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九章 出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唐军在新安一住就是个多月,一直到腊月间都没有动静。但薛崇训并不是无所事事,他成都要过问很多事,一回管理这么多人,实在比较复杂棘手。他手里的部队四万人,实际作战兵力步骑二万四千一百余人,其他的都是辎重兵及干后勤的,一般并不上战阵。

    洛阳军主力驻扎在慈涧据工事而守,因怕唐军绕道劫北邙山的黄河大仓,遂不敢主动出击。于是薛崇训便把那两万多中军主力又分成左右二军,分别让张五郎和殷辞率领每列阵协同训练;又让王昌龄率领文职官吏管军需和粮草,宇文孝节制斥候硬及细作打探消息。

    两万多匹马吃得比人还多,实在是烧钱货,不仅要吃草,每天每匹都要支取粟米一斗、盐三合,加上几万人的伙食,大股运粮队每个月都要从潼关来回一趟补充粮草。所以当有将领建议薛崇训放弃慈涧从黄河南岸迂回包抄洛阳时,薛崇训担心后勤线被切断,拒绝了他人的建议,继续待在兵营里叫人每训练。

    复一都是如此,直到腊月初六,天下忽然下起了小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十分漂亮,这天薛崇训收到了高皇后的私人信札。他有些惊讶,虽说信中只叫他早战胜回朝云云,有催战的意思,言的都是公事,但皇后亲自写信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正好在一旁的王昌龄问道:“皇后所言何事?”

    薛崇训本想把信递给他看,但一瞧那字体瘦而清隽,好像是高皇后的亲笔,沉吟片刻也就作罢,只说道:“催我们早开战。”

    王昌龄道:“她是相信主公能够取胜方才如此。大凡催战无非两种缘由,一是战胜心切,二是怕将在外拥兵自重尾大不掉。”

    薛崇训摇头笑了笑,不置可否。他现在当然不会乱来,否则是自寻死路,李隆基那样正的血统名分成功的可能都很小,别说他姓薛的人了。手里的几万兵马能不能跟着造反还两说,要是敢称帝肯定是众矢之的,到时候拿什么去打败仍旧归心唐朝的几十万边军、京畿地区的军、南衙控制的番上府兵?

    王昌龄见薛崇训面露笑意,也跟着笑道:“所以皇后是战胜心切,想让主公早除掉心头之患。”

    就在这时,张五郎等人从营地外面策马进来,走到薛崇训面前下马,说道:“薛郎,这天气忽变,将士们已经列阵训练,是否要撤回来?”

    薛崇训听罢爬上旁边的一处高地去看营外的场面。只见雪花之中的旷野上站满了人,就像一大片乌云一般,这两万多人的规模竟然摆得这么宽,就像黑压压的一片人海一般。天气霾视线也不太好,人海的左右都看不到头。

    他在高地上没有避风的地方,被寒风一吹上起了一层鸡皮,寒冷难耐。却见外头那些将士站得一动不动的,任凭雪花飘落寒风呼啸也保持着肃静。薛崇训顿时意识到这是在古代,军队有这样的纪律当真不易。

    薛崇训不由得叹道:“唐军耐战,观此阵营可见一斑。”

    张五郎等将帅好言道:“薛郎为主将与将士同甘共苦,事无巨细都常常过问,关切之心大伙深有体会,又严明军纪从未徇私,方有今之士气。”

    薛崇训笑道:“这么说,我这主将的当得还算合格?可别光捡好听的说,说实话。”

    众将纷纷说好话,什么不骄不躁、治军严谨、善于纳谏云云。薛崇训道:“昨儿还有人进言让我出兵北邙山,我没有听从。”

    大伙听罢面面相觑,一时无言以对,对于薛崇训的说话方式很多人都不太适应,只有王昌龄张五郎等熟人笑而不语。

    虽然薛崇训不太信那些马||话,但此时信心已经到达了巅峰,当下便说道:“传令各军回营休息,从今起三天不用出|,三天之后四更造饭,五更出发,直取慈涧!”

    因为这个决定太过突然,众将愕然,有人劝道:“我为攻敌为守,敌军为合兵防我锋芒,粮道等处多有薄弱,王爷何不出奇制胜?”

    薛崇训收住笑意,指着营外铁盘一般的庞大队列断然道:“我强敌弱,谁和他们玩奇谋诡计?先正面灭了敌军主力,一战定乾坤,打完了再慢慢计较。吾意已决,多说无益!”

