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四章 宠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次正逢五一次的大朝,李承宁在含元接受了满朝文武及外国使节的朝贺,薛崇训自然也去参加了。时下来长安进贡的使节同样非常多,像|本国、新罗国等一来就是组团一群人,造成唐廷接待的官署应接不暇,多次下诏限制来使人数但效果并不好。

    这次大朝又来了新的使节,来自西南方向的蒙舍诏(南诏),是西南“六诏”中实力较强而且亲唐的一支,正使名叫张建成受南诏首领皮逻格派遣入朝。他们想皇帝进贡了地方特产珍宝等物之后,还向太平公主和薛崇训等权贵特意准备了礼物。

    太平公主的礼物是一条珍奇的“百鸟裙”,这种裙子安乐公主等受宠的公主曾经拥有过,太平公主年轻的时候也有一条这样用各种奇珍异鸟的羽毛编织的裙子。她当时非常喜欢,皮逻格打听到这事之后专门收罗工匠用当地的飞鸟羽毛打造了这份礼物,果然让太平公主非常高兴。

    她在紫宸和大臣们见面时,特意穿上了新裙子,见薛崇训也和相公阁老们一起来了,便愈发心好了。

    见礼罢,太平公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轻盈地转了一圈,笑吟吟地看着薛崇训道:“你们觉得这裙子怎么样?”

    窦怀贞首先就很夸张地奉承起来,表就像看见了大象在天上飞一般,大声说道:“正视旁视,中影中,各为一色,百鸟之状,并见裙中……天下只有下配得上这样的珍贵之物啊!”

    众人也纷纷赞美起来,但薛崇训只是随口附和了两句绪不高的样子,这让太平公主高兴之余有些许失落。

    但赞美奉承之声渐渐平息后,她想了想便不动声色地问道:“崇训,你觉得变法可是利国利民之事?”

    突然问起这段时间大家都关心的事,薛崇训微微有些吃惊,急忙站出来抱拳道:“张相公变法之前曾与儿臣秉烛夜谈变法利弊,儿臣以为此法利大于弊,颇有远见,可施行也。”

    大伙顿时安静下来,十分期待地等着太平公主的答案。这时她露出笑容道:“既然崇训也如此说,那便按原来的政令继续施行,不必更改了。”

    在场的人愣了愣,张说率先高呼道:“下英明!”接着人们便跟着附和起来。

    就连薛崇训也没料到母亲会在那件大事上决断得如此快速,心下大喜。他暗忖莫不是她今天心好的原因?不过太平公主并非那样的人,多半是已经想好了,曾气氛融洽时说出来让大家再轻松一下而已。

    他觉得现在的时机很好,便又说道:“禀母亲大人,儿臣还有一请……听闻高太后要搬到三清道观去,儿臣认为她并不信奉道教,如此安排是否有些不妥?”

    太平公主的脸色顿时一沉,刚刚还雀跃大喜的大臣们也急忙按奈下来。她前不久才因服用了道家的仙丹康复,对道家自然十分推崇……看她那样子可能要发火了。薛崇训也站在中等着,反正从前到今就是经常惹母亲生气的主,多一回也无所谓。

    却不料太平公主淡淡地说道:“崇训言之有理,就依你所请罢。”

    薛崇训很意外,赶紧抱拳说了些好听的话,他纳闷今天母亲好像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实在和以前有很大的区别。不管怎样他倒是轻松了一头,高太后的事儿总算是尽到了一些帮助,她大概不会认为自己过河拆桥过分势利了。

    太平公主道:“南诏酋长皮逻格恭顺有礼乃番邦表率,来人,宣南诏使节张建成入内见面。”

    侍立一旁的宦官鱼立本尖声大喊了一声,下面的奴婢传下话去,门口的人就急忙宣旨去了。过得一会,就见一个作少民服饰的人走了进来,衣服和头巾都是以白色为主。

    站在薛崇训旁边的窦怀贞便给科普道:“酋长皮逻格家的‘乌蛮’,太宗时从‘白蛮’张乐进手里得到的位置,这个张建成也是‘白蛮’。”窦怀贞这厮阿谀奉承是一回事,但本还是多有学识见识的一个人。

    张建成一进来就伏倒在台下,态度十分谦恭一个一口臣,汉语竟然说得十分流利,口音虽然带着剑南那个方向的地方口音,但并不影响表达。

    上位的太平公主无疑十分满意,她最愿意看到的就是四方臣服威名远扬的状况,当下便对张建成好言道:“六诏中唯南诏对朝廷最忠心,我心甚慰。今上也曾念及(关李承宁鸟事),加封巍州刺史(南诏酋长皮逻格)为登台郡王,以示表彰。”

    张建成立刻大呼道:“臣代使君叩谢朝廷隆恩!长久以来南诏子民深受大唐之恩,高宗时蒙嶲诏多番侵扰民不聊生,幸有天兵驰援,我方能击退蒙嶲诏残暴之徒,并有阳瓜州之地。使君每感怀圣恩,常往北而拜叮嘱臣僚勿忘国恩,以效忠大唐皇帝为己任。故五诏反复无常之辈受吐蕃人威,忽而奉唐忽而奉蕃;而我南诏从未变节,只尊大唐诏令,是不敢忘朝廷之恩德也!”

