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章 春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有风灌进来,把挂在长竿上的五颜六色的丝绸绫罗吹拂得来回摇曳,让它们仿佛脱离了商品和货物的范畴,变成了一张张美丽的幔玮。薛崇训看着怀里犹自喘|息的|娃,她散开的长发凌乱地洒在他的腿上,额头一缕青丝被汗水沾在皮肤上,可怜楚楚。

    慕容嫣趴在他的腿上,疲惫地喃喃说道:“好累,要是能在这里睡会儿就好了。”

    薛崇训拉了拉搭在她上的白色毛皮大衣,盖住她光滑的削|肩,“要不就别走了。”

    “唔……”慕容嫣好像没听他在说什么,随口浅浅地应了一声,趴着一动也不动。过得一会儿,她的呼吸变得均匀而沉重,像一只慵懒的猫……这是进入梦乡的模样啊。

    薛崇训不愕然。这绸缎庄是个陌生地儿,几乎没有什么安全感,她在这种地方也能睡着?

    大概是薛崇训在边,她就有安全感、依赖感?

    他伸出手想把慕容嫣弄醒,手在半空停了片刻,还是抓住她的胳膊轻轻用力摇了一下。她睁开惺忪的眼睛茫然地看上来:“怎么了?”

    “不能在这里睡,起来先穿好衣裳。”

    “哦……对。”慕容嫣总算反应了过来。

    两人各自穿衣。听见一声小小的金属摩擦的声响,薛崇训很快就扣上腰带的银钩,从旁边的地上依次取了袋子、玉佩、七事等物挂上,然后提起刀鞘佩戴在腰际,拉了拉葛衣就算穿好了。又看慕容嫣刚刚才穿好袍衣,上各种带子、复杂的头饰都乱糟糟的,她穿衣服更加麻烦。

    薛崇训便找了个地儿坐下等着。别说慕容嫣穿的鲜卑服饰还有味道的,虽然比不上唐朝宫廷的拽地长裙豪华华丽,但窄袖窄腰包裹出女人的段,让薛崇训恍惚中联想到了旧上海的旗袍。

    她款款地系腰带,扭动子回头看后面时,每一个动作都如此轻柔优雅,让薛崇训的心里充满了柔软和美好,女人味十足的美好。

    “要不别走了。”薛崇训恋恋不舍地又说了一句。

    慕容嫣这时清醒了些,总算是听懂了薛崇训的话,手指顿时顿了顿,神色黯淡下来,片刻之后又继续收拾自己。

    薛崇训也沉默下来。或许只是动心,但他自己也没能下定决心,否则可以不问慕容嫣,直接就蛮干,就算她埋怨刚愎自用,但没有办法改变。

    慕容嫣轻咬着朱唇,摇了摇头。

    薛崇训又道:“那样的话,明天就要分开,山高路远,或许这辈子都难相见……真的见不到了。”

    慕容嫣转过头看向阳光明媚的窗户,她的眼眶中分明闪闪发光。这时薛崇训看到她的手指,紧紧地捏着领子,比高|潮时扯住什么东西还要用力。不过她现在没有出声,一点什么都发出来,周围真是安静极了。

    “只要你说不走了,其他事都交给我来办。”薛崇训用镇定的语气说。他表面上镇定,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毫无谋划准备、毫无决心之前就这样说,和走一步算一步有什么两样?

    或许是因为明知道慕容嫣不会同意,才这样假惺惺地挽留?薛崇训的心口一阵刺痛。

    就在这时,只见慕容嫣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一丝坚决的神色,突然转头直视薛崇训,可是转瞬之间又黯淡下来,目光游离,看向了别处。

    “还是不要了……”她的眼泪终于从脸颊安静地滑落,“我不能那么自私,将兄弟妹妹置于险地,更不能让慕容家彻底失去威望受族人唾弃,没有容之地。”

    薛崇训沉默了一阵说道:“那你先走,我等会再出门。”

    “嗯。”慕容嫣应了一声,左右看看找到了一面铜镜,便坐过去又收拾了一下头发上的东西,忙碌了一阵才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这时薛崇训又道:“我会交待剑南军主将张五郎,让他配合慕容氏。你们可以相信他,汗王如果有什么策略,可以和张五郎共谋。”

    慕容嫣回头嫣然一笑:“一会晚宴上见。”

    ……

    送走了吐谷浑使团,天的气息渐渐降临了鄯州。当湟水水面的冰雪消融的时候,薛崇训想这时候的长安早已是暖花开了罢。

    陇右这边的冬天要比关内还要漫长。

    鄯州各级官僚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宇文孝果然可堪使用,从各种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把行刺吐谷浑大相伏吕的人查了个一清二楚。这帮人正是逻些城派来的刺客,目的就是阻止吐谷浑反戈一击帮忙攻击石堡城。

