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章 波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声|色|者,也可以说成是声音和颜色。薛崇训不仅贪恋地用手背轻抚着那凝脂般雪白颜色的肌肤,欣赏上面的点点水汽结成的水珠,更贪恋她轻轻的呻|吟声音。她的声音并不是细腻的清脆的那种类型,嗓子有点低沉,却富有妩|媚的节奏感,别具滋味。

    薛崇训的手指就像触碰着嫩|豆腐,仿佛稍稍一用力就唯恐将其弄坏了一般,轻得叫人心急。宇文姬迷离的眼神看着俯在自己跟前的薛崇训,只见他那宽松的轻袍领口里结实的膛,她已经动|了,双目含|,舌|尖偶尔会一下朱唇,喉咙轻轻地蠕|动着。

    薛崇训慢腾腾的,她也动弹不得,急又急不来,就像一个处沙漠的人,急切地渴望着甘泉却又只能枯坐苦等。在安静轻柔的表面下,是一颗火山爆发的心。

    薛崇训知道,其实宇文姬的内心是如此火,只是平被礼仪束缚还会如此规规矩矩吧?

    绳子束缚了她的子,却释放了她的内心。

    薛崇训满意地看着自己结成的网,她的|部上下被麻绳恰到好处地挤压发|涨,|尖因充|血而变得就像两颗红得|艳||滴的葡萄。此时她是非常得敏感,他根本不需要费劲,手指轻描淡写之间就能让她子发|颤。

    在温暖的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别样的体香,叫薛崇训闻着十分舒心,但细闻之下又似乎什么气味都没有,这是女人散发的雌|激|素?

    “薛郎……”宇文姬总算到了忍耐的极限,挣扎起来,但她不是想挣脱,而是想|要。薛崇训一直很专心地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专心让他仿佛能设处地地感受到她的感受,于是恰到好处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想|要了么?”

    宇文姬的脸一红,迟疑片刻点了点不语,她现在依然会感到害羞。

    “为什么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想起大明宫教坊曲《长相思》?”薛崇训看了一眼她美丽的脸蛋上羞臊的红晕,不慌不忙地说,又浅吟道,“涤蓝翎,沧海倾,怎断桃洲不舍,相思绿柳营。人飘伶,影孤伶,书断渊渟尺素轻,枉添苦梦萦。,难了……”

    他仿佛在品味这种心,如见美好的事物,非常想占有而不得,那种磨人与无奈。

    宇文姬除了对他的迟钝缓慢感到恼怒,也受到那带着磁的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引|,她不必在意薛崇训究竟说了些什么,只需要他在说话就好。在|的影响下,宇文姬感受到了许多让人沉迷的东西,特别是薛崇训认真专注时给她的吸|引。从他一丝不苟地绑绳子开始,到现在他专注看着自己的眼神,都让宇文姬特别迷恋,男子认真的时候好像对女人特别有吸引力。

    而薛崇训从她的眼睛里也感受到了她的倾慕之心,他感受到了被的感受,这种感受包括了自恋、成就感或是其他什么?总之是非常受用,是单纯发|泄||望是不可工而语的事。

    他开始亲吻她的大|腿|内|侧,光|洁柔滑的肌肤口感特别好,鼻子直接贴在那|露的皮肤上,尚能闻到她的气息。

    这回的亲吻不是那么轻柔了,他还在吸|,把那柔软的肌肤像果冻一般吸|进口中,放在一块皮肤换地方时,能看见刚才那块皮肤上留下了红色的痕迹,就像淤痕一般。

    如此这般的吸|,能让她的感觉不只停留在皮肤表面还,还深入里层,甚至骨髓……她的呻|吟愈加频繁,在迷恋的喃呢中,她的双腿躁动,想并拢想分开都不得。束缚压抑让她的双腿在微微地颤|抖。

    “薛郎,你在往上……”宇文姬总算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于是薛崇训缓缓上移,到了腿的根|部与子交接的地方,但并不触及那要害之处。宇文姬带着哭腔道:“右边一点……啊!”

    在渴望之中,她的声音渐渐放得开了,婉转的动听的饱含感的音乐让这朦胧的小木屋|意盎然。温暖的屋子,因为水雾让烛火的光亮朦朦胧胧发散,就像一团团光晕。|娘在草席上起腰肢,后仰的头让长发凌乱散开,伸直的脖子分开动人。

    薛崇训由于被自的渴望蒙蔽,说话也不怎么用脑子了,只管说着一句单调无甚意义的话:“宇文姬你想要了么?”

    她本来就很急切了,听得这样一句仿佛咒语的话,就像心理暗示一般,就更加急迫了,用哀求的口气道:“薛郎我们来吧,你干嘛非要这样折磨我?”

    “这不是折磨……”薛崇训停下舌|头,歇了一口气道,“是为了快活的时候更加强烈,更加用心。”

    “你干嘛停下?”宇文姬没好气轻斥。

    薛崇训无辜道:“你问我话,我对着那里说给谁听呢?你肚子里有耳朵么?”

    “别停下,我求求你了……你别说话!”

