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六章 细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李隆基在洛阳“万象神宫”称帝,自称真命天子,讨逆檄文传视天下指长安的李守礼为伪临朝者。并封姚崇、刘幽求、姜皎等人为相,自建三省六部,如此一来长安朝廷便被他们称为不合法的政|权。

    但地方上大部分都不承认,比如洛阳兵部的人拿着兵部印信去折冲府调兵,可那东西和折冲都尉手里的凭证不合,折冲府便按照律法拒绝交兵,任你好说歹说都不干。此时的府兵制已经在慢慢衰落,但还没有完全被取缔,折冲府还是有些兵的。洛阳政权急需扩大实力,自然很想要东都以东许多地方的府兵。可要想得到这些府兵,只有先推翻地方州府政权,然后罢免折冲都尉,新设官吏将校才行得通。

    李隆基政权建立之后没有急着征讨地方不愿受洛阳节制的地方官府,他们先集中洛阳守备及士族响应后的武装围困了黄河大仓。正如程千里所料,夺取了运河大仓,不仅能解决军需,还能让潼关以东大半壁江山的粮赋无法运抵京师。

    同时他们又派细作和密使试图与潼关守将接触,图谋关内道最重要的屏障、号称三关锁匙的门户之地。

    各种消息西传入长安,产生的最明显的影响就是粮食食盐等必需品价格开始上扬。市井之间的百姓根本没弄明白是什么状况就开始疯狂抢购物资,而且跟风的人非常多,见大家都买便跟着买。住在城中的大户基本在城外都有庄田土地,粮食什么都几乎可以自给自足,倒不担心买不到粮,可盐巴他们没法造,就开始抢盐。

    长安东西两市许多商铺的盐被莫名其妙地抢购一空,有的商贾意识到了商机,借机把食盐哄抬数倍至十余倍。就算是这样,很多人拿着绢绸(纺织品可作货币)也买不到盐……这事儿也扯淡,李隆基在东都生事和盐巴的价格,两件毫无关系的事居然就扯到一块儿了。

    尚在长安的崔用一从衙门回来,就看见家里堆了半屋子的盐,顿时勃然大怒,找来他的老婆贾氏质问她弄这么多盐回来要吃到何年何月?

    贾氏道:“众人都说再过两拿着钱都买不到了,梁管事说要支银多存一些盐,我便没有反对。”

    崔用皱眉气道:“众人都说泥巴能当饭吃,你们也吃泥巴?!”他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你不是想为咱们莫儿报仇?买那么多盐打算还在长安呆个十年八年?”

    贾氏顿时无言以对。

    崔用叫她一起向里面走,一面交代:“一会晚上收拾一下细软,别太多东西,咱们明天一早出城。”

    “去……去哪里?”贾氏感到很突然。

    崔用瞪眼道:“还能去哪里?回河南去,跟三郎一块干大事!”

    崔用已经长久的考虑已经下定决心了,只有跟着李隆基干才可能有点出路!上回京兆府的王少尹把崔莫的案件内泄露了出来,这人心难料,就怕薛崇训那厮一不做二不休……崔用觉得,与其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上,不如放手一搏跟李隆基算了。

    这时贾氏问道:“要通知贾家那边的人么?”

    “暂时不要泄露风声,咱们先回去了再说,以免夜长梦多。”

    当晚他们老俩口也没睡好,贾氏收拾了许多东西,都是很值钱的,她舍不得丢下,心道主人一走,府里的下人不得偷偷摸摸把什么都盗走了?反倒是崔用很干脆利索,就带了两换洗衣裳,然后取了一把剑,就算收拾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崔用起来一看贾氏弄了一大口箱子在房里,里面装得满满的,他顿时没好气地说:“这么一口箱子,谁搬?”

    贾氏道:“府里不是有人么?”

    崔用骂道:“妇人之见!你以为咱们这是风风光光衣锦还乡?如今的状况,带的人越多越容易被发现,就带何三他们父子在路上有个照顾,其他人都别说,一会就出门,估摸着城门一开就出城!”他一面说一面拿起箱子里的一个瓶子往地上一丢,顿时给碰裂了。

    贾氏见状伸手护住,|疼地说:“这瓶子值两千匹绢!”

