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六章 驾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皇帝四仰八叉地在宝座上,头上的冕疏也掉了,一嘴都是他自己吐出来的血狼藉不堪。大里更是混乱,有的在大呼御医,有的惊慌奔走,还有人在争吵,乱作一团,许多大臣都站了起来,几个宰相跑到台子上跪在宝座前面看皇帝的形。

    其间还有王贵妃的哭骂,只见她满脸泪水,双臂颤|抖,看样子又是伤心又是害怕,“前天陛下提起废皇后,只是一句话竟然遭此大祸,最毒妇人心,她真是下得起手……”

    一青色打底礼服的高氏打扮得很老气,但是她那还带着稚气的脸上惊慌失措,已是镇定不下来了,毕竟太年轻没有经历过多少风浪。她的一张脸纸白,正在那里争辩。

    “晋王……晋王在哪里?”高氏喊了一声。

    薛崇训忙走上台阶抱拳道:“微臣在。”

    王贵妃一瞧立刻骂道:“这两个人内外勾结谋害今上!”

    左相陆象先道:“贵妇勿急,先救治陛下,以后再理论此事。御医来了么?”

    “来了,来了,赶紧过去救陛下。”

    周围一片忙乱,薛崇训也是突然遇到这么个事儿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他纳闷:谁给皇帝下毒?有机会的只有皇帝边那几个人临时下|药,其他人都不可能有机会的。王贵妃?高皇后?还是谁?

    现在这局势,无论哪边害死皇帝都没有什么好处。高皇后更不可能,如果她要干这种大事肯定要先和自己这个重要的盟友合谋,才能得到宫廷内外大股势力的支持;在没有商量的况下,她干这种冒险的事不是脑|残么?

    蠢人从来不缺,但薛崇训不认为高皇后是那样的蠢人。王贵妃?她搞|死皇帝干甚,有什么好处?

    王贵妃一口话便咬定是高皇后干的坏事,高皇后自己慌忙地辩驳,但见面前的薛崇训一言不发,她便颤|声道:“晋王说句话啊。”

    王贵妃冷冷道:“大家都看见了,这俩人狼狈为,现在连遮掩都省了。”

    说起了晋王薛崇训,周围的大臣们自然保持沉默,没人说他的不是;自然也没有人无聊得和一个妇人在这种关头争辩。

    就在这时,薛崇训总算开口了,他抬起头问道:“太子何在?”

    李承宏那个毫无实权的太子平常根本没人注意,薛崇训提起来,众人才四下张望,没见着李承宏在哪里。

    众大臣顿时意识到有些不妙,不过宰相等人都没有多少惊慌之色,依然保持着从容的气度,但是光镇定有个用。程千里提醒道:“派人去宣政那边瞧瞧才是。”

    长了一张马脸的张说正经起来板着脸,脸型就显得更长了,“太子进宫虽然能带侍卫,可是不能把东宫六率几百人一块儿带进宫廷来,宫中四处也有侍卫……不过就怕有宫门将帅串通。”

    “派人去瞧瞧稳妥一些。”另外也有大臣附和。

    王贵妃听罢怒道:“你们是什么意思?”

    没人管她,宰相们自顾自地叫人出麟德况去了。就在这时薛崇训忽然道:“得调军勤王才行。”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向薛崇训。陆象先道:“晋王少安毋躁,先看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好,之过急会让人心更加惶惶。”

    薛崇训回顾众人道:“大家认为陛下中毒是我等所为?薛某再蠢也蠢不到这个地步吧?”

    大伙面面相觑,其实当几个宰相商量着要派人出去瞧况时,就表明他们不相信是薛崇训干的了。有些事儿根本不需要证据,长混中枢的人嗅觉还是比较敏感的。

    薛崇训冷笑道:“如果是太子所为,他会先做了这事再和大家讲道理慢慢调查?要是他真打算这样做……也太说不过去了!恐怕再等一会儿东宫六率就要进麟德来了,那时候用刀枪将道理不是更好?

    我们不早点调玄武门卫入宫,到时候东宫六率是骑兵,跑都跑不过。”

    众臣沉默了片刻,薛崇训又说道:“事到临头不是薛某怕死,而是我母亲还在承香、妻妾在家做了晚饭等着我回去吃……我不能死!”

    总算有人赞同了薛崇训,“诸公还担忧晋王调兵对大伙不利不成?他干嘛要害咱们?”

    薛崇训点点头:“如今陛下不省人事,只需皇后出面,政事堂同意,便可用圣旨诏玄武门卫入宫勤王!”

    众人回头一看,宝座一侧的御案上放着五色缎子,要圣旨写一张便是,方便得很。有明诏递过去,羽林军将领肯定奉召行事,再说羽林军、万骑军统帅都是太平旧党。

    这时王贵妃怒道:“你们竟然要假传圣旨,调兵进宫要谋反么!”

