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八章 天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在承香见到了高氏,二人客客气气地说了一阵话,高氏主要是询问太平公主的体状况,一副很关心的样子。薛崇训只说尚需调养,也未细说,住在大明宫里的高氏对太平公主的况恐怕比他自己还了解。

    问罢太平公主,高氏又问平叛战争的事儿。薛崇训心道女人对打打杀杀的过程多半是不感兴趣,但见高氏做出一本正经很想听的样子,无非也是想和自己多说说话,加强关系而已。

    他便很简单地说道:“劳民伤财,行杀伐之事,从慈涧到东都一路上尽是死尸伤兵,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只是一句话,高氏自然不能感受到其中的惨烈,但她也做出一副黯然的神,各自表动作十分应景得体。

    薛崇训感觉这种一本正经的说话方式实在压抑,就像是在和朝廷里的老头子在说话一般,但面前这个皇后很显然才十几岁的年纪……薛崇训不由得在言谈之间留意打量她,一张鹅蛋形的脸,额头饱满光滑,虽然浓妆艳抹,依然掩盖不了青的痕迹。

    她好像是故意把自己打扮成老成持重的样子,一宽大的钿钗礼衣,头戴九钿,无翟纹的大袖杂色连裳在她的上显得实在不相衬,就如一个少女穿老太婆的衣服一般。而且高氏的材较瘦,也撑不起来这种衣裳,腰间显得空的。

    最诡异还是她手上的那副金灿灿的假指,在她端庄地坐着的时候,那假指就放在膝盖上,上头雕着各种花纹,薛崇训坐得较远也看不清上头雕着些啥。但是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慈禧太后那种人才戴假指,如今见一个少年年纪的女子戴着,感受可想而知。

    她那表就如假指一般奇怪,一本正经,就算有时面露笑意有时黯然神伤,也是做出七分,按照需要在流露。说话也慢吞吞的,每个字都琢磨过一样,和清脆的嗓音实在不符合……这种嗓音,薛崇训感觉应该像白七妹那般一窜窜地说得轻快才对。

    总之高皇后给薛崇训的印象便是:苍老的少女。

    她见薛崇训不愿多言战事,便有些尴尬地露出淡淡的微笑,低头去弄她的假指,应该在借机在思索新的话题。

    薛崇训见状便破例主动开口道:“攻取东都之后,地方官吏办庆功宴,我在那里遇到个号称二十四楼花魁的美貌女子,倒是有些意思。”

    高氏立刻露出很有兴趣的样子,慢慢地说道:“花魁我也听过,那一定是很漂亮了,薛郎真是风流不羁啊。”

    薛崇训听说对美女感兴趣的不只是男人,还有女人也有兴趣,但不知高氏表露出来的兴趣是不是真的……这个女人的生活在薛崇训看来根本不真实,就像时刻都在演戏。

    他说道:“能赢得如此大的名声,容貌自然不错,她叫步非烟,当然多半是艺名不是真名,我就没遇到过姓步的人。”

    高氏忽然想起了什么,面露笑意道:“我在宫里听说薛郎在东都的宴席上作了一首诗,叫‘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就是在庆功宴上作的?”

    薛崇训哈哈笑道:“没想到流传得这么快,是了,就是那次,步非烟要大伙作词儿来唱,还非要我作,只好献丑。”

    “薛郎可不是献丑,把东都的士人才子都比下去了。那女子多半被薛郎的才华折服,有没有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高氏轻轻抬起大袖遮住口鼻,眼睛笑成了一道月亮湾。

    薛崇训摇头道:“世上的活人可没故事里那么有闲逸趣,她接近我可不是被才华折服,却是为姚崇求来的。”

    高氏的眉毛轻轻一轩,慢慢地说道:“要免姚崇的死罪,恐怕……”

    薛崇训忙道:“皇后误解了,我说这事儿可不是帮姚崇求,他与我虽无过节,也没什么交,我总不能为了个歌就和满朝大臣大唐律法对着干,非要救他姚崇吧?”

    高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薛崇训笑道:“皇后别这么绷着,咱们不说正事,我提起步非烟是应该另一件有趣的小事。”

    “薛郎说说,有多有趣呢?”高氏笑眯眯地看着他。

    薛崇训便开始胡诌了:“那花魁会算人的格,玩法很新奇,我觉得还准的……可不是算命,不要生辰八字,只需要知道某月某生就可以了。”

    他心说反正高氏贵为皇后这辈子别想有机会和一个歌见面,随便在步非烟上便是,为自己的胡诌找个来源不是。

    高氏便道:“如何新奇法?”

