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八章 远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联名奏章递上去之后,宰相李守一立刻就递上了辞呈,找的借口多少给了当权者面子,云才疏学浅。(_)之后左相陆象先回到中书省政事堂也写了奏书要告老还乡,言年迈多病不胜大任。

    一下子两个宰相要辞职,高氏拿到联名请奏听政的奏章也是压力很大,立刻传薛崇训到承香议事。

    这时薛崇训已经到外朝了,正在尚书省官衙一侧的户部钱行里头,他的“钱法”政令通过后一直在关注组建机构的事儿。初步建立的三处衙除了长安东西两处钱庄,便是设在户部的中枢机构。因为户部钱行是朝廷增设的机构,属于官衙,自然不能到亲王国去,只能设在大明宫外朝。见了传信的宦官,他便丢下手里的卷宗案牍,立刻到内朝去了。

    进得承香,只见高氏正坐在台上的大屏风前面,侍立一侧的内侍是鱼立本,左右举扇者宫nv数人。薛崇训来到台阶下抱拳为礼,高氏便屏退左右宫nv,只留下鱼立本侍立,然后叫薛崇训到正座一侧的凳子上坐,想来是离得近一些方面说话。

    高氏直入主题道:“先前我拿到了今上的联名请奏,但同时送过来的还有陆相公和李相公的辞呈,这件事……”

    薛崇训试探道:“您是怎么打算的?”

    高氏听罢眉头皱了起来,颇有些犹豫的样子:“金城公主倒是这么说,陆相公本就是个淡泊无争的人,何况年数已高比较顾惜名声;李守一常以山村匹夫自居,提出的主张是为民谋福而非争权夺利,此时迫不得已要退,否则其言行自相矛盾,会受世人诟病……”

    “金城?”薛崇训有些意外。

    高氏点点头道:“我搬到承香之后,发现金城为人很好,也能说上几句话,倒是少了几分寂寥。她认为请辞的两个宰相都是自缘故,不必在意。”

    薛崇训道:“那太后自己是怎么看的,要趁此机会垂帘听政么?”

    没听见高氏回答,薛崇训便转头看过去,只见她脸è不甚轻松,沉重的表真不像一个十几岁的nv子应该有的。而且她的礼服也是青è打底暮气重重,丧期又少了许多首饰,穿戴得比较朴素,于是更少了几分活力。

    唯有那张秀丽的脸以及露在外头的脖颈上白皙嫩的肌肤,还有她的婉转嗓音,方才让她看起来有些许生动。否则服饰言行真就像一个暮气沉沉的太后了。

    宦官鱼立本垂手站于一旁,并未说话,此人还是懂规矩的。于是高氏沉思的这会儿便显得额外沉静,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

    过得一会,高氏太叹息了一声道:“其实我对权势或功业并无兴趣,也没想过闻名天下,只是……唉,算了,说这些也是无用。”

    薛崇训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并无外人,太后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当我是好友就行,无甚要紧的。”

    高氏听罢口气松了一些:“只是想躲也没地方躲,又不甘心守着青灯无趣度,这人要活在世上总是要和其他人来往和争斗,哪怕大伙都在作戏表里不一……”她喃喃地说了几句随即醒悟过来,有些尴尬道,“我……刚刚胡言语,没说错什么罢?”

    “没有,太后不必紧张,我常常也胡言语。”薛崇训淡然地说道,音量不大嗓音低沉。

    “是吗?”高氏露出一丝很勉强的笑意。

    薛崇训点头道:“真的,不过在朝里是不会说的,私下里可以。您的想法我很明白,有时候我也觉得权位也不过如此耳。”

    高氏的脸è轻松起来,她对薛崇训还是比较信任的,上回兵之中能得到他的保护,多少还是见了些真jiā。她便说道:“虽然许多人联名要我听政,可是指不定有人已在背地里骂咱们了……”

    薛崇训心道:那有什么办法?母亲是太平公主,几年前我又帮她夺政,事到如今哪里还有回头路,事到如今不少人包括李唐子嗣恐怕对我恨之入骨,一旦失利肯定死无葬之地。

    他口上自然不想多说这种话,只道:“应该是这样。”

    高氏轻声道:“不过总算不是一个人……”

    薛崇训听得有些异样,忙转头看了一眼鱼立本,鱼立本眼睛看着别处,只当没听见似的。

    高氏坐正了体,缓缓说道:“薛郎认为我应该在此时接受皇帝的请奏么?”

