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章 猜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皇帝开临时大朝会接见薛崇训以下数十将帅,无法就是颁封赏诏书。国家赏罚有度论功行赏,多数人皆有升迁,但封侯或升爵位者只有二人。封侯者自然是殷辞,上奏抓获李三郎者就是他,兑现去年朝廷的悬赏令,封了平阳侯。

    然后便是主将薛崇训,大捷的最大功劳当然要算在老大上,他从郡王升了亲王,封万户,号“晋王”!那句“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在唐朝绝非虚言,王侯将相当然是通过大战之功升得最快。不过他这个异姓亲王真不是一般人敢接的,也只有他薛崇训三代皇室血统,无冕之王太平公主的长子,才敢兴高采烈地接了封号。

    颁了诏,大臣们今显得特别沉默,没多久就散朝了。

    李三郎一死,中央更没有了外部的威胁,一下子就仿佛变得死气沉沉。好在元宵佳节临近,满城火红闹,才将那死寂一般的气氛掩盖下去。

    薛崇训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担心自己的势力过快膨|胀会导致多数当权者的警惕。不过从朝里回到家之后妻妾家人们非常地为他接风洗尘,府里又忙着布置佳节装饰,搞得闹闹和气一团,倒让他仿佛掉进了温泉里一般,暂时把那些烦恼给淡忘了。

    到了正月十五,只见家中各处屋檐下张灯结彩,上到主人下到奴仆丫鬟都穿得光鲜体面,各处厅堂院落都摆着美味食物,气氛十分到位。薛崇训随意一问,才知这些安排都是岳母孙氏在主持,心道家里总算有个主内的,不然如何能这样有气氛?虽然正室李妍儿年小能力有限,不过岳母能帮忙也是不错的。而且李妍儿娘家也没什么至亲了,她们母女在薛崇训的庇护下好像也渐渐产生了归宿感,让薛崇训心里也暖洋洋的。

    到得旁晚天还没黑,晋王府便设了家宴,连奴仆们都有宴席,吃了一顿闹闹的家宴。

    后来宰相张说约同僚一块儿去看灯会,也顺带邀请了薛崇训。薛崇训二话不说就爽快答应了下来,而且很匆忙地换衣服准备出门……他可知道宰相们准备拥护皇帝立太子的事儿,这帮宰相以前本来都是太平公主一党的人,太平出了事儿,眼看他们便要树倒猢狲散,薛崇训得拉拢一部分是正事,否则他纵是亲王也没有名分参与朝廷决策,却是十分不利。

    既然张说还给面子,薛崇训自然一拍即合,赶着和他们应酬逢场作戏。

    几个人在约定地点见了面,都是布衣打扮,带着一些家奴随从,一块儿去灯会上凑闹乐呵乐呵。

    除了张说其他几个官档次都不够位极人臣,见了薛崇训自然是点头哈腰大拍马。正好大伙一时兴起要猜灯谜,相互谦让之下,都叫薛崇训去猜……

    薛崇训对那些文辞玩意实在不甚精通,急忙推辞道:“薛某一介武夫,也就是凑凑闹,对如此雅事哪里敢班门弄斧?倒是张相公文武全才,不如让我等一开眼界?”

    张说是宰相,百官之僚,自然有人马上又让张说一展才华,但也有个人揪住薛崇训道:“薛郎休得过谦,您在东都那首‘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堪称千古绝唱,如此文采武功之人古今几人?”

    薛崇训十分郁闷,脸色自然不好,倒是张说善察言观色,见状便解围道:“诗乃之物,薛郎会作诗,不一定有空看那灯谜般的戏耍之物,既无兴趣,大伙休要难为薛郎,让他做首诗便罢。”

    又作诗?薛崇训的额上泛出三根黑线,有什么唐诗描写灯会的?他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就算想出来了,吗的诗名越来越大,唐人又喜欢作诗,以后逮住就让作,该当如何是好?老子要是能把唐诗三百首记全了也许还能勉强应付一阵,何况他能背全的根本没几首,无非就是那些在后世实在太普及的名诗。

    不能再作诗了!薛崇训急,又不好意思借口说上次是幕僚写的,自己承认抄袭是多尴尬的事!就算大伙怀疑,那便怀疑罢,一个王爷偶尔附庸风雅一回也不是多大的恶事;但自己直接承认就太伤面子了。

    他没办法之下硬着头皮道:“我看还是猜迷得了。”

