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四章 水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送走了张说,又回到书房呆了一会。这里属于他家的范围,却是在今天才第一次发现真是不错,幽静而舒适。特别是后廊,忘记是谁设计的了,真是将建筑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廊中有一个带假山的小池子,池水却不是死水,而是将“听雨湖”的水引来的。一根竹竿从假山中伸将出来,清水从竹筒中缓缓地流出,水声叮咚轻响,就如一曲天然的音乐。池水之畔有几个樱桃树,果实好像已经熟了。

    唐人比较喜欢樱花樱桃,樱桃在宴席上完全做正果。完全学习唐朝文化的东方岛国某些偏好也深受唐朝习俗的影响。

    薛崇训走到一颗樱树下,摘了一串樱桃,放到那流|水的竹筒下方洗了洗,便吃了起来,又甜又嫩,真的不错啊。

    晚上他便忍不住留在了书房所在的院子里休息,这处别院有七八间屋子,其中有,睡觉是有地方的。

    第二天一早正值五一大朝的子,薛崇训也必须参加,便去了大明宫含元向皇帝李守礼朝贺。薛崇训在长安的子过得是比较宅的,很多时候都在家里,并不太喜欢出门吃喝玩乐,当他看到汾哥李守礼时,突然有个想法:恐怕汾哥更宅。听说汾哥平时就好练太极拳,然后和他的一帮女人在酒色之中消磨时间,除了五天一次大大朝,他基本不会出蓬莱宫。

    或许汾哥这样还很快活,省了很多心。

    大朝上主要就是钟鼓礼乐,一种仪式而已,没有说任何正事。待大朝散后,朝廷大员继续往北走,去紫宸见太平公主,这时候他们才说正事。

    薛崇训既然来了大明宫,也和宰相们一起进去参与廷议,经常在这种场合出现可以提高政治影响力,还是很有好处的。

    众人在对吐蕃的战争上纠结了半天,进而又牵扯出折冲府问题、税收问题等一大堆事。期间张说屡次向薛崇训投来目光,但薛崇训没有表态支持他的“长征健儿”提案,张说便忍住没说。最后大伙没能拿出一个让人认可的办法来,然后散伙,唯有薛崇训被太平公主叫住,留了下来。

    太平公主坐直了体,淡淡地说道:“上回说你的婚事……”

    薛崇训一想起这个就郁闷,但实在没办法。看来那些权倾天下为所为的人还是很爽的,就像历史上的唐玄宗,看上了杨玉环,儿媳妇之类的伦|理已经无法阻挡他了,看上谁就是谁。

    他怀着无奈的心抱拳道:“但听母亲大人作主。”

    太平公主打量着他的脸,可惜薛崇训低着头只能看到宽宽额头,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我看中了两个合适的人,霍国公主和余姚县主,都是太上皇一脉的,你更喜欢谁?”

    余姚县主?薛崇训回想了一会,这才意识到那个余姚县主是李妍儿,前不久才封的。

    那不是还是个小女孩么,而且是他的外侄女,可能比他家里的裴娘年纪还小。薛崇训心里一堵,但又想起了一肥二胖的霍国……她那脸上的两块中间夹着一张奇怪的嘴。薛崇训一想到那女人可能会陪伴自己一生,冷汗都要出来了。

    他根本不需要考虑,当即就说道:“如是在二人中选一人,还是李妍儿吧……”他心道,起码是个可的小萝莉不是,好用不好用另说,放在边也养眼,人也得多活几岁啊。

    太平公主点头道:“很好,这事我来办,你先回去吧。”

    薛崇训执礼道:“儿臣告退。”

    太平公主办事很利索,没两天就召见孙氏,把这事儿说了。名为提亲,但孙氏能有什么异议?就算有异议也没权力拒绝太平。这件事显然非常顺利。

    实际上孙氏是很高兴的,她万万没有想到作为失败者,女儿还能嫁那么高的门第。薛家不但世代与李唐联姻,更是河东大族,根基不浅。孙氏心道:除非婆家欺负李妍儿,不然李妍儿不会受委屈了。

    就在她暗自高兴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人敲院门,孙氏便去开门,只见是王昭仪等人在外面。王昭仪一看到孙氏,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孙氏也是吃了一惊,本来以为她来赔罪的,但居然下跪有点意外了。

    王昭仪哭丧着脸道:“我狗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请王妃大人不计小人过。”

    孙氏搬到这幽院之后小心谨慎,对人谦逊,但她却不是什么时候都会低声下气的。如今这种状况,她已是有恃无恐,毫无压力地站在王昭仪面前,受了她的跪拜,冷冷道:“王昭仪,做人不是你那样做的。”

    “是、是,王妃教训得是,我一时糊涂犯了大错!”