    “都丢了!有黄金的首饰么,带上,银的都不要了!”崔用没好气地说,“以前我不是给你买了不少金首饰?把那些东西带上就中,你这么瞎忙活太阳都升起来了,唉,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捣鼓了好一阵,崔用叫来那两个心腹奴仆,总算带着细软从后门坐车直奔长安东边的延兴门。走在半道便听到了隆隆的鼓响,城门已经开了,要是再早些起更好……不过现在也不算晚,街上还黑漆漆的,天色还没放开。

    崔府在长安北边,本来要从东边出城走明门要近得多,因为明门挨着兴庆坊靠北;而延兴门在南部,大老远的路。但兴庆坊那边现在住的是太平公主的两个儿子武家兄弟,人来人往的崔用怕被熟人认出来了,便宁肯绕路走延兴门。

    崔用有官,去哪儿都没人阻拦,很顺利地出了城门,他不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又喊奴仆加鞭赶路。

    就在这时,马车没有加快,反倒停下来了,崔用骂道:“赶紧的,干什么停车?”

    那奴仆的声音有些异样:“阿郎自己看罢……”

    崔用挑开车帘把头伸出去看时,顿时大吃一惊,只见大路中间站着七八个骑马的彪形大汉,中间那人竟是薛崇训!

    薛崇训见到崔用伸头出来,便在马上抱拳道:“一大早的,崔侍郎这是要往何处?”

    崔用的冷汗直接就湿了衣襟,强自镇定住心神道:“最近府里用度紧张,老夫去永业田看看经营。”

    薛崇训冷冷道:“最近京里那么多公务要办,崔侍郎倒有心思去管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今天也不逢年过节,衙门里不用上值么?

    他口气不善,崔用也拉下脸来:“这些事儿不该河东王过问的罢?”

    薛崇训也懒得多废话了,当下便说道:“我看你是带了细软想回河南道跟着李三郎一块儿谋反吧?”

    事到临头,崔用的一颗心已经掉进了冰窖,但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认账的,“河东王,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血口喷人!”

    “检查一下行李便知,去看庄田或是走亲访友,不可能带许多财物。”薛崇训喝了一声,“来人,给我搜!”

    崔用急道:“河东王,别忘了,老夫是堂堂大唐黄门侍郎,谁有权搜老夫的?你想干什么!”

    薛崇训挥了挥手道:“我有权。”崔用骂道:“老夫还是大唐黄门侍郎,你有啥权,凭什么?”薛崇训冷冷道:“凭我现在有七八青壮,你没法反抗。”

    众手下一拥而上,把那马夫给赶了下去,然后掀开车门粗暴地把崔用拉了下来,又去拉他的内眷贾氏。崔用见状怒骂:“老夫定然上书弹劾,无法无天了,除了今上下旨,谁能搜崔某的车,轻薄女眷?”

    一个壮汉从贾氏怀里把一个大木盒抢了过来,打开之后众人顿时眼睛一亮,只见里面全是黄金、珠玉、宝石的首饰。方俞忠接过盒子呈到薛崇训面前,薛崇训随手抓起一大把塞到方俞忠的怀里:“和大伙分了罢。”

    贾氏愕然:“凭什么分咱们的东西,你河东王是山贼强盗?”她刚才被吓呆了,这会见财物就这么被抢才来了勇气说话,但她说话的时候崔用已经垂头丧气地默不作声了,瞧现在这形,说什么也是无用。

    薛崇训道:“幸好我的人盯到了崔侍郎,不然放你出京回到河南,你们崔家在当地那是多有势力啊,一呼百应不是给李三郎火上添柴么?”

    崔用道:“你怎么说怎说,把我交御史台好了,怎么定罪我无话可说。”

    薛崇训沉吟道:“光是搜了你们的财物,可这些珠宝金银是你们自己的东西,不能作为证据,如何定罪?一旦公诸于众,御史台也不好用莫须有的罪名治你,不然不得搞得人心惶惶?看来只有我再做一回恶人把你私自看押了。”

    崔用看了一眼还在车上的佩剑,薛崇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露出了笑意:“怎么?还要在我面前动武?”

    薛崇训长得人高马大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已经很有压力了,而且京里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武夫,崔用和他耍刀弄枪实在毫无用处。

    “绑了!”薛崇训一声令下,众汉便扑将上去,用绳子把崔用夫妇和那俩奴仆一块儿结结实实地绑在了马车上,把嘴也给堵了。然后众人押着马车掉转过来向城门那边走。此时此刻崔用恐怕唯一值得兴庆的就是提前把儿女送出长安了,否则如今这乱局之下,恐难安。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