    太平公主面带笑容道:“皮逻格进献的百鸟裙非常合,难得他一片孝心。我汉皇倡忠信仁义,凡有心向之者定不亏待。”

    张建成掏出一份奏章来说道:“使君遣臣入朝尚有一件大事禀报,请下过目。获悉河蛮诸部已勾通吐蕃人心怀不轨,有叛唐之心,请朝廷准许南诏出兵讨伐以儆效尤。”

    太平公主接过奏章象征地翻了一下,好像并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那是边陲之地,而且他们又没要唐军出兵增援,也就不必阻止了。

    片刻之后太平公主放下手里的奏章,正说话时,薛崇训站了出来说道:“母亲大人不必马上回应,可与今上商议之后再回书南诏。”

    太平公主听罢意识到薛崇训有什么话要说,便点头道:“正是如此,过几天朝廷会给予答复,你们且在行馆住下等候旨意便是。”

    张建成只得谢恩告辞而出。等他退下之后,太平公主便问薛崇训道:“刚才你有什么话要说?”

    薛崇训行了一礼,转问窦怀贞道:“窦相公是礼部尚书,我便随意问一下朝廷奉行的外交策略是什么?”

    窦怀贞摸了摸胡须左右看了一番同僚,愕然道:“自然是归附者封官并修参天可汗道,反叛者举兵讨伐。譬如安东都护之地,初时有高句丽、百济、新罗割据,新罗一向承认大唐为宗主执礼甚恭;而高句丽百济之民桀傲不逊,故朝廷调兵与新罗兵合击高句丽百济,终于平定安东相安无事了。”

    薛崇训皱眉道:“如果依此主张,那么我们要坐视西南统一,让他们形成一个实力较强的藩国在我大唐卧榻之侧?”

    窦怀贞道:“西南有六诏,晋王怎知他们会合并为一?”

    “此次张建成入朝,朝贡之余又四处送礼,目的已是十分明显。无非就是野心膨|胀准备扩张,先获得朝廷的默许再步步蚕食周边各部,如果能得到唐军相助更有助力。我们为啥要支援蛮夷,有什么好处?得到的那点朝贡根本用处不大于国无益。”

    这时一个大臣插话道:“如今大唐四方诸藩中心腹大患者,吐蕃国。南诏亲唐,可用其在西南方牵制吐蕃一部分兵力,于大局有利也。”

    薛崇训道:“吐蕃为大唐之患,六诏之地亦是隐患,自秦以来便反复无常极难王化。且在林山脉之处,不利大军行进攻伐不便尤甚于吐蕃,如有朝一他们不听朝廷诏令,我朝出兵讨伐定然极为艰难,有损朝廷之威也……

    所以维持西南各蛮分裂规定界限对朝廷最是有利,当某部落反叛时,朝廷可拉拢其他部落熟悉当地人文地貌者极易施以惩戒,以维护大唐朝廷在西南的霸权。向使吐蕃分裂数块内耗,如今怎会成为我大唐心腹之患,以致朝廷徒耗数十万兵力防备、每年国库军费消耗无算?”

    薛崇训言罢转抱拳对太平公主说道:“母亲大人是旷古绝今的圣明之主,怀威服宇内之志,战马能跑到的地方都要向您称臣,让大唐的霸权光照四方!如此既能减少外族蛮夷对中原的威胁,保障汉皇之安,又能获得无数钱粮玉帛富庶天下子民,世人焉有不颂之理?”

    太平公主最听这种话,也充满了对功业名声的渴望,听罢之后大为受用,拍了拍宝座侧边的护手眼睛闪闪发光:“诸位对崇训所言国策有何建议?”

    中书令张说站出来道:“臣附议。”于是政事堂的宰相们纷纷响应。太平公主点点头,又垂目看了一眼自己上的百鸟裙叹道:“倒是难为了皮逻格的一番心意。”

    张说道:“下已答应张建成晋封皮逻格为郡王,受此殊荣便应怀感恩之心,而事关社稷大事的国策,却不必受羁州外臣的影响。”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