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章 金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鄯州地处西陲,而太阳是从东边升起,这地方应该天亮得较晚,但薛崇训住这里倒是没感觉,因为他们用的是自己的一时间,照样是出卯时而作,酉时而息……这儿的卯时和长安的卯时自然是对不到一块去。

    天刚亮,院儿里的虫子好像还无法接受迷人夜晚的结束,鸣叫未息,“唧唧……”的声音听习惯了倒不觉得聒噪,反而显得更有自然气息。

    薛崇训正在二堂琴房干一件大伙看来很“荒唐”的事:他在熨衣服!一个皇亲国戚、一州之长,不治理地方,干这种原本可以叫奴婢做的家务事,实在是有些荒唐。周围的书吏、胥役都垂手侍立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人很奇怪,常人如果做些非常事,就会遭来各种各样的非议;可非常人要是做常事,却会让人们觉得很有深意。

    长史王昌龄把手抱在腹|前,也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在那儿忙乎。

    王昌龄认识薛崇训已有好一些子了,不过现在住在一个府里起居作息常在一起,才能了解薛崇训的常习惯。王昌龄倒没有因为见他做这样的琐事就觉得他昏庸,只是愈发觉得薛崇训很有特点。

    就像刚才他还在院子里动如突兔一般,将一把横刀舞得虎虎生风,生机勃勃,仿佛有万丈豪一般;可转眼之后,他就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熨起衣服来了,确实太安静,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沉稳而细致。

    人的反差竟然可以这么大?王昌龄默默地琢磨着这个曾经的郡王。其实当初薛崇训邀请他的时候,他犹豫过甚至很不愿意加入薛崇训的帐下,一个依靠母亲权势的纨绔子弟,一个注定失败的王侯,跟他有什么搞头?后来薛崇训竟然把不为人知的步摇都送来了,这份细心贴切和重视,让王昌龄十分感动,只好投于帐下也算是报这一份谊。

    不过相处了一些子,王昌龄倒对他愈发感兴趣起来。

    薛崇训今儿没去大堂上办公,一上值就到这儿来了。在州衙当差其实没县衙那么多琐事,诸如审案等事都是下一级的衙门在办……不过劝农是任何地方长官都不能推卸的事儿。

    他也没穿官服,穿了三十六摺的青色葛衣,不过倒是浆洗得板直整洁,也是熨平过的;交领外袍里露出的白色里衬当真是白得一尘不染,比许多富家小姐穿的衣服还要干净。王昌龄从这些细节看起来,觉得薛崇训其实还算一个严谨自律的人。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宽体胖的中年人,体型颇有些君子之风,可是体太胖走进来时就有点喘上了。这人张判司名奇字守正,昨儿个就和薛崇训见过礼。他长了一张人|兽无害的富态脸,走进来便和和气气地说道:“听说使君见我,我就急忙赶过来了……您这是?叫小的们弄不就成了,哪用得上使君亲自做这事儿啊!”

    薛崇训脸上的皮子露出一个笑容:“常常做点家务事能保持精神头,要什么都不做长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会养成懒散的习,不信?”

    张奇忙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使君言之有理,我等受教。”

    “换开水。”薛崇训放下熨斗,吩咐边的胥役道,又饶有兴致地看着那玩意喃喃道,“金斗(熨斗)自汉代就有了吧,张判司您说是不?你一定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典故。”

    张奇先赞了一句“使君学识渊博令我等抬头不能观您项背”,然后才答道:“下官学识浅陋,未闻其故。”

    薛崇训故作一副不信的样子道:“你是司法参军,经常和刑律打交道,会不知道金斗的来历?奇怪啊!这玩意最初造出来可不是熨衣服的,是……熨人皮,牢里用这个。”他回头看着换水的胥役,作了一个动作,“烧红了之后往人上一贴,哧!”

    那胥役被那声“哧”的喝声一吓,差点没把手里的金斗给掉地上了。又听得薛崇训笑道,“贴上去之后,立刻就能闻到一股味儿,像羊烤糊一样,然后那狱卒拿着金斗一推,一大块皮就掉下来了。张判司,你真没用过这玩意?”

    张奇的眼皮子一跳,轻轻抚额躬道:“咱们鄯州吏治清明,很少有严刑供的事儿。”

    薛崇训道:“很好,很好,改我给你写份奏折递上去,让长安都知道咱们鄯州有个好判司。”

    “使君言重,使不得使不得。”张奇忙道。

    这时薛崇训笑容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正色道:“牢里是不是关着一个同僚,叫陈石塘的人?”

