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二章 清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光线灰暗的刑部大牢,最近闹了起来。平时没关那么多人,刑部并不直接管案子,一般只是负责复核各衙门的案卷宗、颁布修改刑律等事,或是审大案钦案。这会儿就正遇到大量钦案,多半是从洛阳押解回京的叛臣,所以才一下子关了那么多人。

    这里的条件比一般监牢好多了,并不是|湿的地牢,地上干燥清洁,牢房里还铺着干草。不过对于犯人们来说依然形同地狱,因为可以进到这里的犯人多半都有份,不然没资格让朝廷中央直接看押。

    参与谋反的姚崇一家子被押进长安之后就关在这里。抓进来的有二十几口,主要是姚家的家眷和近亲。至于那些纯粹的家丁奴婢,在洛阳查清楚之后就被放掉。

    在唐朝被司法衙门判株连的况实在很少,就算是犯了重罪的多数都是判本人斩刑,家眷或流放充军或贬作奴隶,只要没死的人通常都能得到朝中同僚多多少少的帮助。因为唐朝联姻极多,倒霉了一家,总是有在职官员帮忙周旋。但这次谋反况不同,重刑者很多,先是崔门直接被军队屠|杀,然后押解到京的许多家都被判株连。

    李隆基边的高力士、刘幽求、张韦、姜浩、姜长清等人在战争结束后没来得及被俘,有的自杀有的被部下杀掉,但罪责依然没完,他们的家人也要被秋后算账。

    最近几天就在审姚崇案了,被关在大牢里的姚家人多半也猜得到结果,无非就是个死。姚崇在李隆基反叛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是其边的要员,怎么可能不清算他们?

    姚崇家二十几口人,兄弟、儿子、侄子等有五六个,其他全是女眷,除了兄弟子侄们的老婆还有他的小妾,女儿只有一个。

    他那女儿的名字叫姚宛,在陕郡还颇有艳名,听闻长得如花似玉,当初上门提亲的媒人是络绎不绝,都是当地大族,甚至其它道的大族慕名而来想要联姻。她爹又干过宰相,出书香门第,正是才子佳人故事的标准女主角,少不得也被许多自负才子的儿郎意|,偶然结识一番风花雪月……不料姚崇一朝事败,竟要落得香消玉损,虽然没人敢在朝里公然求,但私下里也少不得惋惜几回。

    就算被关在牢里了,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就连送饭的狱卒也会多看几眼。

    男牢女牢是分开的,姚家女眷近二十人被关了一个牢房里,地方不够,除了姚崇本人,其他犯人都是许多人挤在一块儿。睡的地方就是一堆干草,已经很不错了,饭能吃个半饱就得感谢上天,至于洗漱……在此时的牢狱里还能讲究这个么?于是姚崇这些女眷,穿着脏兮兮的囚衣,乱蓬蓬的头发,黑乎乎的脏脸,就算以前很漂亮的都不堪入目。可是姚宛就算脏成这样,也是丑不起来,水灵的眼睛、较好的面部线条依然美丽。

    也难怪狱吏也会注意她了。这一个狱吏带着两个狱卒打开了门进来收拾垃圾,原本这种事就是低等杂役干的事儿,偏偏来了个狱吏,无非就是冲着年轻美貌的姚宛来的。

    姚宛被那尖嘴猴腮的狱吏瞅得浑不自在,也感觉不太对劲,但如今这处境她只有默不作声。要是在以前,谁敢对她如此无理?她父亲为官多年,在家乡的威名不只是吹嘘。

    原本以为那狱吏看看就罢了,不料过得一会他竟然动手动脚起来,笑嘻嘻地伸手要摸姚宛的下巴。

    姚宛急忙后退躲避,不料脚下沉重的铁链让她步子没跨出去,上却后仰了,一不留神摔倒在地上,痛呼了一声。

    旁边有女囚忙去扶她,狱吏也凑上去扶,姚宛怒斥道:“好不知礼!”