    “住|嘴!”薛崇训喝了一声,吓了王贵妃一大跳,没想到这王爷竟然这么粗暴。不过薛崇训本来就是个武夫,这时候谁他|妈和你细声细气地说理讲道?

    王贵妃怔了怔,腾起站了起来,不料薛崇训气势更凶,竟然在面前挥了挥拳头。王贵妃边的宦官忙奔了过来挡在她的前面,薛崇训爆喝一声:“滚!你们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少在这里假惺惺地演戏,都给老子滚!”

    两句粗暴无理的话喝下去,把王贵妃那几个人压得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众人急忙捣鼓着写圣旨,翰林院的官员刚提起笔,便听得薛崇训催促道:“别磨蹭,就写麟德有贼谋逆,诏羽林军都尉陈大虎立刻率本部兵马进宫勤王,任何胆敢阻拦者,斩!”

    写罢五色诏,薛崇训左右一看,见到高皇后边站的宦官鱼立本,便抓起诏书递了过去,让他立刻赶到玄武门,亲手把圣旨交到都尉陈大虎手上。薛崇训想起用这个军将领,是因为觉得此人靠得住一些。陈大虎与薛崇训的交已有几年了,几年前在一场马球赛上并肩作战因此结识,后来张五郎在玄武门当值时,又和薛崇训常常见面熟识。用这样关系的人,又拿了加盖玉玺的圣旨,多半没有问题。

    只需要陈大虎就够了,他手下本部人马就有两个团四百骑兵,对付刚选招组建的东宫六率绰绰有余。按照薛崇训的估计,最多就是东宫叛乱,不可能再有军参与……太子真没那个能耐这么短时间内不声不响地拉拢到军。

    刚刚到达的御医跪在皇帝面前,一个去把脉,另一个翻开皇帝的眼皮来瞧。陆象先急忙问道:“状况如何?”

    “陛下中了急毒,侵入经脉,已……驾崩!”

    “陛下……”几个大臣顿时大哭,立刻伏倒于地。中所有的人都急忙一齐跪倒,就像起了一阵大风,把麦田里的庄稼全部都吹倒了一般。

    就在这时,一个宦官提着长衣下摆手持拂尘急匆匆地奔了进来,一脸慌张道:“发现东宫人马正向西边过来,嚷嚷着要勤王,声音都听得见,快到了!”

    大里顿时哗然,众人乱作一团,哭的、喊的、惊呼的干什么的都有。此时依然稳如泰山毫不表露惊慌者,朝中宰相及薛崇训等数人而已。

    皇帝挂了,众人惊慌之下依然跪着,这会儿薛崇训便站了起来,说道:“今上毫无征兆突然毒发,消息从麟德传出东面最近的左银台宫门,然后太子集结六率进宫,横穿大明宫至麟德,须耗时几何?而事发至现在,才多少时间?如果太子是获悉消息后才勤王,敢他是神仙未卜先知!”

    大臣们默然,而很多惊慌失神者茫然,根本顾不得去思考。东周时就有曹氏曰“食者鄙”,此言不差,如今这些王公大臣遇到事儿多数都傻叉似的和无头苍蝇一样,高位者的心智也不过如此耳。

    “是勤王还是谋逆?!”薛崇训爆喝一声,回头瞪了王贵妃一眼。只被看了一眼,那女人吓得腿都软了,仰头倒下,幸亏有边的宦官急忙扶住。

    “晋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有人慌忙中问道,一众人等急得像锅上的蚂蚁。

    有人提议道:“关闭宫门顶住一会,等军来救。”

    程千里鄙夷道:“这宫门能挡多久,能挡到军自玄武门临时集结调到麟德之时?”

    许多人吓得滚尿|流,先前都还好,刚刚薛崇训几句话下来坐实了太子要蛮干,大伙就怕惨了,乱兵一起肯定不是来讲理的,命会怎么样谁知道?

    “薛郎……”高皇后也看向薛崇训,一双惊慌的美目失措地望着他。不少人都寄希望于薛崇训上,因为大伙知道他以前就参与过宫廷政变是有经验的,而且他本就是个武夫,混乱之时比文人靠得住。

    不料这时薛崇训见众人这幅模样,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十分开心。

    陆象先皱眉道:“晋王在此时为何发笑?有什么好笑的!”

    薛崇训这才想起皇帝挂了,就算不表示悲伤,怎么能开怀大笑呢?他顿时有些自责太得意忘形了……不过真的太|他|妈|的开心了,一时没忍住。

    薛崇训急忙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道:“悲极而笑,我本来应该哭的,失态了对不起。”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