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四章 非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宴会嘛,吃喝玩乐。盛难却之下薛崇训如约赴宴,实际上他还没去就能对晚上的节目猜个大致……别说什么歌舞盛宴,欢聚一堂云云,用脚指头都想得出来内容就一个:喝花酒。

    想来做当权者的子还是很舒服的,像这种吃喝玩乐的应酬便相当于工作,可以说事可以联络关系,工作都能工作得如此穷奢极,真是神仙也没这么爽。

    薛崇训脱了盔甲,发现没把紫色大团花官袍带出来,还在京里的家中。于是他干脆了一麻布葛袍了事。虽然这种宴会有很多有份的人,穿得太不象话有点不太礼貌,好像有轻视的意思,但他也懒得管了。

    几个王侯官员前呼后拥,骑马在薛崇训一旁的是户部侍郎刘安,他三十四岁的样子,颇有些风度气质。这时刘安说道:“这晓金楼在东都的名气可是非常大,薛郎可知它有个别号?”

    薛崇训随口道:“我对东都又不熟,你就痛快点儿说呗。”

    刘安笑道:“平声的晓读成仄声的销就是了,晓金楼又称销金窟,就是这洛阳周围小有产业的富户,在里边玩一夜便能把家产给玩没了……”

    薛崇训接过话头笑道:“好在咱们去不用自个掏银子。这种地方长安也有几处,也不见得有什么新鲜的,无非就是把酒肆、青楼、赌馆等等玩意凑一块儿,由家大业大有门路势力的家族经营,让人有地儿纸醉金迷罢了。”

    “薛郎明鉴,一说大抵就是如此。”刘安的绪低了一些,又道,“经营晓金楼的是洛阳数一数二的大族刘家,另外还有宋家、王家等也参了股。这会儿他们想和薛郎近乎,多半是怕牵连到李三郎谋逆案上去。这些人平里附庸风雅,养了许多文人门客,大凡有点名气的士人都要拉拢,关系牵扯很多,真要查上去,多少能挨得上边。”

    刘安说的倒是那么回事,所以薛崇训才赏脸赴宴,给那些门阀们吃颗定心丸……他又不是傻得不着边,为啥要无名无故地得罪门阀士族,要知道这时代士族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就算是统治集团和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薛崇训口上只是淡淡地说道:“刘氏确实是大族,汉朝都城就在洛阳不是?”

    众人到了地儿,果见车水马龙闹非凡,今晚这宴会名为庆功宴,洛阳高层的官吏、世家大族的成员来得很多,把门前的一条街给挤得水|泄|不通。

    立刻就有人出门来清理大路,恭迎薛崇训等人进门。飞虎团卫士有的在外面警戒,有的下马跟着进去,薛崇训虽然穿得旧但排场却是很大,没人敢轻视他,多半认为他穿这衣服故意装|比来的。

    这酒楼也够气派,门前的一片建筑群完全可以胜任所有宴席,当此时也是摆得满满的,楼上楼下都是桌子板凳。进门的地方多半是给家主官员的随从坐的,有份的人要上楼。宋家家主是个宽体胖的老头儿,一面寒暄说些吉利的话一面亲自带着薛崇训上楼,后面一大群人也跟着上来。薛崇训没来之前,他们都没敢入席,这会儿才一块上去。

    来到一处宽敞的大厅,众人按上下入座,薛崇训自称着“孤”“寡”,自然坐了上座。奴儿成群鱼贯而入,摆上佳肴美酒,穿着暴露的美女端着盘子穿梭于人间,仿佛那天里穿梭在花间的蝴蝶一般活泼可

    众人附和要薛崇训说说战事,也就是捧他表现一下自己的神勇无敌,高兴高兴。薛崇训清了清嗓子,要说话的样子,厅中官吏门阀皆陆续安静下来,正想听听那天花乱坠……不料这时薛崇训只说道:“月前前锋抵达慈涧大败,大军便驻扎在新安,修整训练一月后往击叛军主力,大获全胜,这不就进城来了。”

    就这样?宋家家主宋公是个很能掌握场面气氛的人,但见薛崇训不愿对这种装|比兴致不高,便轻轻拍了拍巴掌,很快就上来很多燕肥环瘦的标致美人,到了中央表演歌舞。

    薛崇训见状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像十分开心的样子,很认真地看起来。相比和一帮老小子说废话,自然是美人更养眼。他倒是一点都不伪装,更不怕别人认为他是酒色之徒,为王侯喜欢声色犬马有何不妥?

