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三章 弩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太平公主的脸庞缺乏血色精神也不太好,但是她威严地俯视中的文武大臣时气势仍在,所有人都敬畏得大气不敢出一口。她把目光停留在户部尚书刘安上,显然对这个人有些眼生,刘安忙抱拳道:“臣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刘安,数月前因崔相公被刺陆相公告老还乡,微臣蒙同僚推荐入朝为相。”

    此时众人都默不作声态度恭敬,也许大伙可以联合起来不理睬太平公主不承认她的权力,但毕竟这些大臣都是老油条心思很多,各人有各人的心思没法联合,况且一些太平旧党人员根本就不愿和太平公主为敌。

    有倾向太平的希望她重新执掌大权,也有保持中立的对他们母|子俩都不想得罪,自然也有倾向薛崇训的比如刘安完全就是薛崇训的死党。

    很快窦怀贞这个墙头草就倒过来了,忠心耿耿地说道:“禀下,这几个月朝里在变法主要改兵制,已经决定取消府兵上番了,长安城防由官健‘神策军’替代,正好今上午进城,今上和太后都准备要去太极宫朱雀门观看……不过下初愈贵体要紧,还是不要出宫吹了凉风。”

    窦怀贞这句话很显然是在提醒太平公主,大家都听明白了的,想起这厮前不久还在拍高太后的马,转眼之间又重新投奔太平公主了,除了鄙视他也没别的看法。

    果然太平公主道:“长安各城不是有南衙兵么,为什么要劳民伤财调动兵马?张说,你即可下令神策军返回驻地。”

    张说忙道:“回下,臣现在是中书令,已经卸任兵部,现在掌兵部的人是程相公。”说罢仿佛松了一口气,幸好程千里这老东西从工部改任兵部了,烫手山芋您就接着呗,这是天意呀!

    果然程千里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是完全不想和薛崇训对立的,当然也不愿意莫名其妙地变成太平公主的敌人。本来以为张说干了中书令那官职,在变法中处在了风口浪头,程千里自己就可以什么也不干安安稳稳了,不料兵部也不是好混的地方。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他只是稍稍一迟疑,太平威严的目光便|视过来:“程相公以为如何?”

    程千里忙道:“臣遵旨,这就去办。”

    他刚告礼退下准备往外走时,只见鱼立本正跑了过来说道:“下,神策军主力约四千人已遵兵部调令从明德门进城了。太后和今上要出宫观看,派人来紫宸问问,下要去瞧瞧么?”

    “程相公且慢!”太平忽然喊了一声,程千里忙走了回来,躬站于阶下。

    大里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但见太平公主正低头沉思神凝重,于是大家都不敢说话了。一时间宽敞的宫里安静极了,气氛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官僚们对各种局势嗅觉灵敏得很,当下都明白了此中要害……

    如果神策军还没有进城,马上让兵部命令他们回去,神策军也就只能遵从,除非他们敢公然对抗唐廷并且有能耐强攻下有半军事要塞功能的长安城池,否则不得不听命于中央正式调令;但是这股人马已经进城了再他们回去,因兵马置于城中已无屏障,也许就有动乱的风险。

    太平公主已经估计出薛崇训目前的势力膨|胀程度,如果迫太甚,形势迅速升级为武装冲突并非不可能。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实在是太平公主不愿意看到的事:别说她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她成功节制了军并配以南衙府兵,以优势兵力在首都城内击败了薛崇训,那么薛崇训还有理由活下去么?

    太平公主大病初愈显得有些憔悴的脸上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悲伤的表,目光里犹如体什么地方在忍受疼痛一般。

    有时候世间事是多么无奈啊!那些变成敌人的人并非厌恶和仇恨,完全就是形势所迫,也可以说是一种规则。就像李隆基的事,太平公主一开始是相当喜这个有出息的侄子的,可最终仍然演变成了必须置之对方于死地的状态,根本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事

    而现在她面对的不是侄子,已是亲生的儿子,甚至薛崇训在太平公主心里比儿子这个份更加重要。那是她最的亲人。

    她的耳边仿佛又想起了薛崇训那或高亢或低沉的声音,非常真挚,犹如发生在昨天……

    “儿臣愿为母亲大人前驱。”

    “我为大唐的公主而战!”

    “母亲,最在意你的人还是自家儿子……”

    “母亲秋鼎盛,开创大唐前所未有的盛世、威服四海流放千百世的功业尚未完成,您一定不要放弃,会有办法的!”

    也许我不该醒来的!为什么上天要让我经历这样的痛苦?高高在上端坐的太平公主已经动容了,她抬起袖子神形已有些失态了:“我……”

    她甚至想自己主动去|死,一生之中只有两次这么悲痛,第一次是薛绍被杀,第二次便是现在……可是,太平公主隐隐意识到薛崇训不只是要权力,她了解自己他了,他恐怕要篡位夺取李唐江山!虽然是自家亲儿子,太平公主难以忍受心理折磨的时候几乎想送给他算了反正是一家人,可薛崇训和武则天完全是两码事,她有点胆寒到九泉之下怎么面对李家的祖宗?

    大上的文武大臣把子躬得更低了,埋头站立一动不动,默默地忍受着这寂静的紧张局势。

    瞧这样子,已经是剑拔弩张之时了么?

    这时“忠心耿耿”的窦怀贞建议道:“臣请下不要去朱雀门了,今天气不好有些凉风……”刚说到这里只见直棂窗上照进来的几缕明媚的阳光,让窦怀贞这么脸皮厚的人都有些汗颜。他的隐含意思应该是怕神策军离得太近可能会有危险隐患。

    “高太后和今上都要去,我还是想去看看。”太平公主强作镇定道。

    左羽林军将军常元楷出列道:“微臣愿护卫下前往。”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