    两个小卒顿时大笑起哄起来,狱吏也笑道:“明儿就要问斩了,扶一把没事吧?”说罢又伸手想摸她的脖子。

    “啪!”姚宛瞪圆杏眼一巴掌将其手打开,骂道,“无耻之徒。”

    狱吏怒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罢|了过去,旁边姚宛那些姨娘嫂子们吓得呆站在一旁,哪里还敢帮忙?姚宛大急,就地手脚并用挣脱,却被抓住了袖子,她一挣不想布料实在低劣,只听得“哗”地一声袖子就被扯下来了,顿时露出了胳膊上的肌肤。她的手臂原本被衣袖遮着比脸要干净许多,在昏暗牢狱中泛着雪白的光泽。

    姚宛忙抱住胳膊,她何尝被人这么对待过,又怒又怕几乎要哭将出来。

    狱吏看着那白生生的肌肤立刻两眼放光,有些犹豫地向前近了两步,毕竟这是在刑部,太过分要付代价的。也许狱吏就是想调笑一番,并未真打算做什么,可是他这么副色|眯|眯的样子可把姚宛吓坏了,她一边连滚带爬一边哭:“别过来,别过来……”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大喝:“大胆!给我住手!”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特别是狱吏被吓得浑一抖,几乎要坐下去。片刻之后姚宛抬头看向牢房门口,只见一个高大的青麻葛衣男子怒气冲冲地站在那里,右手按剑,满脸萧杀,叫人十分害怕,但她又不只是害怕,因为这人是来制止暴行的。

    脸有些黑的青袍男子后,另外还有一个紫袍中年人、两个红袍官员。姚宛的家父就是当官的,她自然对官场服饰很熟悉,一看官袍颜色就知道来的是朝中大员,与紫绫官袍并行的那个穿麻衣的高个肯定份也不低。在她这样出的人心里,自然自觉是当大官的叔叔伯伯们和父亲一样都算好人,一种安全感顿时就泛上心头,心下还有些感动,就像一个溺水的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晋王息怒,此人我一定严惩。”紫袍中年人也应该感觉到了那高个紫袍人的杀气,急忙劝了一声。

    那人口中的“晋王”是谁姚宛并不知道是谁,李唐的亲王不少,姚宛自去年就被抓进了牢狱,自然不知道薛崇训被封亲王的事儿。

    这时高个放开了剑柄,说道:“刑部是崔相公(崔湜)管的地方,直接砍了刑部的人有点不给面子……”他又对那狱吏喝道,“不然老子一刀宰了你跟捏死只蚂蚁一样!”

    “混账东西,还不快滚!回去等着领罪!”那被称为崔相公的中年人也骂了一句。

    狱吏连滚带爬地狼狈出了牢门。姚宛看着他那样子心里顿觉很是解气,对那高个多了几分好感,心道他虽然凶说话也粗俗,可人还是很好的。

    姚宛正想说两句道谢的话时,却见那英雄救美的人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大概是因为自己太脏太丑的缘故。

    她正失落时,忽然感觉有人走近,本能地想躲,却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别怕,你的衣服破了。”原来是他的声音,姚宛便没躲,上顿时一暖,一件葛袍披在了自己的上。料子比较粗,但缺有皂角香料的余味,干净的味道。

    姚宛脸一红,想说点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几乎忘记自己明天就要死掉。

    这时边上的紫袍中年人道:“来人,把这些人的镣铐开了。”

    周围顿时有人小声说起话来,紫袍中年人便解释道:“李隆基谋逆,致使民财国赋虚耗、军民死伤无算,罪大恶极,胁从者严惩!姚崇更是罪加一等,理应满门株连,三法司合审也是这么个结果。但晋王念及姚崇曾经于国有功,多方说,今上也宽宏大度,方才降罪一等,赦免姚家家眷死罪,男丁流放岭南,女眷贬为娼伶。晋王又做了一件好事,将你们全数买下充作家奴,免去沦为娼优受人轻之苦,当今朝廷除了晋王谁敢收留你们?他可是你们家的恩人,记住了。”

    牢里的女眷们顿时哭泣起来,纷纷跪倒在地拜谢。虽然做奴婢也不是什么好下场,但总比被砍头强多了。

    那高个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起来吧,收拾一下跟我走,不用做囚犯了。”

    姚宛偷偷看了一眼,只见那人去了外衣上穿着一件洁白的绸内衬,干净得一尘不染,不过一个人只穿着里衬在外头走实在是衣冠不整……

    另一个红袍官儿玩笑道:“听说薛郎当初大军驻在洛阳时,认识了二十四楼花魁步非烟,来为姚相公求的,这事儿真的吧?”

    姚宛听见他们的对话,顿时明白……这位晋王是薛崇训?姓薛的王爷,还带兵到过洛阳,除了他还有谁?

    她的心绪顿时有点复杂起来,虽说她的父亲姚崇获罪不应该算到薛崇训头上,薛崇训不带兵来打也有别人来。可是她一想到父亲即将被处死,而薛崇训又是父亲曾经的敌人,心里总不是个滋味,仇人倒是算不上。

    不过姚宛很快就想通,现在自己已经沦为奴婢了,还别扭这个作甚?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