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章 三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看了一眼伏在地上披头散发的汉子,沉吟道:“你杀了人,人证物证确凿。我可以免了你的死罪,但活|罪难逃,改流放吧……咱们鄯州便是边关,又正值用人之际,就将你流放到这里继续带兵……”

    司法参军张奇愕然,已是无语了。这陈石塘祖辈本就是鄯州人,流放|罪还有流放到家乡的事?

    而陈石塘则大喜,忙叩拜道:“卑职谢主公不杀之恩,愿在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薛崇训又道:“我昨问了驻军况,鄯州有个泅|营,三个团的兵力全是流放到这里的罪|犯组成的,你就以带罪之管|泅|营。”

    本来薛崇训想直接将陈石塘无罪释放,但前后想了一下,还是让他背着罪名比较妥当。

    刚到鄯州,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薛崇训其实很谨慎。昨天杀那长史,他是思量过利弊的,只怪那货恃才傲物,颇有点杨修的德行;薛崇训先以查贪污为名,查了下那长史的背景,发现并没有什么后台和家族。于是下令一刀砍了了事。

    现在这个陈石塘的案子,却涉及到另一个地方望族周氏,薛崇训就不得不慎重了,无缘无故去得罪地方上有影响力的世族,不是吃饱了撑的么?但薛崇训认为那周氏搞那么多事并不惜与陈石塘家结怨肯定不是为了一个女人报仇,目的是为了保住周家的清誉,嫁出去的女儿做出通|之事,是多坏名声的事儿!所以他们非要把名声洗白不可。所以薛崇训让陈石塘继续背着杀人|罪,便成全了周氏的名声,也算是两全其美。

    说完这事,薛崇训回头对张奇道:“一会把他的链子解开,放了。”说罢转便走。

    走出地牢之后,果然王昌龄颇有些欣慰地说:“主公一石三鸟,当真高明。”

    哪来的一石三鸟?薛崇训愣了愣,愣是没想透。

    一行人回到签押房磨|叽了一些时候已到中午了,正好混吃公家的午膳。薛崇训吃完饭漱|口喝茶时,一个胥役进来禀报道:“陈团练兄妹二人求见使君。”

    定是感恩来了,薛崇训一面传人进来一面心道。

    不一会一男一女两个人便跨进了签押房的门槛,进来后二话不说直接跪倒便拜,自然谢薛崇训的救命之恩。薛崇训不动声色地先打量了一番那女的,他倒不是好|色,却是好奇,陈石塘控的妹子究竟啥样。

    只见陈珍珍长得并不算漂亮,两|腮有淡淡的红|晕,鄯州这地方风沙大,好多女人都有这种特征,虽然乍一看像打的腮|红一般,但确实是影响容貌。她的眉毛也很|粗,长得是浓眉大眼的,好在皮肤和本地人比起来还算白|皙,这才顺眼一下。又看那陈石塘的眉毛眼鼻和他妹妹长得及其相似……薛崇训就纳闷了,满肚子龌|龊地想,那陈石塘和这样一个长相差不多的女人亲|,会不会产生在搞|自己的错觉?

    薛崇训从绘着猛兽爪牙的屏风前面站了起来,啥也没和跪在屋中间的兄妹俩说,只对边的一个随从道:“去内宅把程婷叫出来陪陈家小娘说话。”说罢走到陈石塘面前道,“甭跪这儿了,随我出来。”

    陈石塘疑惑地爬了起来,跟着薛崇训到了二堂的院子里。这时薛崇训头也不回地问道:“用什么兵器?”

    陈石塘躬道:“卑职在战阵上用马槊。”

    薛崇训笑道:“很好,大凡武将世家出的人,会用这个就是份的象征。”他走到一排木架子前面,抽出一枝长兵器,“长一丈八,制造需耗时三年,轻、韧、结实。”他说罢又取下腰间的横刀,用刀背轻轻一敲枪,听得铛铛几声响,虽是柘木枪,却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声音。

    薛崇训把|玩一阵,便将手里的马槊向陈石塘扔了过去,“这么长的枪,只有在马上才能发挥威力,你挑一匹马吧,和我玩两手。”

    陈石塘愕然道:“刀枪无眼,恐伤了主公。”

    薛崇训哈哈大笑,用刀鞘指着他道:“你的口气太大了,想以前汤团练都不敢这么说!放马过来吧!”

