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五章 上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本来以为又是胡舞,不料今天宫||们换了花样。位置挨着的窦怀贞一副很内行的样子解释道:“月宫羽衣舞,新排的,只有大明宫里的最好。”

    只见台上的舞姬们形轻盈,长袖飞舞,一个个生得也是不染风尘似的,确是有几分仙气。薛崇训也颇有兴致地欣赏起来,相比胡舞,他更喜欢这种长袖柔美的汉家舞蹈,更有韵味更有内涵,会通过舞姿表达一些意境。就如眼前的月宫羽衣舞,就能联想到仙宫里那些女神仙们;而胡舞总是欢快地扭来扭去抖来抖去就像发了羊癫疯,更郁闷的是喜欢快速转圈圈,看得人头昏,觉得要晕车晕船了一样。个人喜好罢了,长安宫廷其实更喜欢西域那边的新鲜玩意。

    不过大里的气氛很影响这舞蹈的仙气,杯盏交错中,说笑的、喧哗的,什么都有,整个一闹场面堪比东市集市。更有那些奇装异服的外邦使者,兴奋得哈哈大笑指手画脚,把仙舞弄得像盘丝洞里的妖精跳舞一般气氛。

    无论是仙女也罢妖精也罢,台子上的舞姬们确实很有姿色,特别跳舞的时候把女人美好的姿势都展现了出来,薛崇训也是看得兴致勃勃。

    紫色和暗金基调的大,土夯板筑的墙壁,各种古色古香的室内装饰,华丽贵气却不轻浮,台上的舞姬同样如此,虽然穿得比较露,看得大伙荷尔蒙高升,可她们的舞姿美丽却不下作,加上唐朝宫廷本就时兴半露的开放衣着,自然就不会给人轻浮之感。其实女子在表演舞蹈的时候特别美丽,能把魅力展现出来,一个稍有姿色的女子平常或许看起来很普通,一站在台上婀娜放姿就能惹得人心生怜,怪不得李守礼喜欢在歌舞宴会上挑选女人了。

    此时汾哥肯定在色眯眯地打量那些女子,大伙不用猜都能知道,只是离得太远看不甚清楚而已。麟德的格局很适合宴会,北高南低,上头有个带雕栏的木台子给舞姬们表演的,皇帝的宝座在上面离得近更便于观赏,而大臣们坐的位置在台子下面。

    酒过三巡,众人的兴致更高了,这时只见一个吐蕃人离席摇摇晃晃地走上了台子,在那些歌面前扭来扭去,调|戏其宫来。

    顿时大臣们哄堂大笑,自然是嘲笑他出丑。这种场合虽然也有礼节,但明显比庙堂上放松得多,何况出丑的是外邦人,自然就没有御史义正词严地出来斥责,多影响气氛的事儿。

    皇帝倒是可以骂几句,但李守礼那家伙也是个昏君,大抵不会呵斥那吐蕃人的,还觉得好玩在龙椅上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因为那吐蕃人长得太胖,扭股的姿势实在太滑稽了。

    终于另一个没喝醉的吐蕃使节站了出来,鞠躬道:“陛下,唃厮啰刚到大唐未见识过宫廷歌舞,酒醉后不知礼仪,请陛下恕罪。”

    李守礼哈哈笑道:“我看他跳得好啊。”

    大上哄然,有的大笑有的摇头叹息不一而表。

    那说话的吐蕃人走上台阶,把高兴忘形的同伴拉了下去,大伙也没有计较。月宫羽衣舞也跳完了,一批歌退下,换另一般花样。

    不料这时下面又吵起来,有个人还站了起来指着人破口大骂。李守礼忙问:“吵什么吵,咋回事?”

    站起的那个气势汹汹的人转过,抱拳躬道:“陛下,新罗(韩)人猥鄙不堪,竟然坐在|本使者上席,叫他坐下面去他却不肯,岂有此理。”

    一旁有个面相不甚对称的人摸了摸自己的脸,估计也有点自卑,但嘴上依然强硬,用十分艰涩的汉语道:“你们比猴子还矮!”

    那|本人站直了体怒目而视,表示自己高并不矮,任何地方也有高个子不是。他怒视之后又斥道:“话都说不利索的人,竟然派到大唐做使节,笑煞人也。”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这个外国人的汉语说得十分流畅,还是正宗的长安腔,要是在外面他号称自己是长安人估计也不会被人们怀疑。

    新罗人道:“请陛下作主,我们新罗人一向就位于|本人上席,今他们无端挑衅是何居心?”

    |本使者道:“官有上下之别,国有大小教化之分,新罗又土又穷,凭何位于上席?”

    李守礼道:“别争了,你们赌一把谁赢了谁坐上席。”

    有大臣进言站出来进言道:“陛下,事关邦交,不能用雕虫小技分高下。”

    李守礼不甚耐烦地说:“那你给他们断,谁该坐什么位置。”

    大臣愕然,执礼道:“微臣不敢。”

    “那就让他们自个比……掰手腕罢,来人,抬张案上来,大伙都敲着,愿赌服输。”

    众人面面相觑,进言的大臣只能摇头灰溜溜地退了回去。

    |本和新罗的两个使者也是一脸意外,但皇帝的话就是圣旨,连他们的国王都不能公然表示违抗,更别说他们了。金口玉言一出,俩人只得当众玩一把扳手腕。

    一张燕尾几案被搬上了台子,宦官们又在两边各放了一张蒲团,俩使者便面对着跪坐在一起。

    下面不少人趁机起哄,多半是那些别国的使节,乐得看闹,唐朝这边贵族大臣起哄得倒是比较少,多半觉得这样瞎折腾有点丢脸。大闹哄哄一团,简直是斯文扫地。

    忽然李守礼发出一个声音“朕……”然后就听见一声女人的尖叫。

    大伙离皇位太远,还没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侧目张望。倒是在台子上准备扳手腕的使臣看得清楚些,那个|本人道:“陛下吐血了,好像是中毒!”

    大上顿时哗然,许多人都站了起来,薛崇训听罢也是一惊,脸色骤变。宦官们急忙往上面跑,其中有人喊道:“快传御医!”

    这时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怒道:“高皇后在陛下的酒里下了毒,来人,把她抓起来。”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