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六章 过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天刚蒙蒙亮,窗外响起了一声“喔……”的高亢而充满希望的鸡鸣,古人闻鸡起舞,该是起开始一天生活的时候了。薛崇训从睡梦中醒来,正犹豫要不要起

    早上很凉快,懒在薄被里怀里抱着|软的光滑的温暖的少女|躯|体,是多么舒服的事儿,**一刻值千金啊,而且今不用大朝,没有必须应付的正事,其他事都是可以推掉的;但早上懒总觉得是在浪费光

    每当这种犹豫与纠结的时候,薛崇训的办法就是不要去权衡利弊好坏,坚定一个念头起。他回头看了一眼李妍儿,她正睡得香,鼻子里发出轻轻的甜甜的鼾声,长睫毛轻轻的颤|动,安静极了,就像一只可的小猫。

    薛崇训把自己的胳膊小心地从她的脑袋下面抽了出来,坐了起来穿衣服。这时李妍儿翻了一个声,嘴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腿上一蹬,把被子给蹬开了,|小玲珑而白|嫩的玉|体|横|陈在上,叫薛崇训看得心中一阵漾。

    没当他看到美好的事物时,便会产生一种占有来。这种疯狂的占有不仅是得到对方的体,还想让别人的心都属于自己。

    恐怕不只薛崇训有这种心思,上位者制定的对女子的礼制道德,诸如三从四德,不正是一种畸形占有的体现么?不过此时薛崇训内心忽然生出一种无力感来,或许所有的占有都毫无意义。女人并不像她们的表面那样温顺乖巧,她们自私起来更没有“义”的束缚,所以古人才会感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比如李妍儿母女委薛崇训的保护,几乎忘却了他的表哥李成器,就因为此时薛崇训能让她们过得更好更安全吧?

    又或许是薛崇训自己的眼睛在作怪,当你用灰暗的眼睛看世界时,一切美好表象下都藏着暗的东西。

    薛崇训感到孤独,他没有办法让自己相信这些美丽的女人。正如那个“阿公阿婆”的故事里,当遇到利益和义的考验时,以他对女人的理解,女人们更容易抛弃“义”。

    他默默地穿好衣服,拉开格子门时,值夜的裴娘正在穿衣服,她怯生生地说道:“我不慎睡着了,没有侍候好郎君,请郎君责罚。”

    薛崇训道:“没关系,你收拾好了拿文房用具到隔壁的房里来。”

    这个建筑群有五六间屋子,薛崇训的卧室就在最里面,外面宽大的屋檐下有几道进出其他屋子的房门。他走出卧房,挑了一间屋便走了进去。里面有桌椅、胡、板凳等普通的家具。

    等了一会,裴娘便拿着东西小跑过来了,她把笔纸等物摆开,又忙着往砚台里倒了点水,垂着眉说道:“我先为郎君磨墨,再去沏茶,郎君稍等。”

    薛崇训看了一眼裴娘有些凌乱的头发,她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梳妆,就慌忙开始自己的工作了,薛崇训便好言道:“不必着急,磨好墨你先去收拾自己吧,我早上不用喝茶。”

    “是,郎君。”裴娘低头应了一声。

    薛崇训拿起毛笔,上面的笔豪干燥而蓬松,每次用完奴婢们都会用清水洗净晾干的,所以没蘸墨之前就是这么副模样。他默然沉思,开始努力回忆电报的构造。

    很快裴娘就把墨水磨好了,薛崇训将毛笔伸到砚台中轻轻蘸了一番,然后便在宣纸上画将起来。相比无线电报,显然有线电报的原理构造更简单,很容易便能把草图勾画出来。但当他画到电池时,心里就是一堵:电池怎么造?还得先想想弄个发电机。

    他的笔锋停在电池图上面,思路就被发电机的想法给岔开了,发电机的构造也很简单,不就是用线圈切割磁场么?于是他的思路又被线圈给吸引了……既然工匠能造出金线,铜线应该也能造,不过成本肯定很高。

    无论是电池还是线圈,很常见的东西,此时成了大难题。薛崇训的脑子变得跟糨糊一样。

    “啪!”他生气地把毛笔丢在桌子上,木桌上顿时被墨水染黑了一团。

    正巧裴娘正打水进来,见到薛崇训无故生气,她战战兢兢地问道:“郎君怎么了?”

