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章 秋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从李守一口里确认到那事儿让薛崇训心里有些添堵,但总算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当他们说完话准备去紫宸见太平公主时,又被告知太平体不适不宜见客,没见着人,这时候薛崇训心里就很有些不安了。

    五天前的朝会就没见到母亲,当时听御医说无碍,人总是有伤风感冒等微恙的时候,薛崇训也没在意,可是这都五天了怎么还没好?他是明白母亲的,她虽然掌权但自知是女人与法理不符,所以平并无懈怠,入住大明宫后几乎没有闭门谢客的时候。

    一行宰相等七八人听宦官鱼立本传了旨意,都回准备去政事堂,唯有薛崇训叫住鱼立本道:“我想去寝宫视探母亲大人。”

    鱼立本那清瘦的脸上的神有些为难:“王爷是下的长子,杂家自然不好劝阻,但是……这样罢,王爷随杂家去承香,杂家进去禀报说王爷已经到门口了,瞧瞧下见您不。”

    “如此就有劳鱼公公了。”薛崇训客气地说道。其实此时的唐朝宦官没什么权力,一个官宦根本没胆子和能耐阻拦勋亲大臣,鱼立本不让大伙见太平公主,只是充当了个报信的角色,传递太平公主的命令而已。不过薛崇训有前世记忆,知道宫里的宦官有时候是很强大的,所以平时对鱼立本等人还算客气。

    “没事没事,嗨呀,杂家和王爷是什么交?只要杂家能做到的,自然尽心。”鱼立本那张清秀而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色,心的很好的样子。他总觉得大臣们内心在鄙视他是个宦官,独独这个王爷薛崇训对自己一向都很尊重,让他感觉很好,话里流露出的友谊倒有好几分发自内心。

    二人一面向承香走一面说话,薛崇训想从鱼立本口中打听点实,但很快发现鱼立本也不甚清楚,也就作罢。

    走到承香外面可作马球场的空地上时,薛崇训忽然抬起头看了看天色,鱼立本见状也好奇地抬头看,只见天空中乌云重重,仿佛要压住宫的飞檐一般。

    薛崇训叹了一气道:“本应秋高气爽的季节,不料天儿这么低。”

    鱼立本没搭腔,也不知道他是在感叹天气,还是在感叹世事无常风云莫测?

    进了承香,薛崇训在太平公主的寝宫外面等了一会,鱼立本便出来,面有喜色道:“王爷进来罢,下听说您都到门口了,就说见见。”

    薛崇训抱拳以示谢意,然后提起紫袍下摆跨过门槛走进中,周围的宫女见是薛家长子,都微微屈膝见礼,薛崇训没管她们,向前看去时,见母亲时常坐的那上位的软塌空着。这时一个声音道:“我在这边。”

    是太平公主的声音,薛崇训转过头,循着声音望去,东面楼台上拉着一道暗金色的帘子,只能看见里面人的轮廓,太平公主是坐着的,并没有躺着,看来并非严重得下不了

    薛崇训忙走上前去,跪倒在地板上说道:“儿臣拜见母亲大人,问母亲大人安好。”

    里面沉默了片刻,她才缓缓说道:“别跪了,起来说话罢,我并无大碍。”

    但薛崇训觉得奇怪,母亲在寝宫里又没有外人,好好的拉着帘子干吗?况且她平里接见外臣也是不避讳的,直接坐在上头和大臣们谈笑风生,并不拘谨。

    他很关心母亲的健康状况,便躬道:“母亲大人,儿臣能进来么?”太平公主忙道:“最近体不适,不便见人,咱们就这样说吧。”

    薛崇训皱眉道:“我是您的儿子,有何关系?”

    太平公主沉吟片刻这才同意让他进去,薛崇训突然发现自己的步子很沉重,他突然很担心本来风姿犹存的美丽妈妈变了样子,变成随时可能离他而去的模样,他的内心充满了彷徨……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依赖母亲。

    太平公主正当壮年,薛崇训从未担忧过她,此时的担忧,在短短的一段距离里,让他仿佛走在虚无之中,走了一段很长的心理历程。

    他唾弃自己的自私,因为他无法骗自己,对亲人的忧心竟然建立在失去保护伞的失落和恐慌上。

    轻轻掀开暗金色的金丝帘子,薛崇训满怀复杂心地看向太平公主,发现她的容貌并无太大改变,这才稍稍宽了一口气。但细看之下,能发现她的脸消瘦了一些,也未化妆施脂粉,皮肤上细细的皱纹无掩盖地暴露了出来。她那发白的嘴唇不知是不是未涂胭脂的缘故,已不再像以前那般朱红艳丽。

    太平公主轻轻回头看了一眼薛崇训,继续转头看向楼台外面的成片宫阙,她的神显得有些伤感。

    薛崇训忙问道:“母亲的子真的没关系么?”

