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九章 躲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宫女慌张地喊了一声,这时薛崇训已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兵丁穿着盔甲走路的声音就比较沉重。他忙上前拉了那宫女一把:“去她那边呆着。”

    薛崇训走到门口伸头出去看了一眼,只见一队军士正在走廊另一头,对着两旁的木门挨个撞击,他们上穿着铁甲用体去撞倒是毫无压力,那种木门自然挡不住两下,顿时“乒碰”乱响,闹哄哄一阵。

    皇后在后面颤声说道:“薛郎一定要多加小心。”

    薛崇训应了一声,并无绪波动,他的镇定感染了两个女人,应该起到了一点作用。他倒不是强作镇定,此时确实没有什么恐惧之类的感觉。手里只有条胡,面对的却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士,本来是比较危险的才对……不过,就像用摩托飚车的人一样,本是一项非常危险的活动,但车手多半觉得没啥;他本就经常舞刀弄棍,对于这种格斗打架自然就不觉得害怕。

    外头的响动越来越近了,薛崇训轻轻掩上房门,提着胡站在门边上等着。这里倒是个好地方,外头走廊狭窄站不了多人,入口的门也很小,只有一个个依次进来送|死;自己站在屋子里空间相对宽敞,躲避回旋都有余地。

    薛崇训一言不发站得非常安静,鼻子里闻到的是一股霉味,应该是这屋子里的杂货气味。他回头看了一眼高氏他们,只见四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她们多半很紧张。

    等了一会,只听得“砰”地一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是那宫女惊恐的尖叫。一个披甲的军士大模大样地冲了进来,薛崇训一看他手上提的兵器是一把横刀,心下一喜:横刀确实趁手。

    “哐!”胡呼啸着直接砸在了军士的头盔上,那货遭到攻击之前都没反应过来。胡立刻破成了好多截破木条,被击中的人虽然戴着头盔,但被钝击之后立刻喊了一声懵了。薛崇训瞅准他的手,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手抓住他的手,一手握住了横刀刀柄。横刀是双手刀,刀柄较长,倒是很好抓住。

    说是迟那时快,紧接着薛崇训便是一个娴熟的擒拿,然后将那军士的手腕给弄脱臼了,听得“啊”地一声痛叫,“砰”地一声,军士腹上挨了一脚,被踢得倒仰出去。

    “里头有人,俺的刀被抢去了!”

    “几个?”一个粗嗓子的声音。

    粗嗓子又骂道:“废物!你,进去把眼睛睁大点,里面的人抢了一把刀。”

    片刻之后一声大喝,见一个披甲壮汉冲进来了,双手抱着一把刀在空中一顿乱舞。薛崇训退了一步,让他走了进来。壮汉看见了薛崇训,便大步上前一刀捅将过来,不料此时薛崇训不退反进,同时体一侧躲过攻击,娴熟的转之后一刀迎头劈了过去,“哐……啊呀!”昏暗的光线中溅起几点火花,但铁盔没能保护住所有地方,薛崇训感觉到手背上一阵温|,大约是血溅上手背上了。

    壮汉捂住脸哇哇痛叫,另一只手拿着横刀胡乱地挥舞了几下。薛崇训伸出刀去挡了一下,一脚踢向壮汉的手腕,将兵器踢飞,然后对准他的颈窝一刀刺下去,用力一按,又是一声惨叫,壮汉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骡子’……骡子!怎么回事?”外头那粗嗓子喊了一声。

    薛崇训便回答道:“他被我杀了。”

    后高氏颤声道:“你没受伤吧?”

    薛崇训便又道:“没事。”

    粗嗓子怒道:“竟敢杀官兵,活腻味了?”

    薛崇训沉声道:“东宫的人带着兵器到麟德来了,又是怎么回事,急着想让全家下狱?”

    “你是谁?有人谋害今上,咱们是奉太子之命进宫勤王!”

    薛崇训冷哼了一声道:“等玄武门的卫过来杀你们时,再对他们说去。”

    另一个声音道:“不用和他废话,杀了咱们的人,进去砍了抵命!”

    “你去。”粗嗓子下令道。

    那人嘀咕道:“骡子都被杀了,里头的人有两下子……这地方太小,不如放火一烧他们出来。”

    粗嗓子道:“万一火势蔓延没法扑灭,把整个麟德都烧起来谁来顶罪?里面应该没两个人,咱们派人绕道屋后,两面夹击。再不行把这小房子坼了,咱们这么多人还奈何不了寥寥数人?”