    薛崇训道:“说是拂菻国(东罗马)那边传来的,一年不是有十二个月么,她把十二个月一一对照天上的十二个星座。然后把人的生辰一对,就能找着属于自己的星座。每个星座都有一些特点,因此人的格也互不相同。”

    “果然很新奇,我以前都没听过。”高氏饶有兴致地说,“薛郎是什么星?准么?”

    薛崇训道:“自然是说得准我才觉得有意思嘛,皇后的生辰是?我给您算算如何?”

    高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但这回应该是真有兴趣了,低声道:“我是重阳节那天生的。”

    薛崇训心道现在用的历法勉强可以算作历,但星座说是西方的东西,自然是阳历……只有大概估算了,反正就是闲扯,没估算对她属什么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便故弄玄虚地掐指一算,说道:“皇后属天蝎的。”

    大概是因为“蝎”字在人们心里不是什么好字,让人联想到诸如“心如毒蝎”等词,高氏微微皱眉。薛崇训刚才自然没想到这么多,见状心下咯噔一声,早想到就胡扯白羊或者双鱼什么比较可的动物了……好在现在自己并不怕皇后,不用时刻巴结着,如果是常人这么惹皇后不高兴了,显然是一件很不好的事。

    薛崇训忙解释道:“天上的十二个星座没有好坏之分,不过样子像什么就取什么名儿罢了,并无恶意。”

    高氏脸上的不快很快就消失了,不动声色道:“那天蝎座的人是什么样的?”

    薛崇训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心道和权力中枢的人说话想轻松都轻松不起来,自己原本就是想说说闲话,不料一不留神就让别人多想了……恐怕高氏还以为自己在借小事说什么大事。

    他有些颓然,但继续都说了自然要继续下去,他思索了一会只能说自己记得的大概:“生于秋深,冷静智慧,表面上从容淡然,内在却可以是一座火山……”按照自己的记忆来说,慢慢地用一通废话才说了个大概。

    良久之后才说完,高氏垂眉不语,好像在想着什么。

    薛崇训提醒道:“我就是说着玩的,皇后无须多想,也不知准不准。算命的具体到生辰八字还有不准的,何况这种以月来算的粗算。”

    高氏抬头露出一丝微笑,不置可否。

    这时薛崇训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太阳位置,高氏便道:“要到午膳时候了,今天就到此为止罢,愿太平下早病愈……对了,还有件正事忘了说:薛郎是国家栋梁,如今又贵为亲王,理应卫队护卫,飞虎团原属卫,南衙管不着,昨儿陛下已同意让飞虎团卫调到晋王府当值。”

    薛崇训忙起抱拳道:“臣谢陛下皇后恩。”

    高氏沉吟片刻,又问:“薛二郎是下让回河东,你觉得是否应该让他回京恢复王位?”

    高氏不断要给薛崇训的人好处,自然是表现结盟的诚意,但二郎薛崇简的事儿她确实也有些为难:皇室的人都知道,二郎以前是倾向李隆基的人,因此才让太平公主不满被贬回河东。

    虽然太平公主不能掌事了,事依然复杂,现在无论是太平党还是皇室都对李旦一系有警惕防范心态。因为当今皇帝李守礼是属于章怀太子一支的人,李旦是章怀太子的兄弟,从血脉上是平等的两支。以前李旦当位时,章怀太子一脉势微,自然没有作为皇权竞争对手的实力,尽管如此,作为章怀太子之子的李守礼也被发配得远远的,竟然被弄到了幽州做刺史,当然是离京越远越好。

    如今章怀太子一支差阳错地上位了,对李旦那边的人更是要防范,何况李旦还没死仍在上清观修道。

    薛崇训对这些事是明白的,听高皇后问起,便说道:“二弟本无实实在在的过错,被削王位确是有些委屈,如陛下恩容要恢复立节郡王的爵位,我自应代二弟拜谢圣恩……不过二弟上回说不服长安水土,就让他留在河东好了。”

    他这样说倒是两全,帮兄弟争取到王位是重亲,建议把二郎留在河东又符合了皇室的需要,李守礼那边的人包括高皇后当然不愿意看到一个曾经倾向李旦的王爷在长安呆着。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