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六章 寂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为了尽早通过“钱法”,薛崇训到紫宸又见到了高皇后。毕竟两人都需要结盟,窦怀贞能见到她,薛崇训有事自然也可以。

    只要高皇后同意帮忙,就容易让不理朝政的皇帝点头。如今皇权权微,主要是因为皇帝不管的原因,但中枢的权力结构是百年形成的,宫廷的圣意依然是合法结构下非常有影响的一环。所以只要皇帝点头,南衙又无人反对,任何政令都可以施行了。

    薛崇训自然没有明说“钱法”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利益以及对权力布局的重要,只说利国利民,一心要办成。有些事儿不明说高皇后也懂,她满口答应下来,表现出盟友之间的诚意。

    这事薛崇训便松了一口气,钱法改革志在必得了。本来准备了不少说服高皇后的理由及交换条件,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爽快,那些准备也就用不上了。

    见面刚说了几句话,达到了目的就要告辞的话显得有点势利,毕竟是长期的盟友关系,薛崇训也得顾及脸面及交。于是他又闲扯了一些废话,因为不怎么了解高皇后的喜好,只有拣愉快的话题说,不知怎么又说起了元宵节时的闹。大概是因为前几天上朝时和大臣们聊过这个话题的缘故,比较熟悉。

    高氏做出很认真地倾听的样子,偶尔还问一个小问题,比如“张相公喝了几杯酒啊”之类的,表示自己很感兴趣。但这种礼貌和温和的态度却很是做作,明明她很亲切的样子,却给人千里之外的感受。不过薛崇训也习惯这种谈话方式了,便不以为意,只要随便说说,时间差不多了就走。

    如果他不去寻找话题,高氏就会主动找话题,尽量避免尴尬和冷场。

    忽然之间薛崇训明白过来,高氏是个冷美人啊!如果有的清高女人一脸高傲冷若冰霜是“外冷”的话,高氏这种冷真是冷到了骨子里……试想一个你很熟悉的人,总是和你说客话,不表现出一丁点个人的看法和绪,是什么感受?

    一般遇到所谓的冰美人,自认牛叉的男人总是会被激起征服。不知怎地,薛崇训却对高氏没有多少这样的征服,大约她是汾哥的老婆的缘故,算起来汾哥是他表哥呢。

    闲谈已经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从交上来看已经够了,于是薛崇训便转头看了一眼外的阳光。

    一般他做出这个动作,就是要说“时间不早要告辞”了。

    就在这时,高氏忽然问道:“外面……灯市上很闹吧?”

    薛崇训便把到了嘴边的告辞话咽了下去,随口很礼貌地答道:“嗯,人多灯多,比大明宫里差不了多少。”

    高氏轻轻叹了一句:“大明宫也不是很闹。”

    “怎么?”薛崇训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大概她这句话的感觉和平常不同的原因,多少带着一点她的个人绪。

    高氏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摇摇头道:“听薛郎说得那么漂亮,我就是随便问问。”

    “哦……”薛崇训站起道,“时间不早了,告辞。”

    “鱼立本,替我送薛郎出宫。”

    侍立一旁的宦官鱼立本忙躬道:“奴婢遵旨。”

    薛崇训向门方向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转说道:“母亲大人没有生病前,她的门前车马如流,有许多人来往,但是她也会感到孤单……这种事儿,和人多人少没关系。”

    高氏道:“我没有感到孤单,薛郎想得太多了。”

    薛崇训呵呵笑了一声,抱拳道:“原来如此。”

    不料他刚想走,高氏终于说道:“那……和什么有关系?”

    一旁的鱼立本面带微笑,默默地等着他们二人磨叽,好像在说:话没说完,干嘛要告辞;没话说了,又磨叽什么?

    “这个……”薛崇训沉吟了片刻,中还有其他宫人,有些话不方便说,不然容易给高氏造成麻烦。他想罢便笑道,“我也说不清楚。”

    “哦……”高氏的表明显有些失望,和平常的从容很是不同。

    薛崇训便转走了。

    鱼立本送薛崇训出了紫宸,从高高的石梯上一起往下走。每次鱼立本和薛崇训在一起心都很,很奇怪,他和外朝大臣在一起会一直想到自己是个宦官,在薛崇训面前却很少能想起自己的残……就像好友之间一样随意。

    鱼立本便用开玩笑的口气道:“方才皇后娘娘想知道的答案,薛郎明明是知道,为何不说呀?”

