还没打呢,干爹就把捷报都写好了。”

    “明取了此寨之后还有诸事烦扰,不如先写好了省得多此一举。”A!~!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