    薛崇训面无表地说道:“此时太后可自行决断,早或迟都有办法应对。”

    高氏又iǎ声说道:“我听政之后是不是可以随时召晋王到承香议事?”

    之前薛崇训还从容应答,听到这句有些坐不住了,惊讶地抬头看着她的脸,发现她的眼睛里露出了那在麟德的一间屋子避难时的目光,几乎一模一样,同一双眼睛里流露出的同一种神

    高氏饶有兴致地看着薛崇训的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只是觉得与你商量事很好……这也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局面么?”

    “臣不敢。”薛崇训忙道。

    “你也开始作戏了。”

    过得片刻她用薛崇训刚才那种口气缓缓说道,“这里并无外人,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当我是好友就行,无甚要紧的。”

    薛崇训能感觉到高氏的态度和口气的改变,心下倒是有些担忧,想来高氏往常那种谨慎端正的处事态度更加靠得住。他忙提醒道:“事关社稷,有些事比较严重,臣请太后慎重考虑。”

    就在这时鱼立本躬道:“奴婢忽然想起有点急事,去去很快就回来侍候娘娘。”

    起先高氏已经屏退了宫nv,要是鱼立本也走了,这中不就剩孤男寡nv?薛崇训心下觉得这事儿可能会有麻烦,也急忙说道:“户部那边也有些事要我去处理,我也要告辞了,听政之事太后考虑好后下旨便是。”

    在男nv之事上他自然无甚压力,不过当此关头实在不想因为个人私yù去影响大局。相比之下,他更希望高氏是一个合格的盟友,合作谋事然后利益共享。

    “薛崇训!”高氏忽然有些生气地直呼其名。

    不过她的份来说直呼其名也不算什么,薛崇训倒是不怎么在意,便站在凳子旁边抱拳听着。

    她沉默了片刻,却从容道:“既然如此便不留晋王了,有事再召你进宫商议。”

    “是。”薛崇训拜别高氏,和鱼立本一同从大上走出去。

    两人出了承香,薛崇训转头看了一眼鱼立本道:“鱼公公有什么要说的?”

    “什么,说什么?”鱼立本一脸茫然。

    薛崇训笑了笑,抱拳道:“那我先行一步,去户部瞧瞧。”

    ……

    今朝里发生的事虽然没有闹得轰轰烈烈,但对于众人来说却算大事了,各自在私底下都有一番想法。程千里回府之后把事儿和心腹幕僚和亲戚一说,立刻就引起了几个人的重视。

    他边最信任的两个幕友,一个在工部任职,一个在中书省做他的副手,都是跟了许久的人;还有一个李奕是他最宠nv人的亲兄弟,是个武将。他们跟着程千里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太后要垂帘听政幕僚们反倒不怎么在意,皇权旁落从中宗时就比较严重了,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在意的反而是两个宰相要辞职的事,特别领头宰相陆象先要离职。

    李奕建议程千里多和薛崇训来往,通过程婷让两家关系更一步,设法取代陆象先的位置。

    一个幕僚却提出异议,张说与一向程公不和,资历威望也比较高,恐怕不会甘心让程公坐上那个位置。

    李奕不以为然道:“话虽如此,可你们别忘了张说多年前做过李三郎的老师,景云大事后才投到太平公主下。他资历虽老,但资历不仅没用反而对他不利;而咱们虽然后入庙堂,却是站位明确,更靠得住。”

    另一个幕僚的态度却截然相反,认为政局未稳祸福难料,不应该冒进。

    三人的主张都说不到一块儿,回顾程千里时,只见他正闭目养神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李奕问道:“您怎么看此事?”

    程千里撸了一把下巴的胡须,摇摇头淡然道:“不必多虑,老夫出将为相,在朝里就算什么也不干,对边关将士也是一种稳定。既然什么也不干照样坐得稳,为什么非要和人争得头破血流?”

    “可是程公,张说那老iǎ子……”

    程千里抬起手制止了幕僚,说道:“此时上位并不一定是好事,就让张相公以右相主持政事堂也并无不可,他在朝里那么多年,而老夫以往在西域陇右一向听命于兵部调令,此时居于人下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李奕有些愤愤道:“此人心狭窄,处处与程公过意不去,生怕压了他一头,看着就来气!”

    程千里笑了笑,指着窗户道:“不能只看面前的事物,要把目光看远一些,看出去满园

    他放下手里茶杯,淡定地看着窗外的花草树木,沉道,“但愿薛郎也能看远一些,天下不只大明宫那么大点地方。”A!~!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