    于是他继续忙活,那黑色的凄凄芳草卷曲凌乱,沾着几颗晶莹的水珠,在他埋头品尝那柔软之处时,那些毛茸茸的芳草抚|弄得他的鼻梁痒|丝丝的,所以他偶尔会伸手去挠自己的鼻梁。

    “啊……”宇文姬张开嘴,眼睛无神,刚刚绷紧子时,却顿时感到下面一凉,那灵活温暖的舌头不见。她的眼睛都红了,想挣扎起来瞧瞧怎么回事,却发现四肢动弹不得,只能仰在草席蜷曲着双腿无法活动。她有些恼怒地拼命挣扎了几下,几乎要哭将出来:“你作甚……这时候不能多一会儿?”

    薛崇训心下一阵好笑,但面上却未表现,只躺到她的边,用手指抚摸她的长发,让柔滑的发丝从指间滑过,好言道:“没事没事,别着急,一会我给你更好的。”

    “现在吧。”宇文姬抽了抽鼻子,对于他的良好态度,她气也气不起来,只有急切焦躁。

    薛崇训趁机说道:“可是我还不很想。”

    宇文姬看了一眼他长袍下面那顶得老高的地方:“你骗人!也不公平,为什么我一丝|不|挂,你上还穿着衣服?赶紧给我脱了!”

    “好,我脱。”薛崇训一副好脾气很有耐心的样子,一拉腰带除去上唯一的衣物,起先刚洗了澡里面什么也没穿。他又说道:“你侍候我一会,愿意么?”

    用嘴接触那样的东西,要是在平宇文姬会觉得是非常恶心肮脏不可理喻的事儿,但这时候她只说道:“我动不了,你靠过来。”

    于是薛崇训跪坐在枕边,她偏过头来,犹豫了片刻,总算张开小嘴轻轻叼|住了蘑菇一般的前头。

    他瞬间感受到了她那|美柔软口中的温度,仿佛被包围的不只是那小小的分|,而是整个人都被温暖的感觉包围裹住,比泡在温泉里还要暖。他不由得呻|吟着长叹了一口气……因为他觉得全都想被吹|胀|了,从中长呼一口气能释放一下压力。

    “注意不要用牙齿碰。”薛崇训道。

    “唔……”宇文姬闷闷地应了一声。过得一会,她放开了喘|息歇一口气道:“个头太大了,两腮好酸啊。可以了么?怎么你还不想,是不是厌倦我了?”

    薛崇训忙道:“怎么会,我这不忍着的么,你很好。”宇文姬没等那好字落地,就随即问道:“哪里好?”

    “哪里都好,从内到外,从头到脚,从部的美丽线条到平缓的小腹,双|腿更是鬼斧神工美到了极致。”薛崇训的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果然宇文姬乐了,雪白的牙齿轻咬|着|唇|道:“那你还不快来?”

    薛崇训当下便不再折腾,向下方爬到她的腿|间,跪坐在草席上,把着自己的那|话|儿在那湿|漉漉的柔软缝隙上下轻轻一|磨,在宇文姬的哼哼|声中,便把那蘑菇|般的头儿滑|进去了一截。

    没有隔离的融合,薛崇训仿佛感到两人的全部都合二为一。她因绳子的束缚,双腿是蜷曲的,大腿|腿面向她自的腹部靠近挤|压,这个姿势虽然仰躺着,却也将|部呈现了出来。薛崇训便双手捧着那弹|人的白|来回活动,她体里那一圈圈的皱褶随着进|出之间箍着薛崇训的分|扫过,让他浑的肌都紧张起来,脖子上的经脉都鼓将出来。

    温暖|湿|润的空气、香|艳的气息、“哔|叽|噗|哧”的声音、喘|息、呻|吟……薛崇训的手捏着她的白|时,见她上的柔软白兔正在随着体的颤|动像水波一样|漾,分开|人,于是他又贪婪地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她的|房,揉|搓之下变幻成各种各样的形状,那涨得竖|起的|尖红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不到一炷香工夫,宇文姬的体仿佛充满了力气,一面“哈、啊”地大声说着什么,一面起腰肢使劲地磨蹭起来……真的很用力,连薛崇训都担心把她下面的|唇给磨破皮了。

    但她的力气就如临死前的人回光返照,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在一声长长的哭声之后,便软了下去,体的骨头都像消失了一般。但一炷香工夫对薛崇训实在不够,他还在继续,因见宇文姬瘫了一般,为了尽快,他只好愈发快速,没一下都打到了实处。

    “薛郎……停一会,我受不了了……啊!”宇文姬哪里经受得住如此折腾,一个浪头刚上来,还没停一会又如此这般,她在讨饶声中长长地哭喊出来。

    后来她的哭不只是声音了,连眼泪都流了下来,看来是真的经受不住,好在这时薛崇训总算是完事了。停止下来时,宇文姬满脸泪水双眼紧闭已是半昏迷状态,她的体在抽搐……这时他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低头看时,原来草席湿了一大片,那种滑腻的水泽却不可能有那么多,她失|了……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