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章 豆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程婷把薛崇训那官袍洗干净后用小炭微烤,第二天一早果然干了,只是火烤干的衣服上面的皱褶抹不平。薛崇训赶着要去大堂,只好将就着穿。程婷把他上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看着他出去做“大事”,然后期待他晚上回来和自己缠绵,这样的子她过得非常高兴……要是他没那么多妻妾,一辈子都这样两个人过,她就更愿了。

    上午她在内宅里四处参观,摸熟地方,安排奴婢、厨娘、园丁等等一众人等的活计,办得是得心应手,她仿佛就像那受过雨露滋润的花朵儿,愈发精神和美丽。午饭薛崇训也没回来,他大概在衙里和同僚们一起吃的,程婷吃过午饭便收拾了一下出门办点事。

    她想到薛崇训只有一件官袍,换洗自然不便,想上街买匹红绫给他新做一衣裳。

    鄯州在丝绸之路上,如今市坊商业在战后已恢复了至少六七成,自然是什么丝织品也不缺,只要有钱就能买到。

    程婷在家丁的护卫下乘车来到西市时,忽见一大群人围在那儿把路都给堵了,她便挑开车帘说道:“去瞧瞧前头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一会奴仆便回来小声禀报道:“在杀人,斩首示众。问了说那罪犯是个当官的,在新来的刺史……也就是郎君面前犯大不敬之罪,一查贪污受贿证据确凿,数罪并罚马上就被判斩立决,拉到西市砍脑袋……”

    程婷沉默片刻,说道:“先等一回,能过路了再走。”

    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一堆人才陆续散去,程婷的马车进得西市,她在帘子后面沿路观看,忽见一家很气派的绸缎庄,一块匾额上“扬州织造”四个字写得气势十足,程婷便敲了敲车厢道:“就这儿了。”

    她下得车来,和一个丫鬟两个薛府壮汉一起走进庄子,很快就有个穿长衫的人迎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程婷的衣着,又看了一眼她边的随从,立刻嘴皮子翻飞:“夫人浑贵气,非得上好的绫罗不能配得上您,咝……您又不像咱们陇右出,有股子江南道的烟雨味儿,巧了!咱们这里售的全是扬州远道运来的东西,您这边请,外面这些都不适合您这份……”

    程婷心道:这掌柜的以为我买来给自己做衣裳的,算了,也不用和他多费口舌。想罢她便说道:“我先自个看看。”

    她说罢走到一扎红色的绫罗跟前,轻轻伸出手一摸,但又感觉出和做官服的质料不太一样。正待要继续走时,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官服得用朱色小科,这种绫不行。”

    程婷有些惊讶地回过头,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妇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程婷不问道:“夫人何出此言?”

    “您是卫国公家的吧?那在西城我见过你。”那女子亲切地说,说罢也不见外,竟然一下子牵住程婷的手,“这家庄子我熟,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的料子。”

    程婷轻轻抽回手来说道:“多谢夫人,初次见面还没请教姓氏名讳呢。”

    那女子笑道:“我们这是第二回见面啦,不过昨儿我看见你了,你没看见我……我姓陈,家兄原是鄯州团练使,算起来该是效忠卫国公帐下的人,唉……家兄常叫我珍珍,夫人也这么叫我就成。”女子说罢神色黯然。

    程婷疑惑道:“怎么了?令兄出事儿了么?”她忽然想起西市刚斩首的官,莫不是这个陈珍珍的兄长吧?她忙回头看了一眼起先去探消息的随从。那奴仆会意,低声道:“不姓陈。”

    陈珍珍不解地问道:“你们说什么?”

    “没什么?”程婷忙摇头。她的心里也是一阵不安,心道郎君居然刚到地儿就杀人……虽然她也明白有立威的目的,只怪那死的人太嚣张做了出头鸟,但是这样做总归戾气太重了。

    陈珍珍又道:“我就是鄯州土生土长的,这地方我熟,以后夫人想去什么地方玩耍,我可以陪在您边指个路什么的呢。”

    “嗯嗯……”程婷只是随口应道,她心里挂着另外的事,不再次问道:“令兄出什么事了么?”

