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二章 河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李龟年唤童子拿来了一个小鼓,又转头看向旁边的蒙小雨:“会楚音吗?”蒙小雨道:“以前学过。”

    “那很好,我来击鼓,你和琵琶。”李龟年不紧不慢地说道。

    蒙小雨知道李龟年的名头,听到他竟然邀请自己一起演奏,她看起来有些激动又紧张:“我怕自己弹得不好。”

    李龟年捻|着下巴的一小|撮胡须笑道:“无妨。”

    薛崇训忙端坐在北面的软塌上,侧耳倾听。琴棋书画是世家贵族的必修课,其实他小时候都有所涉猎,不过书法、绘画、棋艺等都没啥造诣,只懂个皮毛,唯独这音乐薛崇训倒是多懂一些,算得上一个业余好者。所以能听到音乐名家的演奏,他也是很期待的。

    李龟年用慢拍开场,蒙小雨随即拨动琵琶,一窜低沉的旋律响起,听起来忧伤而美丽。薛崇训也学过楚音,这时闭上眼睛,脑子中便浮现出了湘夫人美丽的形象来了,可以想象不出湘夫人的相貌,像金城、像宇文姬,他还想到了那个异国公主慕容嫣……

    一会琵琶又弹出了叮当之音,仿佛那女神上尊贵的环佩,随着轻盈的步伐轻轻摇曳。

    这场简单组合的“交响乐”水准之高,薛崇训确实闻所未闻。李龟年,论起地位来,那就是这个时代的贝多芬啊!

    乐曲一会哀伤,一会欢乐,让人的绪随着他们的演奏起伏不停。不知道一旁的张说究竟涉猎音乐没有,但看得出来张说的表也在跟随着音乐变动。

    最后却是凄厉的哀鸣,薛崇训感觉到一个深山怨女的千种愁,万种恨……那凄厉的调子,不正是炽烈的的倾泻吗?

    鼓声停歇,琵琶悄然,屋中四人久久无语,仍然沉浸在那乐曲的感之中无法自拔、无法回神。

    薛崇训高兴道:“不愧为李龟年!”

    李龟年笑道:“虚名而已,郡王没发现您府上这位蒙娘弹奏得非常不错吗?”他以为蒙小雨是薛崇训私养的歌了。

    实际上薛崇训家里根本没有歌舞,不过他不好说蒙小雨是某|院的歌伤面子的,便笑了笑不多言。

    这时李龟年又道:“其实我更擅长写曲,演奏乐器非我所长。”

    张说道:“你太谦虚了。”

    李龟年收住微笑,叹道:“要在一条路上有所成就,最重要的是必须明白自己的弱点。我的弱点确实是演奏。”

    这句话听起来像李龟年长时间才感悟的道理,薛崇训听罢也是认真思索了一会,然后笑道:“真听不出来你的弱点。”

    李龟年陪笑道:“正因我明白,所以咸篥、羯鼓、琵琶无一不会。”说罢从袖子里摸出一卷宣纸来,呈到薛崇训面前:“初次造访王府,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这是我作的一曲《三河曲》,请郡王笑纳。”

    “哦?”薛崇训听罢一喜,忙接过来。听到三河曲这个名字,他已心下了然,肯定和去年他对漕运变法的政绩有关,因为那法令的名字是“三河法”。现在闻名遐迩的名士李龟年为他写了一曲反应变法的乐曲,影响就大了。

    这是什么况?名士的作品,其影响力不可小窥!就如那些著名的诗人的诗歌一样的效果,一出作品立刻被天下争相传阅,甚至|本使者到了长安肯定要搜寻唐诗和乐曲回去卖钱,到了|本,那就不是艺术,而是黄金!

    “哈哈……”薛崇训实在太喜欢这份礼物了,忍不住开怀大笑。

    李龟年微笑道:“我写这首曲子,丝毫没有阿谀上位者之心,是郡王之法确实值得赞颂。”

    薛崇训得意非常,这李龟年真讨人喜欢啊,已经不是在拍马了,却能比马还能让人高兴。这事儿让他意识到了名士文人的巨大作用。

    薛崇训一高兴,自然就大方起来,大手一挥:“薛六,去取礼物,来而不往非礼也,李龟年送我如此大礼,我岂能不回赠一些薄礼?”

    这事儿薛崇训事先并没有准备,但他相信管家知道怎么办。很快家奴便搬来了一箱子东西,箱子一打开,只见里面装着破红绡、蟾酥纱等丝织品。

    丝织品可不是只能做衣服,在唐朝,丝绸等是直接当一般等价物当钱用的。所以后来的《卖炭翁》里宫里的宦官才会用纺织品来支付卖炭翁的炭钱,诗里的宦官是付钱了的,并不是强取豪夺。

    家奴抬来的破红绡、蟾酥纱等玩意,是贵重的丝织品,民间很难见到,张说一看都有些动容。却不料那李龟年竟然正眼都不瞧一下,只说,“郡王厚待,心意我领了。”好像不想要。

    这时他走到蒙小雨面前,伸手道:“你的琵琶能借我瞧瞧吗?”

    蒙小雨自然毫不犹豫地递给了他。李龟年拿起琵琶,手指轻轻地抚摸上丝弦,眼睛里满是喜,随即旁若无人地坐了下来,尽地弹奏起来。

    薛崇训看懂了,李龟年看上了这把音质上好的琵琶……可是它是蒙小雨的东西。薛崇训有点为难地看向她。

    蒙小雨露出了笑容:“李先生喜欢,就送他吧,李先生比我弹得好呢!”

    薛崇训听罢便指着地上的箱子道:“这些东西李龟年不要,那送你了。”

    蒙小雨咯咯笑道:“郡王那么有钱,我就不客气啦!”

    薛崇训大手一挥,根本不当回事,反正每月都有大笔俸禄的入账,挥霍得了多少算多少。他又说道:“过几我要请同僚到府上作客,届时就烦李先生前来捧场了。”

    李龟年抱拳道:“一言为定,郡王的琵琶,谢了。”

    薛崇训遂送他们出门,亲自送李龟年和蒙小雨到大门显得太过,但一行还有宰相张说,如此一来薛崇训的举动倒是合合理的。

    出了府门,待李龟年和蒙小雨都分别上了车,张说却慢吞吞的在那磨叽。薛崇训见状又沉住气等了一会,等那两架马车都走了,才一拍脑门道:“我还有‘顾诸紫笋’忘记了拿出来款待……人都走了,张相公,不如你再陪我品评品评那茶叶如何?”

    张说很有兴趣的样子:“我于茶道倒是有几分喜,郡王好意不忍推脱,那就再叨唠了。”

    薛崇训笑道:“你我即是同僚,又是生死之交(指青海之行),不必见外。”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