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章 润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光线越来越暗,夜幕即将降临,周围十分宁静。只剩下孙氏轻轻的喘息声,她依偎在薛崇训的怀里子软绵绵的,额上一层细细的汗珠一脸的倦意和满足。

    “能这样睡一会就好了。”孙氏喃喃地说道。她的腰带被丢在地板上,外衣敞着。上虽然还穿着里衬,但缎子抹起先就被扯掉了,只剩一件浅红的绫罗里衬裹在上,那丰腴的rǔ房形状清晰可见,甚至rǔ尖的轮廓也印在柔软的织物上,分外人。薛崇训虽已完事了,却仍然念念不舍的抚摸着那软东西,就像美味吃了个半饱。

    他低声说道:“可不能在这里睡,先回房吧。”

    孙氏带着一丝撒的口气道:“连一下都不想动弹。”

    薛崇训听到这副口吻,联想起她平时的样子,不由得感到有些别样,nv人真是很奇怪呢。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里一阵脚步声,孙氏急忙从薛崇训的怀里坐了起来。两人还没来得及准备,木头后竟然“哗”地一声被拉开了,薛崇训心下顿时有些怒气,但转头一看口站的人竟是李妍儿!不只她一个,边还有薛崇训房里的丫头裴娘。

    “连也不敲,怎地一点规矩都没有?”孙氏几乎要哭出来,她还衣衫不整地坐在薛崇训的腿上,这时才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头发也是糟糟的……这也罢了,只见她的洁白iǎ衣(内裤)还扔在地板上的,她急忙抓了起来塞进袖子里。

    李妍儿瞪圆了一双大眼睛,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薛崇训把目光从李妍儿脸上移到裴娘脸上,裴娘红着脸急忙低下头。

    这时李妍儿一把拉住裴娘的手道:“不关她的事,是我开的刚才问iǎ翠,说娘和郎君在里头作诗……进屋来没见着人,我便开后瞧瞧……”

    “妍儿,我……”孙氏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哭丧着一张脸,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在李妍儿面前已没有平的严厉,母nv俩的角è仿佛颠倒了一般,换成孙氏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iǎnv孩。

    薛崇训本来以为李妍儿会掉头就一边哭一边跑,或是愤怒发作,不料她居然先替裴娘开脱,短暂的惊讶之后看起来并不算冲动,他见状也就镇定了一些。

    裴娘说道:“前府递信进来,说是朝里张相公的人送来的,有急事。郎君不在屋里,我怕误了正事,就到这边来了,正好碰到王妃。”

    薛崇训趁机岔开话题,说道:“信呢?”

    裴娘急忙把一封信扎递了过来,薛崇训伸手去接时不动声è说道:“咱们内宅的事不能说,明白?”

    裴娘忙使劲点头,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道:“奴儿当然知道的!”

    “那就好。”

    李妍儿怔了一会,问道:“娘,是郎君欺负你么?”孙氏答不上来,脸è难看极了。

    相比之下薛崇训倒是镇定多了,李妍儿虽然是正妻,可实在没她娘强势,这事儿看来并不算严重。他也没说什么,先扯开信扎来看,只见上面是张说的笔迹,说的是西域急报的事儿。薛崇训大致浏览了一遍,大概吐蕃人在西域又不老实了。

    薛崇训问道:“送信的人走了么?”

    裴娘怯生生地说道:“没走,是个公的人呢,要等了郎君的回话才回去,怎么对他说?”

    李妍儿见孙氏那副样子总算是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翘起嘴嗔道:“你们欺负人!”说罢转便走。

    “妍儿,你听我说……”孙氏急忙追了上去。

    裴娘忙让到边,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薛崇训把信放进袖袋,看了她一眼:“不用回复,我去见送信的人。”

    他也不管裴娘,iǎ姑娘从iǎ就在薛家,而且又被收到了房里,这辈子都要跟着自己过子,薛崇训还是很信任她的。

    倒是李妍儿那边有些麻烦,人家虽然年纪iǎ,可怎么也是明媒正娶过来的正妻,总是有些不好jiā代。薛崇训感到有点尴尬,想着正有人送信来,便打算去见见,也好出去呆一会。

    见不太重要的外客一般在大厅对面的倒罩房客厅里,薛六上来也确认了客人在那地方,薛崇训便径直去了客厅。只见是个穿圆领绿衣的书吏,看起来有些眼熟,便脱口道:“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你。”

    书吏忙躬道:“卑职是张相公的书吏,张相公在兵部和政事堂两边的案牍琐事都是卑职具体办,跟着上下走动,有时能见到晋王。”

