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三章 环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长安的东市依然繁华,各地商贾汇聚于此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讨价还价的争吵声、吆喝声混成一片,倒让古朴的市集活力非常。

    现在唐朝高层已是风声鹤唳流言四起,太平公主一不见客,人心便一不安;但权力场几乎人人都知道的事儿,偏偏市井之间知道的人并不算多。官场上大伙肚子里清楚,可不会傻傻地到外面将这种事四处乱说。

    穿麻衣的王昌龄坐在驴车上面刚从东市出来,车上装着几口袋米,赶车的是一个老头儿。那老头儿从面相到穿着都是一副老农的模样,是王昌龄家乡的人,乡里都叫他牛二爷。王昌龄当官之后,见牛二爷孤苦,便请到府中做些杂活,也算给他寻了份生计。

    粮车出了东市,向南往安邑坊行进了一段路,市集的吵杂声就渐行渐远,待进入安邑坊北街之后,便愈发安静了。这条街两旁全是高门大户,不是在京里有官职的大户人家,就是富商巨贾,人家的奴仆们都调教得很有规矩,平说话儿都是捏着嗓子说,没人粗俗地大声嚷嚷,环境自然就清幽。

    在优雅的桂花细细飘散中,只见那朱门两边衣着光鲜的豪奴也是人模人样很是精神。于是王昌龄坐的驴车便显得分外碍眼,这种架子车在城南平民窟常见,在这边却是突兀。就算是牛二爷也觉察到了周围那奴仆鄙夷的目光,不由得叹了一声气,转头看王昌龄时,见他倒是神自若并不以为意。

    王昌龄本来是鄯州长史,薛崇训回京之后他跟着回来了,正好薛崇训复河东王的爵位,可以开府设官,王昌龄便做了郡王府录事参军。但郡王府的官吏还没成气候,地方刚弄出来没几个官,自然就没多少正事,王昌龄回京后倒是很空闲,不过偶尔要去王府坐坐,也算尽点分内。薛崇训几天没回府了,王昌龄作为他最重要的幕僚之一,圈子里的人随便一打听便知道了个大概,如今的朝局王昌龄是明白的。

    驴车回家之后,只见偌大的宅邸显得有些冷清,这园子是薛崇训送他的,本是一大户人家的府邸,自然宽敞。可王昌龄家左右就没有几个人,他那官职的俸禄和田地也是有限,奴仆自然也用得不多,所以看起来整个院子都没几个人似的。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美貌女子从北边的洞门走了出来,她的头发向上盘起,露出洁白的脖子分外好看,正是王昌龄的妾室步摇。王昌龄对她非常好,也很信任,家里的财产帐目全是她在管,而且只有她一个女人……可是步摇出青楼,王昌龄对她好是一回事,名分又是另一回事,没办法,他要是娶个女做正妻,没法向王家长辈交代,更会在官场成为笑柄。

    步摇见到王昌龄,面有喜悦之色,走起路来步伐轻快,头发上的饰物轻轻摇曳,和腰间的环佩清脆声响相互呼应,十分动听。她走过来款款施了一礼,轻轻一笑:“郎君回来啦。”

    王昌龄“嗯”地应了一声,好像很冷淡的样子。不过步摇倒是不以为意,她跟了王昌龄这么久了,很知道他这么个人外面淡泊,内心对人是很实在的。少年郎十几岁年纪,面相还有几分稚气,可神色之间却是老成持重,不紧不慢地吩咐道:“老牛,去叫那俩崽子帮忙,将车里的米搬厨房里去。”

    牛二爷抓起肩上的毛巾擦了把脸,仍然一副老农的作派,应道:“这里交给俺便是。”

    于是王昌龄便径直往里面走,步摇只好跟在后面。他们进了内宅之后,王昌龄问道:“我的那青衫官服洗过了么?”

    步摇点头道:“我已经收拾在柜子里了。”

    “给我取来,我换衣服。”

    步摇听罢知他要出门办正事了,她的神顿时有些落寞,但没说什么,当下便去找衣服,侍候王昌龄更衣。

    这时他说道:“我先去郡王府看看,可能这两天王爷会与我商量些事,到时候忙起来,说不定就不回家了。”

    “哦……”步摇皱眉道,“郡王府平并没什么事,郎君都清闲好些子了,最近出什么事了?”

    王昌龄沉吟片刻,在步摇给他系腰带的时候,总算说道:“朝里有点变故……太平公主半月不见大臣,恐怕是生病或是出了什么事儿。这事你心里有个底就行了。”

    步摇说道:“太平公主不就是河东王的母亲么?她要出事了,河东王不是很着急?”

