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十章 国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听得门外的喊声,薛崇训更加放心了:“是陈大虎的声音,错不了。我以前在玄武门和他见过不少面,嗓音听熟了的。”

    高氏点点头:“那咱们出去罢。”

    薛崇训忙放开了高氏的手,正待要走时,忽然又听得她轻呼了一声“薛郎”,他便站住看过去,但见高氏的神有些异样……他一不留神便脱口道:“皇后还有什么话,现在说吧,等出去了有些话就不好说了。”

    高氏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片刻的沉默犹如好长一段时间一样,她的神复杂,皱着眉头的样子让她看起来端庄严肃,但是那目光很是微妙,薛崇训被她抬头看着仿佛能感受到一种微微的疼痛。

    “走罢,别人唤到门口了也不应道,反倒会招人怀疑。”高氏说到这里脸色微微一红。

    薛崇训叹了一气,拉开门闩,只见外头的石路上有许多兵马,嚷嚷着喊晋王那个莽汉不是陈大虎是谁?

    见门打开,众军纷纷侧目,薛崇训便一脸喜色道:“陈都尉,果然是你。”

    “晋王!”陈大虎也是松了一口气,“我一接到宫里来的圣旨,就急忙点兵而来,正遇北面叛兵不说分说便率部攻打,敌兵一触即溃。我便率部进麟德来了……”

    这时高氏也走了出来,只见她穿一宽大的紫袍,下面还被割了小半截,那不是官员的圆领官服么?又见薛崇训上白绸里衬,大伙用脚指头都猜得出来皇后上穿的是他的衣服。

    薛崇训忙上前躬抱拳道:“薛某护驾不周,致使皇后受了惊吓,但听皇后责罚。”

    “晋王忠心可嘉,实乃社稷忠良;陈将军救援及时,亦功不可没,后朝廷定然公平赏罚。”高氏神色从容仪态端庄地说道。她虽然衣衫不整,一头青丝散在肩上,但举止得体依然有些气度。

    陈大虎面有欣色,上前跪倒而拜,口上却道:“臣救驾来迟,乞皇后恕罪。”

    “都起来罢。”高氏道,“随我去前看看陛下。”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流露出悲伤的神,自然而来的,虽然没有奥陶大哭却能让人感受到她的伤心。

    薛崇训见状心里疑窦,她的悲伤是真是假?实在分辨不出,也许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如此一来将领们本来因立功而喜悦的表也急忙按奈了下去,跟着垂头黯然,不然就是不敬啊。

    众军簇拥着二人往主那边走,薛崇训走在高氏的侧后,虽然他是亲王,但和皇后还是有一点份差距,众目睽睽之下当然要注意份礼仪。他一面走一面说道:“陛下驾崩国之大丧,臣谏议皇后先换丧服再去前。”

    皇后应了一声,自然明白自己衣冠不整。

    薛崇训又回头问道:“太子在哪里?”

    陈大虎回答道:“在结邻楼上,被咱们包围了,将士们怕急了他跳下楼去……虽然我等奉召讨逆,可究竟是怎么回事却不甚明了,毕竟是太子,大伙担不起责,只好围住了等上边下令。”

    薛崇训听罢赞许道:“陈都尉识得大体,国家之材可堪重用。”

    陈大虎顿时一喜,忙道:“晋王过奖,过奖……除了太子,其他叛兵没有顽抗,听人宣读了圣旨,就丢兵器投降了。”

    叛乱平息,那些宫人也出来了,皇后便带着人去更衣,薛崇训和陈大虎往后一侧的比邻楼走。

    不一会便遇到了陆象先张说等几个宰相,他们大多被抓住但没死,援兵一来就无事了,只有户部尚书崔湜被乱兵所杀。众人说起崔湜自然是一脸惋惜,又因皇帝挂了,宰相们多半表现出沉闷的样子,并未因平安无事就弹冠相庆。

    众人一起上了飞桥,果然见阁楼上只剩李承宏一个人站在那里。他穿黄色袍服,腰间挂着佩剑,无限郁闷地凭楼而立……是在感叹功败垂成,没做成皇帝?不过他一开始就没什么机会吧,一个漏洞百出的策划,实在太过冒险。

    与崔湜交甚好的窦怀贞低声道:“多半要跳楼自|尽,也只有走这条路。”

    薛崇训喊道:“以臣谋君大逆不道,速速过来就缚!”

    本来大家都觉得此时李承宏一死了之最好,不料他听得喊话居然说道:“好,我投降。”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薛崇训心道:吗的你不是多此一举么,都这样了我会让你好好活着?就算律法不治你,我也要让你疾病亡。

    李承宏把佩剑取了出来,“当”地一声扔地上,摊开手以示无反抗,然后昂首向飞桥上走来。众臣自然默不作声,随他如何。他的脸色很白,但神举止倒也没什么异常,除了发髻一侧被风吹乱了一些,上干净整洁仪表堂堂。他走到众人面前说道:“抓我之前,我想再看父皇一眼。”

    一个大臣没好气地说道:“太子如今还不觉得愧对陛下?”

    虽然只是一声抱怨,但李承宏在大臣们心里的形象可见一斑,薛崇训心说就算放了你,你这辈子也没前途了。

    李承宏面对责问只有默然不作回答,过得一会才说道:“只看看他老人家。”说罢便径直往楼下走,左右军将士跟着。众臣没人阻拦,毕竟没啥必要,无人出面阻止也就随他去了,大伙也跟着下楼去前看汾哥。

    众人来到前时,见李守礼已被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软塌上,地板上他吐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清洗,一切都像刚刚才发生一样。李承宏扑通一声跪倒在榻前,众臣也急忙伏倒在地,向李守礼的尸体叩拜。

    李承宏忽然嚎道:“李唐的基业便这般葬送……”大上一时非常安静,那是因为在皇帝的尸体面前不敢喧哗,于是李承宏的声音听着瘆人得慌。

    这时一个大臣怒道:“举兵犯毒害天子,此等逆子还留在这里作甚!”众人纷纷附和,又一个声音道,“卫何在,将前太子及王贵妃拿下,等候新君降罪。”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