    大伙相处了个多月,多少了解了薛崇训的子,有时候谦虚的对别人言听计从,有时候却刚愎自用,一旦决定了把头驴都拉不回来,说得再多也是白费口水,要是把他惹急了说不定还得挨罚。

    于是将令传达下去,各军收兵回营修整三。但这三天时间也不是呆在帐篷里睡大觉,要开战有诸多准备,每人最少有三样兵器,弓箭、短兵人人配备,主战兵器或拿长枪双刃大刀或持盾牌。大伙便忙着拾掇各种军械,清点箭矢,箭壶三十支箭,生还背着箭囊一百支箭,缺了就申报支取,将领们临战前须得检查。

    初八,军需专门发了红豆、胡桃、松子、柿、粟、黄米、糯米、小米、菱角米、枣等物,让大伙煮腊八粥吃,晚上还有吃,一时其乐融融。薛崇训对众人言,打了胜仗正好过个好年。

    好伙食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便拔营行动了,营地上号角阵阵鼓声擂擂,场面分外壮阔,一片闹繁忙的景象。

    薛崇训吃得饱饱的之后才开始收拾衣甲物品,出征前他从军械府领了一大将军穿的盔甲,今还是第一回穿。上的各部位构造差不多,只是头盔有点奇怪,居然有三个角,戴上之后他在铜镜里一照有种是曾相识的感觉……忽然想起来,这头盔和电视里那些扶桑武士戴的有点相像,这让薛崇训有点纳闷,但转念一想肯定是东岛人从唐朝学去了,心里才舒坦了一些。

    穿戴好之后,他又挂了一把障刀和一把横刀配上,然后取了一柄两刃陌刀拿在手里,全副武装这才从大帐里出来。众将及飞虎团卫队已在外头等待,马夫牵马过来,薛崇训翻上马,喊了一声:“出发!”

    实际上各军各营的协调都是部将们分别指挥,薛崇训根本没管,人太多了,他看都看不过来,别说一一指挥了,只管带着卫队走便是。

    走了好一阵,东边的曙光才刚刚破开夜幕,有点光线之后,薛崇训回顾前后,只见中军旗帜飘扬,队伍衡平竖直十分整齐,步骑都穿了盔甲,极目望去满眼都是铁货,就如一大股钢铁洪流一般。各营一边走一边敲牛皮鼓,众军便听鼓声协调步伐,沉重的脚步声踏得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从新安到慈涧相去不远,路上就有斥候来报,慈涧敌军已闻得风声,已有所准备,倾巢出动在营外列阵以逸待劳。

    薛崇训回顾众人道:“李三郎倒是有点胆气,如此正好摆开了一决高下。”

    卯时过后,唐军全军到达慈涧,以轻骑及弓弩手为前锋,用箭矢稳住前线,中军陆续摆开整队。

    这地方早已视探过了,方圆二三十里的空旷地势北边是谷水河,南面有些小山,正适合大军布阵。

    薛崇训下令张五郎指挥左军一万二千余众在前布阵,右军部署在后方作为预备队。

    分派了指挥权之后,正当他右顾盼想找个高点的地方看大场面时,忽然听得马蹄轰鸣,前面全是人马旗帜完全看不清楚状况,他便问道:“发生了何事?”前面来了将领报道:“敌军骑兵趁我立足未稳,前驱冲阵,前锋将军已准备迎战。”

    张五郎说道:“洛阳战马数目有限,马队定然不多,光凭骑兵冲阵多半吃够了箭矢就回去了;而敌军主力并不敢浪战奔袭,否则相聚太远,自乱阵脚而已。所以薛郎不必担忧。”

    薛崇训点点头道:“左军继续整队,如何打全听五郎,只管放开手脚便是。”

    张五郎抱拳一礼,便策马来到一架两层高的战车前面,翻下马从木梯上往上爬。那便是一架指挥车,上层有各色旗帜,底层有大鼓、金、锣、号等等物什,并有一些将士在里面防御。

    薛崇训见状心道:这平原地区左右找不到山,一会打将起来老子什么也看不到,这不有辆大车不是。于是他也骑马过去,跟着上了指挥车,飞虎团骑兵只得护卫在战车左右。

    站在高处果然是看得真切了,这车子当真是造得实用,虽然在高处显眼但位于大军中央,远远在普通弓弩的程之外,并无危险,如果有重型兵器能打这么远的程,还能正好命中目标……那应该导弹,不是冷兵器应该拥有的精度。

    薛崇训极目望去,只见前面马匹奔腾,箭矢乱飞,已经打将起来。今倒是个好天气,天色放晴,但地上的雪还没化完,不然这种土地被万马一踏非得烟尘弥散影响视线。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