    “所以我得忙一阵子。”王昌龄想了想又说道,“万一……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就把细软带走离开府邸,明白么?”

    步摇的手指立刻停了下来,脸色惊讶道:“会出什么事……河东王会有危险?”

    “恐怕不是很安稳。”王昌龄淡然道。

    步摇忙低声说道:“那到时候郎君与我一块儿走,郎君年少有为,前途远大,何必守着一棵树……”她大概已经忘记是薛崇训把她从院里弄出来的了,女人其实更现实,跟王昌龄有了依靠,薛崇训什么的她就不怎么关心了,“郎君的志向抱负都哪里去了?你不会不知道,太平公主那帮人在人们心里并不怎么样,何苦跟着他们一条道走到黑?”

    王昌龄正色道:“郡王对王某有知遇之恩,为他尽力是为义!何况郡王有济世为民之心,只要善加劝导,定能为天下谋取福祉,权柄并无善恶,舆好坏不过是士大夫各怀利弊导世人而已,岂能人云亦云?与私来说,我是河东王提拔上来的人,并做了他一年多的幕僚,如果政敌得势,怎会重用我这样的人,这辈子都很难翻,还谈什么前途?”

    “可是我怎么办?”步摇哽咽道。

    王昌龄道:“你的谊我铭记在心,家里不是还有一些细软金银,到时候你把这宅子卖,也是一笔不菲的财产,今后无论做什么衣食定是无忧的。”他又握住步摇的手好言道,“成败还未定论,我只是说万一,说不定谁胜谁负呢,不必太过忧心了。”

    二人刚说到这里,便有个小厮跑进来喊道:“郎君,河东王爷在家门口找您,小的请他进来喝茶,可他不来,让小的带话请郎君出门。”

    “正好换了衣服。”王昌龄低头看了一下,轻轻拍了拍步摇的手,放开手道,“我先去办正事了。”

    “郎君!”步摇急忙抓住他的衣袖。

    王昌龄回头时,只见她泪眼婆娑分外可怜,少不得又说了几句宽心的话。

    步摇哽咽道:“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郎君了吧?”

    “不会,怎么会呢?”王昌龄随口说了一句,“来方长,先让我办完正事。”

    “无论出了什么事,你得回家一趟。答应我好么?”

    王昌龄应了一声。这时步摇哭泣着说:“就算有些钱财,可你让我到哪里去?我再也不想回那风尘之地遭人轻,如果郎君要死义,就让步摇跟着你一块儿去罢!”

    王昌龄皱眉道:“还不到那时候,说这些干甚,没事,安心在家呆着弹弹琵琶什么的,要是闷了就去东市逛逛。”

    他拉开步摇,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刚跨出门槛,听得后面“扑通”一声,回头看时,只见她正跪倒在地,哭道:“妾在家静候郎君归来,如若传来噩耗,便是切自裁报郎君意之时。”王昌龄叹了一口气,皱眉沉吟片刻,啥也没说转便走。

    他出得大门,果见一辆熟悉的马车停靠在街边,周围还有几个骑马带刀的壮汉。这辆马车王昌龄是最熟悉不过了,薛崇训在鄯州时就乘坐的东西。薛崇训这个人倒是很有点意思,他外放做官回来不带金银,千里远的路带一辆马车回来……

    马车旁边的护卫认得王昌龄,自然没有管他,他刚走到马车旁边时,车厢的木门便开了,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道:“少伯上车来说罢。”于是王昌龄便提起长袍下摆弯腰走了进去。

    除了刚进来的王昌龄,车厢里有俩人,一个薛崇训,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是三娘,是薛崇训边的人。他们俩本来是面对面坐着,这时三娘从座位上起,坐到了薛崇训旁边,王昌龄便坐到了对面。

    薛崇训用指节敲了敲车厢木板道:“庞二,赶马随意走走。”

    王昌龄道:“下如何了?”

    薛崇训的脸色凝重:“太医署和宇文姬都诊断是绝症,这两愈发严重,腹痛频发,宇文姬守在她边用针灸和药剂止痛才能度。我本想守在母亲边,但见况不妙,也得考虑考虑外朝局势了。”

    “主公有何打算?”王昌龄先问了一句。

    薛崇训道:“金城县主向我进言二事,一是设法和高皇后结成联盟;二是让母亲授军兵权。”

    王昌龄断然道:“第一件事可为,第二件事差矣!”A!~!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