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一章 己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亲笔写了份礼单,并“聘书”一起带上去了长安城西北的宇文家,名正言顺地拜访宇文孝意为下聘。虽没有媒约也没其他亲戚见证,从正式礼仪上欠缺了许多东西,但薛崇训这是纳妾并非大婚,三书六礼已备了二书,已是越制,给足了宇文姬的面子。

    他的另一个目的却是因为金城的事儿,上回交给宇文孝办的事,得到宇文孝的消息已办妥,他便过去商量此事。

    宇文孝出大门迎接,薛崇训跟着他进门后便看见了满院子的菜,倒是十分惊讶,一个官员又不是菜农,在家里种那么多菜作甚?

    宇文孝道:“后院里没种菜,都是小女种的药材。”

    只见宇文孝满面皱纹晒得又黑又老,沟壑沧桑,一张老脸跟|劳一辈子的老农相差无几,不过他投足之间的气质却和淳朴的老农没甚相似之处。

    二人走到各种蔬菜之间的一个草顶亭子里,摆上清茶坐下说事儿,此此景倒是有几分乡村气息。薛崇训先递上二书,宇文孝打开礼数大致看了一眼便说道:“薛郎如此厚意,叫我受之有愧啊。”

    薛崇训有点着急地问道:“上回那事……”

    宇文孝笑了笑,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书信来放到未上漆的木桌子上,“刘幽求的亲笔手书,绝对错不了。”

    “刘幽求?”薛崇训忙拿了起来,抽出信纸察阅,一看之下脸上顿时浮出了喜悦之色。这是被流放到岭南的前宰相刘幽求叫崔用一起起兵谋反的内容啊,写得一点都不避|讳,实在太露|骨太清|楚了,还将太平公主骂得十分难听,什么|妇云云要是叫太平看见了她会是什么表

    宇文孝笑道:“薛郎对这东西还满意么?”

    虽然只是刘幽求的书信,但要弄到这样的东西实属不易,薛崇训点点头道:“鉴别过了?”

    宇文孝道:“刘相公做过宰相,书法也有点小名气,在长安要找他的墨宝并非难事。要鉴定真伪比鉴定古时的书法真迹要容易得多。”

    “刘幽求是死定了,可他的死活我不关心。”薛崇训低头沉吟道,“要把崔家一起拉上陪|葬却证据不足,毕竟这份信只是刘幽求的态度,没有崔用的表态……”

    宇文孝皱眉问道:“那有用么?”

    薛崇训舒了口气:“有用!有些事儿不一定非要证据确凿,只要崔用有嫌疑,上位者岂能安心?又或者非要等他造出势来才动手?至少有六成胜算,再加上信中的言辞|激|烈,我|母亲盛怒之下,起码就有八成把握致崔氏于死地……宇文公是如何得到此书的?”

    这个薛崇训倒是有点好奇,宇文孝的旧部早已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三娘以前就是他的人,他哪里找的人办的事儿?

    宇文孝沉声道:“我找的白无常。”

    薛崇训有点意外:“她还没事么,你是如何联络上她的?”

    宇文孝的脸上露出了沧桑的神,“她从小就跟我,我待她们有如己出……要找自有办法。虽说白无常对我的恨意还在,但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告诉她此事是薛郎的事,又提供了丰厚的酬金,她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听到“有如己出”这个词时,薛崇训的脑中又浮现出了三娘白七妹她们脸上那种伤的表来了,三娘曾说:主公一直说把我们当成亲生儿女,他当然只是随口说说;其实无论在谁的眼里,宇文姬从来都比我精贵……薛崇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白无常愿意替昔的仇人宇文孝办事,恐怕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薛崇训的关系。

    薛崇训想罢有些动容:“白无常到长安了么?我想见她。”

    宇文孝饶有兴致地看着薛崇训的脸道:“薛郎见她作甚?”

    “……”薛崇训皱眉道,“我贵为郡王对她又是诚意十足,宇文公了解她,你说说白无常为何不肯投我门下?”

    宇文孝沉吟许久,“她是信不过你?不对,她是信不过这世道。”

    “何解?”薛崇训疑惑道。

    宇文孝强笑道:“而今她对薛郎有用,就怕有一天对你没用了……薛郎有没有发现三娘越来越不会办事了?”薛崇训愕然:“最近本想让三娘去办件事的,可是她被许多眼线盯着,脱不开。”宇文孝摇摇头:“如果是以前的三娘,随便有多少人盯着,都不用担心。”

    “这么厉害?”

