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九章 乌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承香上十分安静甚至显得很冷清,在薛崇训的记忆里,母亲太平公主经常在这里举办宴会的,王公大臣欢聚一堂美貌歌舞姬载歌载舞,多么闹的景象啊,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

    坐在帘子里的高氏连一句话都不说,薛崇训也不好催问,如果那样的话有bī迫的嫌疑。***他还是希望和高氏保持一种相互愿的盟友关系。她的沉默是因为害怕薛崇训的野心?其实薛崇训自己也觉得在干胆大包天的事,他现在头脑甚至有些混原本理清的谋划都变得凌起来。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高氏的声音,她总算是说话了:“我答应你,会传话让他们写圣旨。”

    薛崇训心下一怔,抬起头看过去,帘子遮着的人影还是那样子,里面的人端端正正地坐着。

    他还没来得及回话,又听得高氏的声音道:“不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

    薛崇训从大上走出来,眼睛被刺眼的阳光一照,这才感觉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他沉默着一边思虑一边从石阶上走下来时,见宇文姬正迎面走来,这才想起进去之前叫宇文姬等着的。

    “事儿办完了?”宇文姬正è道。

    她的神不像平时,好像真有什么要紧的话装在肚子里。薛崇训便回头对鱼立本道:“鱼公公就送到这里罢。”

    鱼立本笑道:“成,王爷请便。”

    宇文姬带着薛崇训向承香廊庑大方向走了一段路,正好在大前的广场中间停下来,她左右看了看说道:“薛郎的母亲,太平公主……”

    薛崇训听到这里心下顿时隐隐一痛,紧张地抓住宇文姬的手,瞪圆了眼问道:“她……她怎么了?”

    在这一刻薛崇训忽然觉得整个大明宫都那么冷清而寂寞。

    不料宇文姬却道:“你别急,她没事。我上月把脉时就疑惑‘症瘕’好像减少了一些,但是这种病从来都是不治之症,行医经验上完全没遇到过会好转的况,所以我就没轻易说什么。但是今天我再次进宫诊脉时,竟然发现她的症瘕已经好了!实在不可思议,当时我都不敢相信……”

    “母亲……醒了?”薛崇训瞪圆了眼睛问道。

    宇文姬摇头道:“没有,但是如果停止服用yù清道姑配制的丹应该会很快苏醒,因为我确诊脉象恢复正常,她的体已无大碍。”

    薛崇训先是惊喜,瞬息之后绪变得复杂起来,意识到太平公主醒来将可能会让权力格局重新面临动

    “你告诉别的人没有?”薛崇训沉声道,他说出来之后心中一阵纠结,好像不是出自自己口中一般。

    宇文姬道:“告诉yù清和金城公主了,金城公主叫我暂时不要声张,先来告诉郎君。”

    薛崇训心下一沉,暗忖道:金城的看法和自己一致。

    他立刻转向承香走,这时眼前的光线忽然一阵昏暗,抬头看时,原来是一片乌云遮住了刚刚还明媚的太阳。他看了一眼承香飞桥悬空的宏伟建筑群,又停了下来。

    我这是要去干什么?

    薛崇训回过头时,只见宇文姬正脸è苍白地看着自己,他便喃喃说道:“神医眼中的绝症竟然让一个道士用诓人的丹给治好了,这是上天给的机会,可是天给的机会我竟然在质疑……”

    宇文姬道:“她是你的母亲,生下了你!”

    薛崇训一时间仿佛不知自己在何处,茫然地看着宇文姬那张媚的脸。耳边又响起宇文姬的说话声:“金城公主叮嘱yù清和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又让yù清继续喂服丹听郎君的决定……我想了许久也大概明白了,如果太平公主醒来,会夺走郎君的权力是吗?”

    “母亲姓李,我竟然在教唆他人暗示李家是胡人。”薛崇训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她会惩罚你?”

    薛崇训看了她一眼道:“问得好……薛二郎她是不喜欢的,武大郎一表人才书读得也好,会是他?嗯,武二郎也不错,虽然学问不咋地但勇武有力,处事也果断干脆,也不完全是草包。”

    宇文姬应该听明白了,脸è更加惨白,急忙摇头道:“不会那样的!”

    “我得想想。”薛崇训了太阳你跟我一起回家吧,对了这事就四个人知道,不要再有第五个人了,知道吗?”

    宇文姬急忙点点头,复杂的目光一直关注着薛崇训的神薛崇训再次注视了一会儿中二层上的星楼,转走了。

    回去乘坐的依然是鄯州带回来的松木马车,乘客除了薛崇训和贴随从三娘,现在又多了宇文姬。这辆车用了几个年头了但并不见破败,实木做的东西确实经久耐用。三娘看了好几次薛崇训的脸,大概是也注意到了他今天的神有些不同。他一句话也没说,宇文姬也默默低着头,车厢内的气氛十分沉闷,只听见车轱辘“叽咕叽咕”的声音,偶尔有一两声马鞭甩动。

    “郎君,你们……”三娘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薛崇训轻轻碰了碰宇文姬道:“现在是不要让第六个人知道。”

    三娘疑惑不解,薛崇训继续说道:“我的母亲病好了,停服丹就能苏醒。”

    “哦。”三娘面无表地应了一声。

    良久之后,宇文姬没头没脑地问道:“我听人说以前大圣皇帝(武则天)处死过自己的儿子,是谣传还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而且不只一个。”薛崇训淡淡地说道,“不过……母亲虽然是她的亲生nv儿,总是有些差别的。”

    宇文姬颤声道:“我不想郎君出事……”

    薛崇训好言道:“你不要想得太多了,我不会有事的,如果那么容易出事我能活到现在么?”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有点像鼓声但时辰不到,薛崇训挑开车帘抬头看了一会,见乌云已经完全遮住了太阳,天空一下子仿佛很低一样。然后听得三娘那有点沙哑的声音道:“要下雨了。”A!~!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