    良久没听到太平公主的声音,薛崇训抬头细看时,只见她双手按在腹上,紧咬着牙,额头已然沁出了汗珠。薛崇训大惊,忙道:“母亲大人……您忍忍,我叫御医!”

    “崇训!”太平公主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咬着牙,“别嚷嚷!”

    薛崇训看着她痛苦的神色,他也是满脸惶恐,就算前年被敌军围困时他都没有现在这么畏惧惶恐。这时听的太平公主道:“时常有阵痛,过一会就好……现在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我还没准备好。”

    “母亲……”薛崇训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御医诊断出是什么病没有?”

    太平公主没有回答,只说道:“你的手很暖啊……来按住我的腹部,能减轻一些疼痛。”

    “是。”薛崇训看了一眼太平公主,犹豫了片刻,但想着是自己的亲娘,此时还忌讳什么?他便把手从她的上衫下摆伸了进去,把宽大粗糙的手掌按在太平公主的小腹上。女容易手脚冰凉,但男子的手一般都是的,薛崇训此时捂住她的腹部,倒和敷毛巾差不多的效果……而且儿子的手,不仅能暖肚子,也能暖心罢?

    过得一会,太平公主绷紧的子软了下来,松了一口,大概是阵痛过去了。她呼出一口气道:“其实这事瞒不了多久,只要不见人,大臣们迟早能打听到。”

    “嗯……”薛崇训沉闷地应了一声,“母亲得的是什么病?”

    太平公主镇定地说道:“太医署的周博士诊脉是腹中疮肿,无药可医。”

    薛崇训的脑子“嗡”地一声,脱口道:“那个周博士定是庸医!”

    太平公主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个惨然的笑意:“整个大唐的太医,多出于周博士门下,天下无出其右。”

    薛崇训眉头紧皱:“他说无药可医,是他自己没办法,高人多隐于市井,像那个名声很大的李鬼手,说不定他有办法。”

    “无论是鬼手还仙手,终究是凡人,这一切都是大限。”太平公主颓然地说。

    薛崇训急道:“我先找李鬼手的徒弟宇文姬来,她是我的……人,保密自然没问题,母亲不必忧心。先让宇文姬看看,再让她设法联系她的师父李鬼手。”

    “草莽之中或许有高人,但能高到哪里去?”太平公主摇摇头,她抬头看着楼台外的云层,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世间悲欢离合如烟云一般,昨夜还在欢宴上欢笑一堂,今就可能看见乌云密布凄风慘雨。我这一生见过不少风浪,倒也习惯它们的变幻莫测了。”

    “母亲秋鼎盛,开创大唐前所未有的盛世、威服四海流放千百世的功业尚未完成,您一定不要放弃,会有办法的!”薛崇训紧紧抓着她的手。

    太平公主低头看了一眼薛崇训握住自己的手,淡淡道,“你也在害怕?”

    薛崇训默然。

    太平公主道:“你是我亲生的儿子,但我姓李,你姓薛……有些事不能做,明白?但我想在有生之年多准备一下,以免死不瞑目。”

    薛崇训忙道:“儿臣现在只想母亲大人安然度过难关……母亲,儿臣这就叫鱼立本亲自去宇文家把宇文姬先请来瞧瞧。”

    “尽快回来,我还有话想和你说。”

    “是。”薛崇训抱拳告辞,一把掀开帘子,疾步向外走。

    鱼立本是太平公主边的老宦官了,还算靠得住的人,薛崇训交代了几句,又返回到寝宫见太平。

    他现在的脑子十分混乱,正如母亲所言,前不久他还在家中宴请宾客歌舞升平,哪想得事毫无预料,先是崔用那事出了纰漏,然后更大的危机接踵而至,什么闲逸趣顿时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太平公主仍然坐在刚才那榻上沉思,见薛崇训回来,便抬头说道:“此事先不要让你武家的两兄弟知道,薛二郎还在河东,倒不会知晓得太快……你们是我生的,我不会完全不管,明白么?”

    薛崇训的鼻子一酸,险些哭将出来,心道母亲虽然把二弟贬到河东去了,却是没有忘记。

    “你是长兄,年纪大处事就要稳重一些,我便先与你合计后事。”太平十分从容镇定。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