    就在这时,陈珍珍总算强笑不下去了,眼泪一下子就蹦出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道:“求夫人施以援手,我就算下半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程婷急忙扶住她道:“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我要是能帮上一定不推辞。”

    “夫人是答应我了?”陈珍珍充满着期待地看着程婷。程婷皱眉道:“你得先说什么事儿啊。”

    陈珍珍撑着不起来,跪着述说道:“家兄本来就没做错什么,前月他从校场回来,竟然看见那个不知羞耻的妇人(估计是陈珍珍的嫂子)和他的部下在一个房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什么话?她是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还要护着那个将校!家兄一怒之下就将那对男女一并杀了……可那妇人是鄯州大族周家的人,那边的人不依,多般狡辩不认自家人不守妇道,还贿赂官员污蔑我们陈家的清白,将家兄下狱,想杀人报仇……可怜陈家十年前也是鄯州数一数二的大族,可先父亡故之后家势衰弱,如今只能眼睁睁地被人冤枉!求夫人在国公面前说两句话,拉家兄一把,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程婷皱眉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掺和公务,同僚会说我干政的。你不如直接去衙门鸣冤,郎君自会与你作主。”

    陈珍珍哭道:“家兄是我唯一能依靠的人,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求求您了。”她一边说一边摸出一对玉镯子来,“这是陈家家传之物,请夫人收下。”

    “不行,我怎么能私自受人财物?!”程婷忙轻轻挡住她递过来的手,不想就这么一碰,那镯子竟然就掉地上去了,“当当”两声清脆的响……

    程婷目瞪口呆,她不是说是家传之物吗?怎么不拿稳了!说不定这妇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可是事到如今人家也惨的,不能把责任都一股脑儿往外推吧?

    程婷忙道:“我赔你镯子,来人,把碎片收好拿到珠宝店去估价。”

    “不必了,是我没拿好,怎么能怪夫人呢?”陈珍珍哀怨地叹道,“人都不在了,我要钱有什么用?夫人不愿意帮忙就算了,就此告辞,打搅了您。”

    “等等!”程婷左右看了看,郁闷地小声问道,“令兄名讳?”

    “陈石塘。”

    ……

    程婷买好了需要的料子,便坐车径直回府。等到晚上薛崇训回来,她便开始说今天都做了些什么什么事,主要的目的自然还是要把陈家那事儿在薛崇训面前说出来。

    薛崇训听她尽说些琐事,便支支吾吾地应付着,偶然间又觉得她的话充满了生活气息,感兴趣时便多支吾几句,“鄯州就是闹……”“对,江南的丝织品好。”如此云云。

    许久之后程婷才不动声色地将陈家那事说将出来,还表示了一点感叹:“那女子可怜的,唉。”

    薛崇训看着她道:“你觉得她很可怜吗?那要不要帮她?”

    程婷忙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只是觉得她无依无靠的,但郎君的公务我本不应该多嘴……可,可是那陈家也是鄯州士族,郎君初来乍到不仅要有威,还应拉拢一些人,或许帮帮陈家也并无不妥……”

    薛崇训笑道:“你紧张什么,怕干政?干政就干政呗,你瞧我母亲何止干政!我又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青天老爷,以权谋私怎么了?你说帮她就帮,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图你露个笑脸儿。”

    程婷听罢脸上一红,轻|咬了一下嘴唇道:“你倒是说得直白……不过我还是希望郎君为宦多做好事。”

    薛崇训一把将其搂进怀里,在她的耳边吹着暖暖的气儿,轻轻说道:“你笑一个,我马上把那陈石塘无罪释放,怕什么?这鄯州刺史万一干砸了,改让朝里给我换个廊州或是河州刺史也行。”

    程婷道:“还是不要了,我做你的女人,应该劝你做好事,哪能这般……今天都这么晚了,郎君明儿再办正事吧,我们现在……现在……”她越说脸越烫。

    薛崇训伸手往她的怀里一探,笑道:“我的白兔都涨|起来了。”

    “坏东西!”程婷轻轻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薛崇训拦腰将其抱了起来,便向炕上走。这时他忽然觉得,这州衙的房屋实在有些陈旧,周围的色调都是深色的,连幔纬都是紫色,那灯架上点的不是蜡烛而是油灯,豆粒大的朵朵绿火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总之什么都老气得很……好在怀里的|娃洁白|柔|嫩,让一切都一下子生动起来了。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