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一章 静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夜幕降临后院子里墙角里的昆虫便唧唧地鸣唱起来,预示着初夏即将来临。薛崇训刚吃饱了饭在长廊上走动一会,便能听见满院子的虫叫,偶尔还能听见从远处传来的一两声“哇……哇”的蛙鸣,让人产生在乡下的错觉。实际上晋王府显然处在最繁华的古代都市中心,此时富人家园林式的宅邸确是和自然融为了一体。

    晚饭之后他更加有倦意,大约是因为血液到达消化系统去了使得脑部相对缺血的关系,他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困意袭上心头。

    什么事儿都不想思考了,只想睡觉,他便转走向起居室。当值的近侍正好是裴娘,这小丫头心一好就唧唧喳喳地说个没完,薛崇训只知道她在说一些琐事完全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些什么,根本没听进去。面对这个细皮嫩的小萝莉,薛崇训也毫无胃口,一个时辰前在孙氏那里就饱了,天仙在自己面前恐怕都兴趣不大,这让他觉得慕之心确实是受激素物质影响的玩意,好像没写艳诗的诗人吹嘘的那么玄虚。

    裴娘还在和他说话,从芝麻的味道如何如何香说到绿豆的绿如何如何翠,好在声音蛮好听的,薛崇训就当是听印第安语或是阿拉伯语唱的歌好了,由着她说去。

    他走进暖阁时见自己的老婆李妍儿还在这里,便随口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不去你|娘那边啊?”

    李妍儿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抱住薛崇训的胳膊,嗲声嗲气地说道:“人家要挨着郎君睡。”

    薛崇训一阵头皮发麻,无辜地说道:“你不怕我欺负你了?很疼啊!”

    “不怕!”李妍儿黏着他不放,红着脸低下头羞地说道,“越来越喜欢郎君了。”

    薛崇训无言以对,良久才叹息道:“好吧……应该还是可以的。”

    裴娘忙里忙外地服侍他们洗漱,等主人睡下了她也可以休息。从工作强度上看这屋的奴婢都喜欢值夜班,晚上同样可以睡觉,第二天不用当值想干嘛干嘛。

    两人洗洗就上了放下幔帐,可小的李妍儿温柔地把头依偎在薛崇训的下巴下面,静静地等待着柔蜜意的来临。

    小鸟依人的眷侣让薛崇训的心里暖洋洋的,他怎么能忍心让老婆失望呢?虽然脑子昏昏沉沉的一的困意,但他觉得还是应该把工作完成之后再睡觉。好在十几岁的小娘子容易拾掇,比孙氏那虎狼之年的女人好对付多了,想到这里薛崇训心里才轻松了些,他感觉自己那|话|儿还有些火辣辣的,心道:用别的办法满足了李妍儿,哄她睡去了事。

    于是薛崇训便温和地说了些甜言蜜语,全是些废话,但小娘子就是喜欢听,待把李妍儿哄高兴了,她便紧紧地抱着自己亲昵细语的说不出的柔。这一薛崇训用的十分娴熟,要让女人满足显然只是体不够的,首先要让她心好感觉到意,然后手段到位很快就能让她消停……要是家里没女人会很枯燥无味,多了侍候起来却是很麻烦。他想起程婷和宇文姬也有好几天没见过自己了,明应该去哄哄,想到这里他又是一阵头大。显然李妍儿好糊弄,得在她上省下来养精蓄锐才行,于是薛崇训打算用舌头。

    好在李妍儿那里很稚嫩,白白胖胖的只有稀疏芳草,可的东西品尝起来鲜|美柔|嫩,倒也不是太苦的差事。

    而且她还很敏感并不费事,果然当薛崇训用舌尖顶开那柔软的缝|隙时,粗糙的舌苔轻轻一刮过,李妍儿的子就颤|抖起来,鼻子里哼出了|的声音犹如猫儿一样。

    薛崇训埋头工作了一会儿,突然脸上一感觉一股温泉喷将起来,他顿时愕然。听得李妍儿歉意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真丢人,一不小心就尿尿了……”

    “幸好并不真是那玩意。”薛崇训抓起被子擦自己的脸,反正有奴婢们洗。他把脑袋放到了枕头上长舒了一口气,伸出手臂抱住李妍儿道:“睡了吧。”

    “不行,太偷工减料了!”李妍儿委屈地说道,“郎君的大棍子还没有放到人家子里面呢。”

    薛崇训好言劝道:“你都已经那样了纵|过度对体不好,听我的话改吧。”

    李妍儿道:“我是薛家明媒正娶的晋王妃,郎君是我的,不能让别的女人霸占了!我想尽到妻子的责任嘛……”她一边说一边伸出小手摸过去,笑嘻嘻地说道,“郎君都变大了呢。”

    “看我怎么收拾你。”薛崇训听罢便扑了过去,然后听见李妍儿滴滴地讨饶,两人闹了一阵便行那周公之礼。下的李妍儿忘地长短呻|吟,已经充分感受到了做妻子的生活,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好看的嘴唇在灯下泛着美丽的光泽,薛崇训见状忍不住埋下头亲吻她柔|软的嘴唇。

    木唧嘎地响起来,和窗外的虫叫混响在一起,仿佛一曲别样的曲子。

    ……第二天一早薛崇训起来时李妍儿照样还睡懒觉,他便一个人洗漱吃饭,打算去宫里一趟。昨太平公主来过之后,矛盾已暂时缓和,薛崇训有必要到朝里参与正事,看看况才好进一步作出判断。

    吃罢早饭和往常一样和孙氏见了面,薛崇训要处理外面的事,她要管理内务,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倒也分工有序。孙氏问道:“妍儿还没起?”

    薛崇训点了点头,听得孙氏轻轻骂了两句,然后小声说道:“薛郎厉害的啊……”

    “我现在腿都还有点发软,妍儿也不是那么容易侍候的了。”薛崇训笑道。

    孙氏脸色微微一红道:“我给你炖些补子的,你晚上早些回家。”

    两人说了一会话,薛崇训收拾停当便出门去了,呼来跟班吉祥去叫庞二赶车。不一会三娘、方俞忠等人也走了过来,一众人等乘车骑马出了大门,前呼后拥地往北而去。薛崇训边还是那些人,庞二赶车,吉祥扛着一个戳灯,周围带兵器护卫的是飞虎团骑兵。三娘和薛崇训坐一辆车,有时候三娘心好能说个一两句话,多数时候是默默相对。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