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六章 无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签押房里忽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不愿再谈论华夷血统之事,因为李唐本来就存在胡人血统,言多恐失。

    就是那些一直和大唐皇室抬杠的山东门阀许多坚持血脉论,也只主张遵循父系血统……因为李唐祖上可考的母系至少就有突厥独孤氏、鲜卑族窦氏。真要较真起血统来,不是说皇室是胡人?这种言论实在有一定的危险,私下说李家是胡人没事,在公开场合说就可能惹祸上

    要说母系血统,薛崇训也有胡人血脉,因为他们家已经三代和李唐联姻,娶几个公主了。

    李唐号称祖宗是“老子”(李耳),但有些激进的山东人氏以高祖祖父是西魏贵族为由,质疑他们家本是鲜卑人,祖上改名换姓强称姓李而已。

    种种缘由,使得唐朝的国策倾向“胡汉一家”,实行比较宽容的种族政策,以民族融合为主。但朝廷又觉得游牧族在战场上好用,所以内附之后照样让他们保持各自的生活习,除了称臣外没有什么大融合的效果……后世的五代乱象、宋时诸多胡人坐大,不能不说没有此时埋下的祸根。

    薛崇训一面下棋一面寻思,不知不觉感到手指僵冷,便伸到一旁的火盆上去烤手。

    宇文孝说道:“狼可养为犬、禽可养为鸡,就夷族怎么也养不家,一旦纵容便聚众反咬你一口,现在打不过了又要议和,唉……”

    这时王昌龄忍不住用开玩笑似的口气说道:“宇文也是胡姓,宇文公如今不也融为汉人了么?”

    宇文孝瞪眼道:“谁说宇文家是胡人?咱们家祖上炎帝神龙氏,为万民尝毒草的那,根正苗红的炎黄子孙,这也能扯上胡人?”

    王昌龄摇头笑而不语。

    此此景薛崇训忽然想起了千百年之后某人见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后在衣服上挂个“我是中国人”的牌子,他一时感概良多,不由得翘首叹了口气。周礼说,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华夏本来是多么自豪的一个名字,大伙都争着号称自己是华人……

    他一顿胡思乱想后,突然发现棋盘上已成败局,忙凝神注视,手把棋子久久无法下手。

    “我给你瞧瞧。”白七妹看到薛崇训愁眉苦脸,便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宇文孝忙伸出双手护在棋盘上方,薛崇训见到这个奇怪的动作便诧异地看向他,宇文孝道:“一会她‘一个不小心’把棋盘给掀掉,不就成和局了?”

    薛崇训听罢看向白七妹道:“宇文公把你识穿了罢?”

    白七妹没好气地说:“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就在这时,门口来了个胥役躬道:“明公,吐谷浑又派人送信来了。”

    在此之前双方已经互通几回书信,鄯州军方表现出议和的可能。于是吐谷浑这回来信,是要派重要人物来鄯州商量具体和议事宜,定好了时间是正月里到达。

    薛崇训为了面子自然也是准备了一番,拨钱调物让飞虎团及“寿衣军”一部置办了一些耐看的军械,临时凑成一个仪仗队。打仗的军队不拾掇一番自然不好看,那些破衣服破鞋,还有陈旧的盔甲军械怎么洗怎么擦也弄不干净,只有换新的。吐谷浑再弱小,也是一个能凑足十万上下规模阵容的邦国,薛崇训作为一个地方政府的长官,当然要注意一下尊容面子。

    这股五百余人的临时仪仗队凑在一起,薛崇训又任命长相模样儿不错的张五郎为临时指挥,事前集中训练了一下队列军容。想当年入学军训时,临时练练也能走出整齐的姿势来,这些人本来就是军队,训练训练弄点面子功夫自然不难。只是他们不必喊一二一,军中配有锣鼓,只需要敲鼓就行。

    这么一通准备,到了子那天,薛崇训带上仪仗队从州衙向西行时,引来了许多围观的百姓看闹。只见那些将士衣着光鲜,盔甲明晃晃的,步调一致,霹里咵啦的很有气势,比看戏看跳舞还舒坦呢。要是打仗的正规军行军可没这么耐看,大伙儿牵着驼东西的骡子驴子,上破破烂烂脏兮兮的,无论军纪如何严明也不中。

    拥挤的人群里,节度使程千里也混在里边看闹,左右随从将士都穿着布衣以掩饰份。程千里见大街上那些光鲜的兵马就不觉得好笑,回头说道:“风吹得大,就不知道雨声如何。”

    李奕笑道:“只需坐等和谈结果便是,要是咱们吃亏了朝里肯定不会同意;可吐谷浑要是吃亏了,人家不一定愿意。到时候瞎闹了半天还是战场上见真章,薛郎这么弄倒是白忙活一场。”

    不料就在这时薛崇训的马车正巧经过,车帘卷起的,他眼尖一眼就瞧见了程千里,便在车里抱拳笑了笑。程千里愕然,也只得抬起袖子默默地回了一礼算是招呼。

    马车跟在骑兵队列后面,很快便驶过,薛崇训放下手,忽然又隐约听见又吹吹打打的声音,便对外面说道:“什么地方在做法|式?”