    作为唯一可以和大唐对抗的吐蕃国,在西域、河西、陇右、剑南广阔的边境线上与唐军长期角逐,这是唐朝周边任何一个种族都无法比拟的,无论是突厥还是奚,都是在一隅和唐朝时不时有点摩擦。唯有吐蕃在大面积范围内和唐朝争夺生存空间,两国此消彼长,相互对耗。吐蕃当然不愿意看到唐朝借吐谷浑的实力借刀杀人,这样的结果是吐蕃可能丢失要害石堡城,却没有消耗到唐朝的实力。在此况下,派出小股刺客破坏和谈,虽然不容易成功,但好处是成本低战果大。

    他们先零星从边境摸进陇右,然后集结之后控制城外的一座寺庙,与潜伏在鄯州的细作取得联系。那些细作有合法份,有正当的营生,以家中办丧事为幌子,瞒过城门守备,把寺庙里的和尚请到城中做法事,然后在晚上动手袭击行馆。

    事的来龙去脉摸了个清楚,宇文孝还查获不少真凭实据。薛崇训当然把证据和奏章一起打包递送长安……国家之间正大光明地发动战争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用刺客暗算别人政要的事儿就上不得台面,两国关系愈发紧张,唐朝少不得要趁机下诏降罪,并纠集天可汗联盟体系内的各族军队发动对吐蕃的第二次战争——攻打石堡城。

    昌元二年五月,唐朝皇帝号召西部各族,联军集结完毕号称二十万从四面合围石堡城,迅速剪灭外围的吐蕃势力,牧场、哨点瞬息之间被平,石堡城成了一座钉子一般的顽固存在。

    但所谓联军自古皆扯淡,必须要有一国为主战兵力,然后其他人跟着打酱油,事儿才顶得起来。这回的主角不是唐军,而是吐谷浑人,他们按照和约出动主力,担任主攻和送死任务。

    而唐朝只出动了剑南军约八千人,布置在积石山一线的陇右官健主力根本没动。战场上玩的是刀枪,唐朝这边玩的是政|治。作为唐军行军总管的薛崇训更黑,他不仅不想调兵上去打,还想分一块大功劳。

    薛崇训把剑南军主力屯在湟水岸边按兵不动,然后从河上运来了大量的火药球,还有巨型组装投石车。那些火药球里面除了填塞成分粗劣的火药(没办法,薛崇训不知道怎么提纯硝石等原料),还有砒霜、硫磺、狠毒、砒霜、草头乌、芭豆等玩意,反正什么有毒就塞什么。混合成球体之后,再用旧纸、麻皮、沥青等六种材料捣碎混匀,搅成糊状涂于表面……这就做成了唐朝版的化学武器。

    时石堡城外围大军陆续到来,如果按照以往的作战办法,再多的人都无法摆开发挥力量,只能依次上去送死,死个上万的人,把石堡里的敌兵耗得精疲力竭了就能攻下城池。现在薛崇训不打算用人堆,想用“化学武器”对付吐蕃人。

    众头领骑马绕石堡城转悠了一圈,选了城堡后面悬崖下的地点,直线距离要稍微小的,然后把投石车运过来,装上石块投掷……无奈程不够。

    可惜没有红夷大炮,薛崇训以前从哪里看到红夷大炮能打几里远,那玩意对付悬崖上的石堡完全够程……

    幕僚们想了个办法,在悬崖下的湟水边修个土山,然后把投石车弄上去缩短投掷距离。但究竟要修多高的土堆?鄯州长史王昌龄到处找关于石堡城的卷宗,都没有找到这悬崖的准确高度,只能目测?那误差得多大。

    上面有敌兵,现场去丈量自然不可能。

    姓赵的司工功曹说,须得要直到悬崖的确切高度才能开始建筑施工。因为要修多高的土山,关系到打多宽的地基。没有准确高度,万一修上去高度不够就白费力气;而地基打得太宽,又太浪费人力。

    这时薛崇训一拍脑袋,乐道:“悬崖的高度交给我来办。”

    众人都是好奇,这卫国公用什么法子去丈量高度?薛崇训有成竹,立马找来几个木工协助。现场就有各种工匠,木匠、铁匠、砖瓦匠啥都不缺……这不是战场,好像施工工地一般。

    薛崇训先让木匠用他们手里的工具做了个木头量角器。这东西构造简单,在薛崇训的指点下做出来完全没难度,只是量角器的精度可能不是十分理想。

    工具弄好之后,他选了块平地,准备好竹竿等物,便开始了工作。这时周围的官吏将帅非常多,纷纷好奇地跑过来看稀奇,一时闹极了。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