    薛崇训叹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先洗漱吧。”

    裴娘用银白的牙齿轻轻咬开柳条,递到薛崇训的手里,他要用这根柳条刷牙……而它是先从裴娘的嘴里出来的,这不是变相接吻?薛崇训脑子里冒出这种想法时,心里又十分颓丧,觉得自己有点玩物丧志了。

    洗漱完之后,他便叫人在一棵树上挂了一个装沙的口袋,然后用布条缠好手对着那个沙袋“噼噼啪啪”的一顿狠揍,打得沙土飞溅都不解气。

    ……

    待薛崇训起来忙乎了一大早后,红彤彤的朝阳都升起了,李妍儿才磨磨蹭蹭地起,收拾好吃完早饭时,已是上三竿,贵妇的生活是比较轻松的。她没见到薛崇训,连裴娘也没看见,没人陪她玩耍,无事可做便向北边的听雨湖走去,准备去找她娘。走到湖边时,柳枝上忽然掉下来一个什么东西,把李妍儿吓了一大跳,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绿皮的昆虫。“该死的坏东西。”她被吓了很生气,骂了一句,一脚踏了上去,那只倒霉的虫子便被踩扁了。

    沿着听雨湖走了一段路,在绿油油的桃树之间有一个小小的别院,便到地儿了。以前是薛崇训的书房,现在孙氏暂住在这里。

    李妍儿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娘我来了”,孙氏便很快出现在屋檐下,她好像在等着李妍儿,否则不会那么快出来。

    “你吃早饭没有?”孙氏问道。

    李妍儿随口答道:“吃过了。”

    孙氏一把拉着她的手往屋里走,一路走进书房,拉她到后廊门口才停下。屋子内外很安静,没有其他人,孙氏这才问道:“昨晚有没有……发生那件事?”

    李妍儿点点头:“我把他的口水吃进肚子里了,会怀上孩子吗?”

    孙氏:“……”她无语了片刻,又问道:“除了这个,就没做其他事?”

    李妍儿摇头道:“还有……太羞人了,我不说行么?”

    孙氏正色道:“你们光是亲……嘴,怎么能生养?我是你|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她便拉着李妍儿在后廊门口的木头台阶上坐下。

    李妍儿涨红了脸,良久才小声说道:“黑炭把人家的衣服脱|掉了,还含着我口那里,我当时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好奇怪啊,他的手也讨厌,摸人家另一边,|好涨啊……”

    孙氏的脸也红了,埋怨道:“我只问你做了些什么,你说那么仔细干嘛?”

    “哦。”李妍儿嘟起嘴道,“我的衣服被脱|掉后,他就这样捣鼓了一番,弄得我好累,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完了?”孙氏愕然道。

    李妍儿道:“不是娘叫我简单点说吗?”

    孙氏皱眉道:“就说捣鼓一番,我怎么知道你们是怎么捣鼓的?得了,你还是说仔细点吧。”

    李妍儿想了想道:“他讨厌得很,嫌人家的小,我就说娘的大,以后我也能长那么大……”

    孙氏瞪圆了眼睛,骂道:“没大没小的!你怎么能在那种时候说我?”

    李妍儿哭丧着脸道:“他还问娘的有多大。”

    孙氏彻底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听得李妍儿又道:“还有,他用手摸人家下面,还说什么芳草浅,大概是说那些烦人的毛毛吧。娘的为什么那么多?”

    孙氏怒道:“你又在薛郎面前说我的体了?”

    李妍儿无辜道:“我没说……当时只是想,我和娘一起洗澡的时候,看见你长那么多,觉得很奇怪。”

    孙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以后再也不准在上的时候提到我,明白吗?我是你们的长辈,你乱说话别人会认为你不懂事。”

    李妍儿“哦”了一声,又道:“他又叫我抓着他下面那个吓人的东西,又长又粗太可怕了,为什么黑炭长了个那么丑的东西?”

    “多长?”孙氏脱口问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脸上一阵尴尬,忙左顾而言他。李妍儿倒没觉得在她信任的娘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便抬起手比划了一下道,“还在我手里一跳一跳的,像个吓人的活物一样。”

    孙氏道:“这就对了,那个东西才能让女子生养,之后你们做了什么?”

    李妍儿红着脸道:“他亲我那里。”

    “哪里?”孙氏愕然道。

    李妍儿指着下面道:“这里,我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想叫他别这样可话都说不出来……”

    孙氏吞了一口口水,飞霞满面,双腿使劲并拢着,也说不出话来了。听得李妍儿道:“我好奇怪……想尿尿的感觉,但我这么大了还尿肯定被人笑死,就拼命憋着,后来还是……呜呜呜,我太丢脸了,我明明忍着的,可还是喷|出来了。”

    孙氏无力地问道:“从哪里出来的?”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