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七章 宫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太腋池西岸的承香建筑群依然如故,三个大组合成建筑主体,朴实无华,庄重大方,一眼看去气魄宏伟,严整而又开朗。不过这次薛崇训回京之后来到此地,发现内外的人都少了许多,侍卫明显减少,四处也鲜见有宫女宦官来往。

    他看了一眼墙角没有清扫的积雪,不由得暗自叹息了一声,母亲昏迷之后,这里确实是冷清了。

    未变的是它原有的格局气势,左右对称规规矩矩的宫却一点也不觉得呆板,那飞桥架在半空,优美的弧形就像雨后天晴的彩虹。各种活泼的格局与大气的主体浑然天成,一毫无矫揉造作之感。

    他一面默默地观赏母亲住的宫,一面往里走,还未上飞桥时,便看见金城县主和几个奴婢迎面走来了。她多半是获悉薛崇训到来,专程出来迎接的。

    太平公主掌事时,让金城搬到了承香居住,到如今这座宫真正的主人恐怕该是金城,不过她在大明宫里的影响自然赶太平公主差远了,不然承香也不会是现在这么副光景。

    只见她一长裙,上穿着一件高领大衣,雪白的貂皮做领,围在脖子上衬托得一张绝美的脸蛋更加高贵美丽,端庄而不失生动,她依然那么美若天仙。

    “恭喜薛郎在洛阳大获全胜,受封晋王。”金城款款地施礼,天籁之音一般的嗓音从容而平静。

    薛崇训心道金城和宇文姬、程婷等女人大为不同,就算是得到了她,在她面前也不自要用一种类似相敬如宾的态度相处,无法过分亲近。

    他笑了笑,故意没有行礼,用很随意的口气说道:“我来看看母亲,现在仍是玉清道姑在照料她么?”

    金城怔了怔,随即就平静地说:“玉清尽心尽力服侍下,听说连每喂服汤药羹粥都是她亲自动手,也不枉下以前厚待过她。”

    薛崇训听罢回想起玉清和白七妹之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心说这个女道士好像喜欢女的,如今侍候着我母亲,怕是占了不少便宜……他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没有办法,太平公主得的是绝症,医生是治不了了,除了让玉清照料还有什么其他法子?不过他不是很计较这档子事儿,想来很奇怪,男人对那百合磨镜之事并不怎么反感。

    “那我先上星楼去瞧瞧……”薛崇训看了一眼左右的宫女,不动声色地说,“出京之后很久没陪母亲了,今晚便住在大人的寝宫也是无妨。”

    说到这里,金城的脸微微一红,看来冰雪聪明的她是听懂了薛崇训的意思的。薛崇训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金城的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抱拳道,“一会再细说。”

    金城轻轻抬头看了一眼东边的太阳,轻轻说道:“快到午膳时间了,薛郎等会和我一起吃午饭吧。”

    薛崇训不知觉地正要说“多谢款待”之类的话,临时却改口说了一声“好”,少了客气,多了几分随意亲近。

    他说罢便径直往桥上走,过了飞桥,最高处的那间房子便是星楼,玉清就住在那里,如今太平公主也被安置在彼处,方便玉清炼丹医治。

    宫人们带着他来到门前,推门进去之后,眼前顿时烟雾缭绕,里面蒙蒙一片仿佛在云中一般。薛崇训猛地被烟雾一呛,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鼻子里闻着一股浓烈的硝、炭以及其他复杂的气味,眼泪都几乎被熏出来了。这时候他忽然想起,这股子味道有点像放完鞭炮后的硝烟味。好不容易才适应过来,只见屋子里的形和去年已大为不同,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两座大铜鼎,下面火光闪烁,上面烟雾升腾。这屋子里的烟多半就是来自于那两座铜鼎。

    就在这时,只见北边走出来一个人影,虽然烟雾大看不太清楚,但瞧段多半是玉清,片刻之后她说话的声音传来,果然是玉清的声音。

    薛崇训应了一声,忙朝着玉清那边大步走过去,见暖阁外面挂着一张宽大厚实的棉幕,遮得严严实实的。他心道:棉幕多半也能隔离烟雾,里面的母亲也不用成天被烟熏火燎的吧?不然人没医活,别熏成腌了!