    “是……是……他本是鄯州地方团练官,犯了命案,杀害结发之妻,数罪并罚下狱待斩,刑部已经校核过此案了。”

    “杀妻?”薛崇训沉吟道,“不是说他的妻子和人通|被撞破,他羞|愤之下才痛下杀手的么?”

    张奇忙道:“案曲折,一言难尽。通|之事毫无真凭实据,不足以为陈石塘杀人之罪开脱。查实真正之由,是他与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不顾人|伦|常|纲做下那难以启齿之事,方导致惨案发生,发妻通|不过是陈石塘的杀人借口而已。本案本应将石塘之妹陈珍珍一并下狱,但他一口将所有事自认下来,我等又念在一府同僚的份上,才只拿了他一人……本案卷宗记录详尽,证据确凿,要不下官马上给使君拿来一观便知,绝没有冤枉陈团练。”

    妹|控?薛崇训听罢不汗颜,但依然不动声色地说道:“卷宗就别拿了,我不喜欢看那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只问你一个事儿:案发之时,石塘之妻和其部下独处一室,可有此事?”

    张奇顿了顿,刚要说话,又被薛崇训打断了,薛崇训微笑地盯着他的脸道:“你在犹豫还是在琢磨?当然我相信你在我面前会实话实说,也相信你没受过别人的钱财。”

    张奇忙道:“是,确有此事,但这并不足以断定通|之实……”

    “行了。”薛崇训抬起手道,“带我去州衙牢房瞧瞧那陈石塘。”

    “是,使君请。”张奇忙躬说道。

    于是薛崇训和王昌龄并几个侍卫胥役一块向大堂院子走去。这院里左右有七间办公室,称“七房”,有司功、司仓、司户、司田、司兵、司法、司士等七曹参军分别掌管,并配有书吏。衙门里的官只负责决策和命令,真正运转政府办公的其实主要还是那些小吏。牢房在七房南边,靠近大门的角落,地面上的房子是牢房;地下还有牢房,那里也就是死牢。

    薛崇训等人去的正是死牢,只有一处出口,周围都用石头镶牢,被关在这里的人真是插翅难飞。除非那劫狱的人能先把州衙攻破并剿灭这里的守军,否则不可能把死牢里的人救得出去!

    一走下那湿|漉漉的石阶,一股腐|气就拂面而来。顶上的石缝里在慢悠悠地滴水,“**……”的声音虽小,却如滴在人的心坎上。石阶边缘上还长着青苔,张奇好心提醒道:“路滑,使君慢点。”

    进了牢房之后,薛崇训有种寒气刺骨的感受,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周围点的灯也好像暗非常随时会灭掉一样。一个胥役在墙上取了一盏灯笼走前边,众人便沿着潮|湿的过道往里走。

    走到一道锁住的木门前时,前边的人停了下来,大家也就跟着停下来。一阵叮当碰撞的声音响过之后,张奇喊道:“陈团练,快过来叩见咱们鄯州的新刺史。”

    过得片刻,里面响起铁索拖动的声音,一个披头散发的浑黑乎乎的人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口,连脸都被蓬乱的头发遮着看不清楚。瞧他那动作软绵绵的,估计是没吃饱……这时代的社会生产力有限,哪有许多多余的粮食养这些囚犯?也就是半饱不饱的给点吃的,拖住命不死就不错了,如果家里能接济,也许能好过点。

    那人不跪,也不说话,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门口。

    薛崇训回头问张奇道:“陈团练?”

    张奇应道:“正是。”

    薛崇训指着那人浑无力的软绵绵的体道:“有精神的……”

    张奇:“……”

    薛崇训继续说道:“可惜了一条汉子。如今大战在即,正是用人之际,他要是不犯案,上阵杀敌也好啊。”这话他倒多半出于真心,同是地方团练官,他想起战死的汤团练来了。

    “是,是……”张奇随口应道。

    不料就在这时,那黑乎乎的脏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声喊道:“使君给个机会,让我死在战场上!马革裹尸也好,我不想死得这么窝囊!”没想到这么个衰人吼起来居然能中气十足。

    “陈某堂堂七尺男儿,给个机会,让我战死!”

    薛崇训沉吟道:“可你杀人|犯,我得顾着律法公正。”

    “打吐蕃,卑职愿为主公之前驱!”那陈团练改“使君”的称呼为主公,趁机效忠,看来他倒是没饿糊涂。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