    “她是我教出来的,我很了解她的能耐,不过现在……我对她也没多少信心。薛郎知道狗和狼的区别么?这两种牲畜本是一种东西,几只狼敢挑战猛虎,狗却绝对没有如此凶猛,因为它早已失去野了。”

    “野?”薛崇训怔怔的思索着什么。

    “三娘本是生在影和黑暗中的人,却要活在阳光下,她如今能做的只是跟随薛郎左右,尽犬马之劳而已。假设你现在赶她走,真不知她还能不能生存下去。”宇文孝长叹了一声。

    这种说法,好像当初在城隍庙白七妹轻松击败三娘的时候曾经说过。薛崇训所有所思地默然无语。他忽然想起了前世曾经的荒唐事,有一次和领导一块|时遇到个对人很好的|女,于是他一时动心便干了“劝||从|良”的事儿,结果被那小姐嘲笑。现在他忽然悟到自己是太想当然了,没有其他工作经验和人脉,叫她如何生存?

    薛崇训心下一阵伤感,起抱拳道:“若无它事,我这便告辞……如果白无常愿意,让她见我一面,我不再劝她投门下,只想当面感谢相助之义。”

    宇文孝送他到大门方止。

    薛崇训抓住缰绳,翻上马之时,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骑在马上面无表一言不发的三娘。她总是这么一个表,规规矩矩地尽自己的职责,很多时候薛崇训都没注意她了。此时才发觉她的脸色没有以前那么惨白可怕,多了许多血色,少了许多鬼魅的可怖。

    吉祥扛着马杖走到了前面,薛崇训上马之后忽然回头对三娘说道:“这种子你还过得高兴么?”

    三娘有些不解地看着薛崇训,顿了顿才生硬地回话道:“我向董氏学了做针线,又在厨娘那里学到了几道家常菜的做法,很好。”

    薛崇训笑道:“晚上你下厨做两道菜,我尝尝。”他想了想又很认真地说道:“放心,这辈子只要我有稀饭吃,你就有粥喝。”

    三娘诧异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一行人马遂沿着大街先向南走,然后才折道向东,因为薛府的位置在东市那边。刚进安邑坊的坊门,忽然见一个青衣小厮挡在了马前,扛马杖的奴仆吉祥神气地喝道:“好狗不当道,滚!没看见老子手里拿的是什么?”

    吉祥那尾巴都要翘上天的样子,让薛崇训心下一阵好笑,什么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等词儿冒出脑子。

    那青衣小厮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好像生气极了,但没有发作,只大声说道:“我受主人之托,送样东西给河东王。”

    吉祥伸出手来:“拿给老子便行。”

    薛崇训只坐在马上看戏,青衣小厮生气地重重将手里的一张纸塞到吉祥的手里,吉祥这才颠地跑到马前呈上来。薛崇训打开纸一瞧,顿时惊讶:这蝇头小楷写得好生秀气干净。

    上面写着:少年不识愁滋味,上层楼。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说还休。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薛崇训顿时想起了那在崔府上见过的那斟酒的奴婢,遂抬头左右一看,只见坊门口第一家酒肆楼上的窗户边站着一个女子,触到薛崇训的目光后随即消失在窗户后面。

    薛崇训沉吟片刻,心道:刘幽求的书信被劫,那事儿崔用这么快就知道了么?他想干什么?

    上回崔用请客,薛崇训没什么好担心的,但这次不同,如果崔用已经得知有灭门之祸的证据在薛崇训手上,会不会狗急跳墙?这回薛崇训倒真有点防范之心了,可他又很想知道崔家那奴婢找自己究竟什么事,一种好奇心作祟。

    他想了想,回头对三娘说道:“你们几个,进去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有。”

    三娘抱拳应了,从马上翻下来。薛崇训倒是很相信三娘,就算宇文孝说得对她的“野”消磨了,但跑江湖的经验是有的,一个小小的酒楼里有没有危险她应该能弄清楚。

    薛崇训在街上等了一会,三娘便出来了,她沉声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薛崇训道:“是了,这安邑坊在我的地头上,对方故意在这里相见,估计也没打算怎么样。”

    崔用一个京官,对薛崇训来说能有多大的能耐?薛崇训便放下心来,说道:“我倒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方俞忠,你们分散开在外面瞧着,以好有个接应。”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