    玉清掀开棉幕,二人急忙走了进去。里面果然没烟了,但薛崇训的脸顿时一烫,那是温度差异太大的原因,这屋子里的光线红彤彤的,仿佛开了暖气似的。初的天气,外头的积雪都没完全融化,气温还很低,可一进暖阁离开就产生了夏天即将到来的错觉。只见暖阁里好几个炉子烧着炭,里面的木炭红红的就如烧红的铁一般,怪不得温度这么高。

    “下长期服用阳御气丹,如覆盖被子于体,唯恐气积于内走火入魔;而天气太冷让下敞着又怕她体受不了,只好夜烧炭,让屋子里暖一些。”玉清解释道。

    薛崇训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心说只好任你折腾,还好大明宫有的是钱物,别说烧炭,你就是烧绢都烧得起。

    玉清的脸依旧清秀而瘦,丝毫没有发胖的迹象,她成呆在屋子里不出门居然没长,或许是服用了太多所谓仙丹的结果罢?

    薛崇训环视四周,把目光在一张垂着帘子的上停留了片刻,便径直走了过去。

    “下衣衫单薄……”玉清提醒道。

    薛崇训回头没好气地说道:“那是我娘。倒是玉清道长成在这里,叫我很是吃亏!”

    玉清神色顿时尴尬,“薛郎说什么……我、贫道出家人,又是女子,何出此言?”

    薛崇训正色道:“白无常常常念想着你,你也要想着别人才是。”

    玉清在后面解释,他也不管,走到前便伸手掀开帘子,眼前的形也让他颇有些脸红。只见太平公主玉|体|横|陈地躺在上面,上就搭着一层几乎透明的薄薄轻纱,什么也遮不住,她连小衣都没穿。薛崇训急忙把目光上移,不敢再去看她下面|黑色的地方,只看太平公主的脸,但是余光仍然可以看到口位置的。

    太平公主面有红光,皮肤也很健康光滑的样子,神色安详。薛崇训伸出手指在她的鼻尖一探,能感觉到均匀的呼吸。他本来都担心母亲昏迷了这么久会不会就这样死掉,见这形毫无病容,也有呼吸,倒是觉得很神奇。

    薛崇训埋头轻轻唤道:“母亲、母亲大人……”

    毫无反应。这时后的玉清道:“如果下醒了,薛郎会不知道么?你现在叫她也是无用。”

    薛崇训抽退出帘子,皱眉问道:“啥时候能醒。”

    薛崇训伸手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自己的衣服穿得太厚,这里头温度太高,把汗水都给蒸出来了。这时他才注意到玉清就穿了一薄的布道袍,棉衣大衣一概没穿,怪不得她毫无压力。

    “真是……”薛崇训干脆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他又抓着领子抖了抖,看了一眼玉清,干脆把官袍和棉衣拔掉,方才好受了些。然后他找了把椅子坐下来,问了玉清一些关于太平公主的况。

    多半是听不明白,道士老是扯那些阳玄虚,对薛崇训来说形同废话。他忽然理解了汾哥坐在皇位上打哈欠的苦衷了,这时他在听玉清说话的时候也几乎要打起哈欠来。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宫女说道:“禀晋王,皇后娘娘到承香来了,要找您说话呢。”

    薛崇训如释重负,和玉清实在没共同语言,趁机便说道:“我得去见见皇后,母亲大人就托玉清道长照料,缺什么你找金城县主说,现在承香她说了能算。如果大人有一天能醒过来,一定能明白道长的……谊。”

    “薛郎放心便是,我会尽全力的。”

    薛崇训叫了一个宫女拿自己的衣服,出了门凉快些了才让她给自己穿上,遂叫来那传话的奴婢带路去见皇后。高氏在大明宫的消息是越来越灵,自己来承香一趟,马上她就知道了。

    这女人也没办法,汾哥不掌权,她就靠不上汾哥,靠儿子又没有。皇帝那些儿子没一个是她亲生的,后妈难做,何况那些人有亲娘,当然不会管她的死活。

    薛崇训一面走一面琢磨高氏,目前还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权力有多大,因为就算她参政,现在也是出于自保的必要……等正式立太子之后,所谓母以子贵,如果高氏没有权势,难保任人鱼,甚至被废皇后,换太子的亲娘上位。纵观古今,皇后被废本就是经常发生的事儿。废后和废帝是一样的悲剧,不是被弄死就是被幽,都不是什么好下场。

    宫廷争斗的残酷一点都不比外朝的权力争斗弱,一个个滴滴的女人也是不会愿意给失败者翻的机会。

    薛崇训一琢磨,很显然自己和高氏都不愿意看见皇储顺利地执掌大权,盟友关系还得巩固发展。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