    而且环视大厅,大伙的兴趣明显比刚才要薛崇训叙述沙场神勇的时候要高,看来酒色之徒不只薛崇训一个人啊。

    杯盏交错,众人一面看美女一面向薛崇训敬酒。酒过三巡气氛也就活泼起来,人们不再像初时那么拘谨,大声谈笑,对美眉们的材肆无忌惮地评头论足,一片乐融融的场面。

    每当有人来敬酒,薛崇训便说几句好言,借以表达自己愿意和门阀和平相处的意思。

    过得许久,人们大抵看得腻歪了,就有人嚷道:“宋公可别把好东西藏起来,何不让步非烟上来?”

    薛崇训一听步非烟这个名字十分熟悉,想起来好像是唐传奇上的人物,但书里的故事显然不太可能是真的,而且时间好像和现在对不上,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或许这个名字好听歌喜欢,取了一样的艺名而已。饶是如此,薛崇训也顿时有些兴趣起来,只是自持份没和大伙一起喊。

    “步非烟!步非烟……”众人的呼声越来越大。

    宋公那表好像还真有些舍不得把人喊出来一样,莫非那歌确是个人物?他越是舍不得薛崇训越是好奇,便笑道:“宋公藏|呢?”

    薛崇训发话,宋公没法子了,只得说道:“岂敢岂敢……来人,请非烟上来。”

    坐在薛崇训旁边的刘安说道:“这步非烟不只是晓金楼的花魁,更是东都二十四楼连续三年的花魁,艳压群芳无人能敌,很受东都士人、纨绔的追捧,每次出场都能让宋家赚得钵满。”

    “这么牛?”薛崇训笑道,“那今晚我可要吃到好东西了。”

    “这……”刘安愕然道,“薛崇训是想让非烟侍寝?”

    “有何不可?”薛崇训道,心说老子作为征服洛阳城的王爷,让个歌侍寝还办不到?多少女人哭着喊着要让我上我还忙不过来呢。

    刘安沉吟道:“薛郎要来强的自然办得到,东都谁敢为非烟出头和王爷叫板。”

    “强的?”薛崇训也有些吃惊了,“我还犯得着来强的……堂堂大唐郡王看上她,莫非这区区一个花魁还不愿意了?”

    刘安强笑道:“传言这非烟喜欢士人才子,对于王爷这样的……霸王,大抵是不甚喜欢。而且她有宋家的人做靠山,一般人不敢强求,真正的卖艺不卖,如今还是黄花,要说心甘愿地奉献,恐怕……”

    “卖艺不卖?待价而沽罢了。”薛崇训不以为然地说。

    从刘安的语气里,他可能也欣赏那歌的才色,果然他又道:“我还是劝薛郎不要来强的,否则对名声不好。东都的人明面上不说什么,可心里肯定会对薛郎辣手摧花不满,非烟可是有许多不惜家产想结交的追捧者啊。”

    “我了解了,偶像嘛。”薛崇训摇头道,“也罢,我本来也是随意玩玩,既然如此,也犯不着为了玩乐去得罪许多人的偶像……其实所谓花魁,不过是捧出来的,本并不一定比寻常女子好多少,犯不着。咱们瞧瞧歌舞图个乐子便是。”

    薛崇训心道:此时的花魁就像后世的女星,粉丝不计其数……如果某权贵凭借权势明目张胆地把人家给强|干了,舆论可想而知。

    刘安道:“薛郎所言极是,一会尽兴了,我去让宋公安排几个美貌的处子侍寝。”

    薛崇训点点头,笑道:“如此甚好。”

    就在俩人说话的当口,忽然听见一阵烈的起哄,薛崇训抬头看去,便见一个作百花裙的女子款款走来,可是她却用长袖遮着脸看不见长相……他|妈|的,看看会掉块么?薛崇训暗骂了一句。

    人诗里的“千呼万唤使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还只遮了半张脸,她倒好,把脸都给遮完了,只能看到如云青丝梳的坠马鬓,斜斜插了枝步摇,在十分轻柔的步伐中轻轻地摇曳。

    上的衣裙也是穿得跟世家千金一样矜持,一点都不露,好在妙曼的段却是能看个大致。薛崇训见其纤腰楚楚,不由得刘安:“我知道在长安大伙喜女子丰腴,这非烟却是显得有些瘦了。”

    刘安道:“她本就是以轻盈取胜。”

    薛崇训点头称是,唐人多喜欢丰满的,但只要长得美苗条的也受欢迎不是;正如现代主流喜欢苗条的,丰腴段的只要生得恰到好处还是很受欢迎的。

    大厅里的气氛十分高,众人高呼非烟,几乎把薛崇训都给忘了,今夜的主角因为这女子的到来立刻转变,她的上聚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