    他顿了顿又口齿利索地说道:“快下值的时候张相公才见到安西急报,已经上书陛下了,明儿等政事堂诸相公上值了才议此事。张相公说要先知会晋王,让您心里有数,所以才派卑职赶着送信过来。”

    薛崇训坐了下来,点点头道:“你回去回复张相公我已经知道了。”

    书吏很有自知之明,心知薛崇训亲自见了一面已是很给面子,份差得太大也没什么多说的,便很自觉地抱拳告辞。

    薛崇训没有马上出客厅,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又掏出信扎细看了两遍。

    张说在信上大致写了安西镇的状况。主要事件就是吐蕃军进攻iǎ勃律(今吉尔吉特,葱岭以南的汗国,地处吐蕃北上安西镇的jiā通要道),iǎ勃律完全不是吐蕃人的对手,遣使往安西镇求救;安西都护杜暹认为iǎ勃律是安西军的前哨,必救之地,一面下令集结安西骑兵四千,一面传报长安,只需朝廷下诏即可对吐蕃开战。除了这件事,形势方面也是十分不妙,北庭节度使张孝嵩上书吐蕃人和突厥施人的联系渐紧密,突厥施有反叛唐朝的迹象。

    薛崇训心绪有些凌坐在那里胡思想了一阵,心道:上回太子李承宏政变,当时麟德吐蕃使节也在场,吐蕃人恐怕摸清了唐廷内部有问题,认为是有机可乘。

    吐蕃国(和今天的藏族是两码事)内部也是种族杂居矛盾重重,扩张是维持他们内部势力平衡的动力之一,不发动战争只有内耗崩溃。也难怪打不怕,见着缝就想叮,东线打完西线又开始了。

    西域那边争夺的主要是霸权,并非关系存亡的地方,要说其他朝代,安西那地儿根本就不是中国的地盘。况且朝里还有兵部专管防务,兵部官僚们知道拿出有价值的建议出来,薛崇训想到这里便叫来薛六,把信给他送到亲王国去,与幕僚保持信息互通。

    兵部倒是没多少问题,不过政事堂就有点麻烦了,现在那地儿就是个扯皮的地方,完全说不到一块,导致中枢军政两误,理政效率极低。也难怪吐蕃人认为有机可乘,他们的看法倒并没有什么错。

    薛崇训坐了一会,见外的天è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这才慢吞吞地走出去准备回房休息。今当值的是裴娘,往常她都会在薛崇训面前叽叽喳喳地说不少废话,今晚却是例外显得特别沉默,大概是撞见了薛崇训的丑事的缘故。

    他也是有点郁闷,没出事之前就会意识到来会有点麻烦,现在验证了,显然对他在家人面前的形象影响很大。不过孙氏也是比较成熟稳重的nv人,她都没把持住,薛崇训又有多少定力……

    ……

    第二天政事堂的宰相们果然没说到一块儿,皇帝也不管事,想管都不敢管。左相陆象先更别提了,老头子本来就镇不住,现在又要辞职,只想着什么时候批准他告老还乡。辞呈上去几天不见回音,陆象先为人和气还履行着职责到政事堂坐着上值,李守一没等到消息一怒之下把官服印信扔衙里,自己跑了。

    本来事明摆着,为了唐朝在西北的霸权必须对吐蕃宣战;可下午时又收到吐蕃使者的上书,想和唐朝议和。于是就产生分歧了,有的人认为要在边关实行强硬政策,有的人觉得时机不对不宜冒险,既然可以议和不如坐下来谈。

    其中窦怀贞是什么也不主张,是战是和并不重要,他趁机提出再次请皇太后听政,以解决朝廷争议。

    薛崇训到户部走了一趟,也耳闻了中书省那边扯皮的事,暂时没管先回亲王国了。

    王昌龄来见了他,把薛崇训让他写的建议送了过来,关于太后听政的事儿。薛崇训本来没什么期待的内容,但是翻开一看顿时有些意外,不由得看了一眼王昌龄。

    王昌龄从容道:“今早获悉吐蕃犯iǎ勃律的事,我们都觉得这是高太后听政的时机。”

    “转移视线?”薛崇训脱口问道,他还没把手里这篇建议书上密密麻麻的蝇头iǎ字看完。

    “大概就是薛郎说的意思,换种说法而已。高太后此时问政,便可以太后旨意及政事堂的名义下令安西镇出兵;对吐蕃用兵又不仅关系安西镇,西线补给而东线防务都要协调,对外战事事关大唐国威,几道旨意下去,谁敢不从?如此一来,不知不觉中高太后的旨意就名正言顺地出长安了。”

    薛崇训想了想,不觉露出了笑容:“有意思,这叫……润物细无声。”A!~!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