    他一面说一面走到马厩外面指了一匹瘦马,在院子里先溜了一圈和那马磨合。陈石塘见他已然兴起,也不好再扭捏,径直选了一匹高头大马,翻上马背笑道:“主公看不起卑职?故意选了这么一匹劣马,那就承让了。”

    薛崇训缓缓抽出横刀,笑眯眯地说:“一会你便知晓,我这匹小马专克枪骑兵。废话休说,看好了,驾!”他手一扬扔掉刚脱下来的葛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缎子,一踢马腹,便斜冲而来。

    “来得正好!”陈石塘抬起马槊。前端精钢槊首,后安红铜槊纂,就像撑杆两头的秤陀和秤盘一样能保持平衡,端起时不用太费力。长枪加大马,借着马力的冲锋犹如一辆的沉重的战车一般猛不可挡,横冲直撞而去。

    不料这时薛崇训已调转马头便跑,并不和他对冲。他坐下那匹小马力道不行,但灵活非常,勒马也相当容易。

    这时程婷也出来了,她和陈珍珍已见过面,俩女人还没来得及见礼,就被院子里刀枪晃动尘土飞扬的场面吸引了注意力,但见俩男人真刀真枪在那玩,她们也有些忐忑地聚精会神地看着。

    薛崇训也注意到了有美女观战,心下大快,此此景让他仿佛回到了前世学生时代的球场上,只因边上有女生围观便挥汗如雨。他精神大振,转了两圈总算绕到了陈石塘的后面,趁其不及转,策马快冲过去。

    两骑靠近之后,薛崇训的马头正对着陈石塘的左侧,其大马长枪的冲击效果已然无存。陈石塘瞅见薛崇训靠过来,急忙将手里的马槊横扫阻止薛崇训靠拢。

    “哐!”薛崇训举刀挡住,顿觉虎口发麻,力量当真不小。但挡住了一下形势就逆转,那马槊太|长太笨,回旋不便,薛崇训将砍在枪上的横刀顺势向下一滑,坐骑也继续前靠。眼看横刀要割到陈石塘的手上了,陈石塘飞快地将一只手松开,待刀锋靠近另一只手时他又趁机换手,生生破了这招。

    薛崇训露出一丝笑意,双手握着刀柄向陈石塘怀里轻轻一拉,“当”地一声被枪柄挡住,薛崇训正待将刀尖向前一送点到为止……如今陈石塘是无论如何也扯不了这一招的。

    却不料这时陈石塘的体突然一歪从马上滚将下来,然后用肩膀猛|撞了一下薛崇训坐下的马。陈石塘长得不算魁梧,但力气却很大,薛崇训那匹小马吃痛受|惊,生生将他从马上甩了下去。

    薛崇训一骨碌爬了起来,吐了一口沙土,愤愤道:“居然耍赖!现在咱们步战,我看你用马槊怎么和我打。”

    陈石塘埋头一看腰间空的,苦道:“卑职认输了。”

    薛崇训哈哈大笑:“耍赖也不是我的对手。”

    陈石塘郁闷道:“方才往了佩刀,否则胜负未定。”

    就在这时,他妹妹陈珍珍插|话道:“哥哥不是使君的对手,还犟什么,哼!”

    周围围观的官吏胥役见状忙大声叫好,接着一顿马|拂面而来……陈石塘牵马过来,抱拳作了一礼。薛崇训也忙收了横刀,抱拳回礼“陈将军承认”,相互作了一揖。

    陈石塘渐渐从刚才的紧张专注中回过神来,也开始拍马|,不过他这个当过团练的人水准自然比那些小吏小官要高,简直是天衣无缝,这东西到了一定境界就不能算是马|了。他说道:“没想到使君很善兵事。”

    薛崇训想起自己打过的两次大败仗,愕然道:“此话怎讲?”

    陈石塘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唐军主战马队主要是穿两铛铠拿枪矛的骑兵,冲击力强大,但回旋和机动就逊于游民族,所以又配备有灵活的‘胡骑营’,负责警戒侦查等事。方才主公对付我的马槊,正是化用了唐军胡骑营的战术,含义深远,让人深思啊。”

    “是这样?”薛崇训瞪眼道,“长安军没有胡骑营的配置,我第一回听说这玩意。”

    陈石塘顿时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应付了两句。

    薛崇训爽朗笑道:“不过你说得我心里怪|舒服的,一会留下来喝两盅……少伯,你也来。”

    几个官僚在院子里聊了会天,旁边程婷和陈珍珍的关系也发展迅猛,男人们还没称兄道弟,她们已是姐妹地称呼起来。

    还没到酉时,薛崇训便带着陈家兄妹等人回内宅喝酒去了,完全不理政务。气氛融洽快活,程婷一时兴起,便要亲自下厨为大家炒几个菜,而那陈珍珍也说做得几首鄯州特色菜肴,忙乎了一阵,加上厨娘弄得酒席,炕上已摆得慢慢的,碗盘重叠丰盛非常。

    陈石塘武将世家出,与诗词歌赋一窍不通,当然不能聊文墨,便聊起了兵事。说起河州姚州等地遭吐蕃吐谷浑骑兵袭扰,破了几个县,王昌龄不由得感概沉吟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山。”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