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八章 梳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走廊狭窄两边都是屋子,屋子的门都关着使得光线有点黯淡。薛崇训抱着高氏沿着走廊走到最里头,便去推一道门,结果没推动,里面闩着。

    薛崇训便轻轻放下高氏,让她站在后,然后他用指节“咚咚”敲了两声门,里面一个声音颤|声道:“谁……是谁?”

    “开门,你这道门也挡不住,抗拒者罪加一等。”薛崇训唬道。

    过得一会儿,听见门响,果然就开了。薛崇训一把推开走了进去,只见一个宫女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正怯生生地站在那里。薛崇训心下微微提起小心,注意着她的手,以免被她误伤了。

    关门闭户的屋子里的光线照样不怎么好,过得片刻薛崇训才看清楚,那宫女手里拿的东西竟然是一把梳子!他不哑然失笑,回头对高氏道:“快进来。”

    高氏闻言便跟着走了进来,薛崇训见状道:“原来你已经可以走路了。”

    高氏有些尴尬道:“我也是刚刚发现……腿上已不太疼。”

    “你们……你们是谁?”宫女颤声问道。高氏的头发散乱,这里光线也不太好,所以宫女一时恐怕没看出来。不过没等一会,她便看出了高氏上青色打底的钿钗礼衣,常在大明宫的女子自然对女服多少有点见识,穿这种衣服的至少是命妇,宫女便道:“您是娘娘?”

    高氏也不说自己是哪个宫的娘娘,只点点头道:“麟德出了事儿,借你这地方躲躲,事后赏你。”

    宫女忙丢了梳子,恭敬地垂手而立,时不时拿眼瞧一眼薛崇训,很明显这厮是个男人绝不是宦官,谁见过长胡子的宦官?

    “他是朝里的大臣……”高氏忍不住解释了一句,又岔开话题道,“你是哪个宫的?”

    宫女垂头道:“奴婢本在浣衣局……洗衣服,宴会时人手不够,就被孙公公叫来帮忙,后来出了事儿奴婢见大家都跑,便跑到这里躲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你跟着我,以后就不用去浣衣局做那些累人的活了。”

    宫女急忙跪倒道:“谢娘娘大恩。”

    两女子在那里废话,说了半天连对方的份都没搞明白,尽是忽悠,薛崇训也没管,只站在门口瞧着外面的况。暂时还没人往这边来,也不知道叛兵在军到达之前有没有机会搜到这里……虽然军出动得比东宫六率晚,但玄武门离这边也不算远。

    四下里比较安静,不是他们从主跑来的事前知道,根本就不像是发生动乱的形,麟德果然大。

    “你过来,在门口瞧着,有人来了就赶紧说。”薛崇训吩咐那宫女道,然后走进去四下寻找,想找点防的兵器。

    这地方既不是厨房也不是宫人卧房,找了半天菜刀等刀具一样没发现,连把剪刀都没有。薛崇训站在那里看了看,目光转向了一把胡

    胡自然不是,是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交椅。他走过去提起胡时,听得高氏道:“我不用坐。”

    薛崇训:“……”

    他没有答话,把胡折叠起来拿在手里,倒也趁手,聊胜于无。万一有兵丁找到这里了,他们手里拿着兵器,地方太窄总不能用血胳膊去挡吧,有把胡也好。

    薛崇训准备了一番,看了一眼高氏随口问道:“你现在害怕么?”

    高氏怔了怔,摇了摇头,脸色有些羞涩,大概是怕薛崇训再问她怎么就不害怕了,她不能回答说因为有你在吧?

    “那就好。”薛崇训嗓音低声,简单地应了一句。

    沉默了一阵,高氏忍不住又说话道:“起先你说散了,大家都惊慌逃跑……在场的也有不少重要的人,薛郎为何单单要和我一起走?”

    薛崇训道:“我母亲在承香那边,昏迷不醒又不顶事,李承宏定然是顾不上去那边的。在麟德,除了你,谁对我重要?”

    高皇后忙低下头,小声道:“程相公、张相公、萧相公平支持薛郎的,窦相公在我面前也常常提起你,也是向着你这边的……至于我,大家看重无非是因为我是皇后罢了,没有我,薛郎同样可以在大明宫选一个合适的人结盟不是?”

    薛崇训听罢一寻思,心说高皇后真要没了,宫里选谁上位比较好?

    如今自己都干到这个地步了,一不做二不休他肯定不会当忠臣,任何人做皇帝都要密切监视的,不能完全信任,只有找一个女流掌权才行。李守礼一死,谁可做太后?自然是新君的生母,不然其他嫔妃既不是李守礼的正室又不是皇帝的生母,凭什么做太后,又凭什么名正言顺地干政?皇帝的生母……不向着自己的儿子还向着外人不成,自然是靠不住。金城公主?要扶她掌权实在不太可能,如今的形和太平公主当时的形完全不可同而语。

    想来想去,真就只有高皇后是最佳人选,最靠得住。

    而且人多少也有点感用事,对于有交的人总是要亲近一些,薛崇训都和高皇后结识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更愿意和她合作。他想到这里便脱口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说罢薛崇训才意识到这话有点暧昧,高皇后又不知道自己那句话指的是交,便忙解释道:“一起患难过的盟友,自然更靠得住。”

    高氏轻轻说道:“也只有薛郎能在这种时候还陪伴我。”

    她的声音幽幽的,越低越是微妙。薛崇训感觉出来,意识到这种关系恐怕有点麻烦,比和岳母乱|伦还麻烦,因为干系政|治。唐朝宫闱伦|理方面本就比后世混乱,但是在这种权力场上又是两码事,本就是外戚干政了,再这么搞容易造成政治|形象妖魔化……确实是比一般的事麻烦一点。

    他也顾不得多想,注意力还分散在门外的,时刻关注着外头的动静。

    “再等一会应该就没事了,东宫六率绝对不是陈大虎的对手。”他岔开话题道。

    不料话音刚落,门口望风的宫女便慌道:“有人来了!”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