    众人无非就是图个乐子,让薛崇训也一起参与,也不难为,他要猜迷便猜迷。

    薛崇训回顾四周,只见这条街正处东市附近,属于商业地带,灯火辉煌的街上摆满了花灯,却多数都是商人们摆的,猜迷得要付钱,猜对了能选一样彩头。适逢佳节,人们也不在乎那点小钱,无法图个气氛,商人无法图个利润,两厢愿的事儿。有的商贾有头脑的,会让美貌的奴儿摆摊,送些手帕扇子坠子之类的雅物,又便宜又有|趣,勾引得那无知少年郎争相表现大把花钱,生意非常好。

    他便随意挑了一家,让随从给了铜钱,然后揭开一个灯谜看谜语,答案在后面看不见,要猜了之后才给看。众人凑上来一瞧,笑道:“便宜了薛郎。”

    马脸张说平时很严肃,老是拉着一张脸,今晚子好他也笑道:“这个太简单了,店家是摆明了要送人东西。”

    大家都摇头表示没挑战时,薛崇训却紧皱眉头,硬是猜不出来。他前世对这谜语没兴趣也没怎么接触,今世是个武夫,猛一下看谜语,一时倒懵了。听得众人说太简单,便趁机说道:“那我重新拿一个。”

    于是薛崇训不等大伙回答,便再揭开了一个,一看过去傻了……连谜语中的一个人居然不认识,那还猜个毛?

    他的脸顿时涨红,张说等一看,心里猜了个大概,便打圆场,把谜底说了出来,然后道:“这些灯谜没什么好猜的,咱们找地方喝酒。”

    就在这时,薛崇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原来是孙氏带着几个丫鬟奴仆在逛灯会,薛崇训便一边答应众人一边往那边挤,想去打个招呼。孙氏难得出来闲走,这样的闹夜晚估计也是来看闹的。

    ……这时孙氏边的丫鬟也认出薛崇训来了,提醒孙氏道:“夫人,你看郎君正在那边呢,要过去见见么?”

    孙氏穿了件红色的袄子,打扮得就跟富人家的少|妇一般,并不愿意以份示人。她听得丫头说话,便顺着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见得薛崇训正在人群中往这边走,后面还有张说等几个当官的。其他几个人她认不得,但张说当了好多年宰相,在太平朝时偶尔会进内宫见太平公主,孙氏是见过几面的,倒是认得。因此一猜便能猜出其他几个人也是朝廷大臣。

    “郎君和朝臣相处是在忙正事,连元宵佳节也不得闲,当真为难了他,咱们就别去添乱了。”孙氏说罢便带着随从往反方向走,然后闪进一家卖小孩子戏耍物什的店子里面。

    待薛崇训走到刚才她站的那个地方时,哪里还见得了人?他左顾右盼已经不见了孙氏的影,沉吟之下知她不想朝臣面前露面,但心里仍然闪过一丝失落,很莫名其妙的感受。

    这时张说等人也追上来了,问薛崇训在找人么?薛崇训随口答道:“我看这边的灯做得好看,来瞧瞧灯谜有趣否。”

    众人面面相觑,好像在说敢您还想猜迷捞回面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考“一加一等于几”的谜语啊……大伙笑呵呵地打岔道:“不如喝酒来得高兴,今让张相公做东。”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旁边有同僚用惊讶的口吻道:“这不是宋王么?”

    薛崇训闻言转头一看,果然是皇帝的长子宋王李承宏,最近宰相们在提立太子的事儿,大伙自然就对这个以前毫不重视的王爷注意起来。只见李承宏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是眉目清秀颇有些翩翩公子的模样,竟然比他爹汾哥的模样儿好看了几倍,大约是长得像生母的原因。

    李承宏也认得风头很盛的薛崇训,此时倒是显得非常谦逊,上来就礼节到位地潇洒抱拳道:“见过表兄。”

    “哈……”薛崇训以前和这小子一点都不熟,基本没专门见过面,也就是在公众场合看到过一两次,此时发现宋王如此作派居然见面就称兄道弟,心下有些异样,也忙回礼道:“原来是宋王表弟,真是巧。”

    李承宏道:“城里如此闹,呆家里也没多大意思,我便出来闲逛……大家在此处猜灯谜么?”

    一个同僚说道:“这些灯谜也没甚新意,我等正要离开。”

    李承宏又笑道:“表兄真真让人敬佩,战阵上破敌十万,又能吟诗作赋玩灯猜迷,文武双全便是如此。”

    薛崇训皮笑不笑地说道:“哪里哪里,名过其实。”

    “表兄可别过谦,不到一个月,我便在两处地方听到有人吟诵您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不仅气魄非凡还能朗朗上口,不愧为绝世好诗!”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