    薛崇训笑骂道:“你想打听了去讨皇后欢喜是吧?干嘛不自己琢磨答案为她解忧?”

    鱼立本一脸沉思的模样,良久才摇头道:“杂家没想过这种事儿。”

    “鱼公公会感到孤单么?”薛崇训问道。

    只见鱼立本苦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薛崇训也是若有所思地,时断时续地一边想一边闲扯:“有的动物是可以独来独往生存的,但人一开始就是群居的物种……现在形成了社会也是结伴生存的方式……人的头脑比禽、兽、畜复杂,想得就多,需求也更多。鱼公公想想,咱们吃饱穿暖了,为何还要与人争来争去的?无非就是想得到他人的承认,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人要求得更多。”

    鱼立本点点头:“薛郎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个理儿。”他随即低声道,“众王子府那些皇子,锦衣玉食无所事事也是迫于无奈,如果他们中有人有机会,恐怕也不甘心过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子……太子就有了机会。哈……扯远了,薛郎还是说说起先那事儿,一会皇后问起,杂家也有话说不是?”

    薛崇训皱眉苦想了一阵,有些困难地表达着自己意思:“除了衣食住行,人们还有其他需要,各人和各人不同。有的人通过钱财物质就能满足这种需要,有的人需要居高位得到大权,衣锦还乡、世人赞颂、名垂青史,会感到莫大的欣慰……格不同,需要不同,就会造成差别,更有一种人,觉得那些不相干的眼光并不重要,所以名垂青史也好世人称颂也罢都不在意,却渴望有人在内心里陪伴着,只有那样才不会感到孤单……”

    有些意会不可言传,薛崇训说得艰难,鱼立本理解起来更加辛苦,哪怕他是个很有头脑的宦官,毕竟古人的思维模式有些局限。不过他确实很聪明,很快就理解了一些,说道:“薛郎所言,就是找到自己需要之物……皇后所需是有人在心里陪伴?”

    “言重了。”薛崇训忙道,“皇后后宫之主,又深得今上宠,咱们岂敢这么说?”

    鱼立本笑了笑,抱拳道:“此处没有别人,说说无妨,杂家在皇后面前自然不会这么说了,有伤大雅。”

    “和鱼公公结交真是件轻松的事儿。”薛崇训笑道。

    他心里却在自问:自己对人说了那么多,那自己要的是什么?是名垂青史万人称颂,还是大权在握名垂青史?

    二人走出紫宸建筑群,薛崇训那辆从鄯州带回来的松木马车就靠在那儿,他便对鱼立本执礼道:“就到这里,别远送了,常常能见的。”

    鱼立本也还礼说了几句客气话。

    薛崇训上车前道:“皇后忧虑太甚,担心的太多,所以心境才不好,鱼公公适当时多宽慰……”他犹豫了一下,又道,“皇后忧惧之事,我也一样忧惧,所以我们唇亡齿寒,任何时候我不会坐视不管的,请她安心。”

    送走了薛崇训,鱼立本才掉头往回走,回去侍候高皇后去了。作为宦官,能在上位者面前常常露面,得到上位者的宠信,就是最大的成功,什么官位(唐朝宦官可以有官位)名声对他们都是虚的。鱼立本跟过几代皇帝,以前又是太平公主面前最得信任的宦官,对这些东西自然是看得十分明白。常常能为上位者解忧、讨人欢喜,是必做的工作,否则宠信不能长久。

    所以鱼立本来高氏面前回禀时,就趁机说道:“奴婢和晋王多说了会儿话,回来的迟了,请娘娘恕罪。”

    果然高氏随口就问道:“你们说些什么?”

    按照鱼立本的想法,皇后把薛崇训看成很重要的同盟,她一定比较关心薛崇训的事儿。

    他忙恭敬地答道:“晋王说得有些玄虚,奴婢没听太明白,大抵是说人孤单的缘由。”

    高氏那画得很浓的眉毛轻轻一挑,不动声色道:“晋王府不缺|妻美|妾,又是什么缘由?”

    鱼立本道:“晋王没说自个,是说大伙儿所有人的孤单,是因无人明白心中的忧患……又说娘娘忧惧之事,他也同样忧惧。”

    高氏忽然想起前在太腋池东岸看见有前朝失势的嫔妃,皮枯黄衣着邋遢,在太阳坐着无趣得数着自己的手指,这是她害怕的事;又想到薛崇训害怕的事,他恐怕是担心失权被清算罢?

    她沉吟片刻便道:“他担心怎么死,我担心怎么活。”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