    外头一众人商量的话音一字不差地落到了薛崇训的耳朵里,这地方本来就小,声音不大也听得清楚。听说要两面夹击,薛崇训回头看了一番,见后面果然有一扇不大的窗户……主要能战斗的人只有他一个,就有点不好守了。

    不过况照样不算差,外头的人在那磨叽了半天,可见也没有什么战心;如果是一心要成事的将士,还搞什么前后夹击,肯定前仆后继从门口冲了。这才死一个人,就没人愿意上来,其士气可见一斑。

    薛崇训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心里琢磨着是要趁这段时间脱了他的盔甲穿上在这屋子里和攻进来的人火拼,还是赶紧逃走?

    此时的况虽然被多人围攻,但仍然有希望,因为不用一直这么耗下去,有个时间限度不是。他想了片刻,便提着血淋淋的横刀转向后走去,走到高氏旁边,把嘴靠过去小声说道:“咱们从窗户上走,不用死守在这里。”

    高氏脸色苍白,看了一眼薛崇训手上血迹斑斑的刀锋,使劲点了点头:“但凭薛郎安排。”

    薛崇训来到窗户边上向外看了一阵,外头有一条阳勾,没见着人,他让高氏先出去。见高氏穿着拽地长裙,行动十分不便,薛崇训便抓住裙摆一撕,不料“哗”地一声,用力太大撕下一大块料子来,只见白生生的大腿都露了出来,高氏愕然。

    薛崇训的神十分无辜:“本想撕掉裙摆……你先出去,我一会把长袍丢给你,穿我的官袍。”此时两个很有份的人无疑已是狼狈,不过人生便是这样,哪能一直都顺风顺水呢?

    薛崇训便抱起高氏让她爬上窗户,要抱起她,手自然无可避免地要放在她那没有遮掩的大腿|肌肤上。虽然此时没有比较温馨的气氛,但光|滑|细|嫩的触觉仍然是感受到了的,高氏打扮得老气,但到底是十几岁的小娘,肌肤很有弹。女人们倒是很奇怪,半老徐娘想方设计装扮得年轻,高氏正值青,反倒要把自己弄得一老太婆装束才满意。

    高氏爬上窗户,没有了由笨又长的裙子束缚,子倒也轻快灵巧,轻轻一跳就出去了。薛崇训紧接着脱下大团花紫袍扔了出去,自己也攀上了窗户,回头对那宫女道:“你留下,进来人了就投降,那些是唐兵,不会随便杀你。”

    宫女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面露担忧。

    “不用怕。”薛崇训留下一句话也懒得多管了,纵跳了出去。

    高氏手忙脚乱地把薛崇训的官袍在了自己上,样子就更滑稽了,就像上裹了一被单,脚下更长。薛崇训二话不说,把手递到她手上,拦腰抱起就走。

    高氏在怀里便拿着横刀去割官袍的下摆,以免太长影响行动。可怜薛崇训他岳母刚刚做好的新衣服,才穿了一回便成了这样。

    正走着,忽然听见后有人喊道:“站住!”

    薛崇训当然不会站住,反而跑得更快,脚步如飞在错落有致的房屋只见穿梭。由于走得太快,高氏渐渐地伸出手搂住了薛崇训的脖子,脸靠在了他的颈窝处,小鼻子磨蹭得他的脖子痒|丝丝的。

    转了几个弯,薛崇训便闪进一道门去,把房门轻轻闩上,低头说道:“先躲一会,让他们慢慢搜。”

    “嗯。”高氏柔声应了一声。

    薛崇训这才想起,把她放下地来。两人默默地站在一块儿,站得很近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过得一会,忽然感觉到高氏的指尖轻轻碰了碰薛崇训的手,片刻的若即若离之后便紧紧抓在了一起。

    过得一会,听见外面有了人声,一个声音大喊道:“晋王……晋王!我是羽林军校尉,太子乱党已被驱逐……”

    薛崇训听罢松了一口气:“援兵总算来了。”

    高氏道:“还是等一会吧,万一是敌兵我们出去呢?”

    ……此时这样的可能恐怕不大,不过薛崇训沉吟片刻仍道:“皇后言之有理,还是等等。”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亲昵动作,薛崇训却照样感觉有些异样。

    “今若非薛郎尽心保全,恐怕我早已命落黄泉。”高氏低声说道,“患难之我定不能忘记。”

    不料这女人最终说的还是这样的客气话,但薛崇训听罢心里依然十分受用,至少经此一难盟友关系更加稳靠了不是。他便忙回答道:“薛某份内之事,不足挂齿。”

    “晋王,晋王……”呼喊声已经到门口了。

    高氏忽然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半天没有言语。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