    护在马车侧翼的是飞虎团校尉鲍诚,他在马上侧耳听了一下说道:“恐怕是哪家在办白事啊。”

    这时边上一个薛崇训不认识的军士说道:“那家子办得气派,前儿俺兄弟当值守北门,巧了正遇到那家的人,说是专程到城北法恩寺请的高僧。”

    薛崇训道:“大正月里,一年刚开头,再怎么气派也晦气。”

    众军从西门出城沿着驿道走了一阵便停了下来,薛崇训呆在马车里等了良久,这时一骑奔来报道:“吐谷浑使者来了,这回来的可真不少,起码得有上百人呢。”

    “来的是吐谷浑大相,随从自然不少,不然咱们劳师动众出城来干甚?”

    薛崇训一面说一面在奴仆的帮助下穿盔甲,这行头还是王昌龄建议的,说是西戎异邦尚武,披甲带利能给他们以威压,薛崇训以为善,于是找了盔甲带出来。

    他上两肩的披膊,臂上的臂护,腰间扎带,然后取了镶嵌着名贵宝石的横刀刀鞘挂上,戴上头盔后便成了一个铁人……不过没戴兜鍪护耳,薛崇训不太喜欢那玩意觉得太丑,反正只是装装样子,并不担心箭矢会到他的脖子。

    天气照样冷地上全是雪,盔甲上的铁片比冰块还冰,偶尔手背触碰到甲片,能冰得人倒吸一口气。

    装备妥当,薛崇训从马车走了下来,众将的眼睛都是一亮,鲍诚笑道:“薛郎穿上这行头,可比真正的将帅还英武气魄。”

    “少来这。”薛崇训笑骂了一声,他接过缰绳,翻上一匹高头大马,便带张五郎鲍诚等几个将领策马向队列前面奔去。

    白茫茫的雪地上有一群黑点慢吞吞地向这边移动,自然就是那帮吐谷浑人。大相伏吕亲自来谈,那厮可是大权在握的主,足见他们对这次和谈的重视。积石山大战后吐蕃势力在东线严重削弱,这回确实关系到青海吐谷浑生死存亡之际了。不过伏吕等人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唐朝官方一般不会杀使节。就如吐蕃与大唐打了那么多年的仗,长安的吐蕃人照样活得好好的。

    吐谷浑以鲜卑族人为主,薛崇训对他们确实没多少恶感,也谈不上好感……只是他们梳的那小辫让人看着不爽,很容易让他想起辫子戏里的满人,傻|比样把脸都在世界上丢完了,让咱们几百年翻不了

    渐渐地那股人马走近,一个穿鲜艳丝绸的大胖子骑着马走到前头来,不是伏吕是谁?薛崇训穿盔甲示武,吐谷浑人倒好喜欢穿丝绸标榜自己是文明人……不过伏吕上那花花绿绿的玩意也太俗气,这厮一向没品位,薛崇训倒也习惯地接受了,表现得不算惊讶。

    伏吕的肚皮大体宽,显得座下那马匹有些瘦小,看起来被压得很是可怜。他长得胖,可脸并不是弥勒佛那样亲切,眉毛眼睛却是凶神恶煞的,面相很有点戾气。此时露出笑容来也不甚好看,“去年一别,卫国公愈发精神啦。”

    笑得难看,但说话倒也和气,见面就提及往事,让人想起了以前大家化干戈为买卖的事儿。薛崇训皮笑不笑地抱拳道:“山不转水转,这不咱们又见面了。”

    就在这时,伏吕后面那马车里伸出一个头来,长发如丝是个美女,这美女薛崇训也认得,是伏吕的老婆、吐谷浑汗王的姐姐慕容嫣,不想这样的场合她也来了。慕容嫣挥了挥手,较深的眼窝里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卫国公还记得我么?”

    薛崇训有些惊讶地笑道:“公主别来无恙?”他这个笑倒是自然多了。

    想起去年那会陷敌境生死未卜,能活着回来慕容嫣姐妹俩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薛崇训突见故人,心里暖暖的确是出自内心。虽然他们帮助自己活命也是为了自利益,但总归是好事儿。

    显然这回吐谷浑人带慕容嫣来,恐怕也是为了在谈判时能让唐朝这边的薛崇训念及旧,让吐谷浑人能多争取一些生存空间。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