    孙氏昂起头,虽然她的材看起来有些柔弱,但气势一拿出来,那种高贵的气质仍然丝毫不逊色:“你且放心,这次我不会和你多作计较。和你这种人计较,我丢不起那脸。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王昭仪磕头道:“谢王妃大恩大德。”

    就在这时,李妍儿刚从金城那里回来,看到王昭仪居然跪在那里,她不由得用手指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过了片刻,李妍儿不由得笑了起来,指着王昭仪道:“娘,她怎么了?”

    被人嘲笑,王昭仪的心可想而知,她的脸色涨得比猪肝还红,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孙氏挥了挥衣袖:“你走吧,别人看见你这副样子很好看么?”

    王昭仪这才爬了起来,狼狈而走。

    孙氏拉起李妍儿的手走进了院子,李妍儿一路还不断地好奇问怎么回事。等她们回到屋子里,孙氏拉李妍儿坐到自己的边,张了张嘴还没说话,眼泪忽然出来了。

    李妍儿瞪大了眼睛道:“娘,你怎么了?王昭仪又欺负你了吗……不对啊,明明是她跪在那里。”

    孙氏抹了一把眼泪道:“娘是高兴,可又有点舍不得。”

    李妍儿茫然地看着她。

    孙氏缓缓掏出手巾,轻轻地揩了揩眼泪,呼出一口气来,微笑道:“今天太平公主下召见了我,向我提亲了。”

    “什么提亲?”李妍儿有点明白了,怔怔地重复道。

    孙氏道:“让你嫁给她的长子薛崇训……虽然他是续弦,但你将作为正室明媒正娶过去。妍儿的归宿很好,要懂得知足和珍惜。”

    “薛崇训?!”李妍儿腾地站了起来,一脸怒色,但很快想起了她娘平时给她灌输的东西,又无奈地坐了下来,“娘虽然叫我不要有恨意,我也明白娘教给我的道理了,可是,我们……这样也太可笑了啊!”

    孙氏正色道:“可笑?婚姻大事是儿戏么,何况是皇家与大族的联姻,你觉得哪里可笑?”

    李妍儿嘟起小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孙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又听得孙氏道:“太平公主亲自开口,比圣旨还严重,绝对没有转变的可能,你该学着懂事、学着人世故,这样才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路还很长,明白吗?”

    正如薛崇训很无奈一样,李妍儿同样无力,她为宗室,联姻这种事听过不少,自然也明白。她闷了半天,才说道:“那娘和我在一起就行,咱们被关在大明宫也好,还是在薛家也好,反正都一样。”

    李妍儿总算认清现实了,孙氏听到她的傻话不由得笑了出来,摸着她的脑袋道:“你听说过嫁人还要带着娘的事儿么?”

    “这么说以后我见不着娘亲了?”李妍儿瞪圆了美目。

    孙氏叹了一口气道:“能见着,嫁了人也可以回娘家省亲不是,但你应该尽到妻子的责任,不能三天两头就往回跑。女大总要出门……你看我们院子里那窝燕子,小燕子被母亲喂大之后就会出去重新筑巢,不能一直和大燕子挤在一起哦,燕子都是如此,何况是人?”

    李妍儿顿时急了,抓住孙氏的手不放:“我不!不嫁了,我只想和娘在一起!”

    “你再这样不懂事,娘要生气了!”孙氏正色道。

    李妍儿抹了一把眼泪:“娘要赶我走……别人家里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我害怕……”

    孙氏将其抱到怀中,母女俩抱在一起良久都不愿意分开。孙氏一不留神又伤心起来,很自责地说:“我没有好好管教你,如今后悔都来不及,以后做人处事的道理,只有靠你自己去领悟摸索了……娘现在做什么都来不及,但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从今以后,薛家才是你的家。你一定要记住!”

    李妍儿当然不认为陌生的薛家居然是她的家?孙氏只好反复嘱咐她,十分不放心。然后又教了她一些大人的事,特别是洞房之夜应该注意的东西,李妍儿完全不懂。没法子,孙氏只好临时才给她科普|知识。李妍儿第一回听到那些事儿,又是好奇又是抵触,瞪着眼睛听着。母女俩一直说话到夜幕降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光线黯淡下来,孙氏才恍然道:“天都黑了,我得去做饭,妍儿饿了吧?”

    ( èμ?????????????è???????¨è???????? ?¤???? )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