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九章 大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大明宫的绿化非常好,建筑群之间大片的山水树木,这是一个宛如天宫的巨大花园。承香内沉默的时候,薛崇训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声别致的鸟叫,声音还有节奏“咕……咕……咕咕……”,在安静的旁晚,鸟鸣听起来空灵而悠扬,就像笛声一般。

    就在薛崇训走神的时候,忽然听见母亲叹了一声气。他忙问道:“怎么了……不久前的事虽然想起来后怕,但总算已过去,我也明白了很多东西。”

    “嗯。”太平面无表地应了一声。

    薛崇训觉得她心里有很多事,不过她控制着这么大一个帝国,每想的事本来就应该不少。他便问道:“您在想什么?”

    太平摇摇头,薛崇训又道:“母亲还不信我么?”

    太平听罢怔了怔,沉声缓缓说道:“今上看似软弱,实则很明智,我倒是放心他。但是他有好多个儿子,这些人有了名分,中间会不会有人像当初的李三郎一样异军突起?”

    薛崇训想了想道:“暂时没人有那实力和机会,不必担忧,至于太远的事……原本就很难预料。”

    “还有你惹出来的麻烦,我们被迫要与吐蕃人一战,不知怎地,总觉得带兵的人不能让我完全放心。”

    这种事,换作任何人都会或多或少防着。薛崇训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随便宽慰了几句……没办法,太平公主是女的,更不会打仗,不可能御驾亲征。薛崇训现在也不想出去打仗,更何况他根本没指挥过大军团作战,别弄出个“赵括纸上谈兵”的历史笑话死军灭,耽误了军国大事,贻笑万年……什么事还是得量力而行。

    太平看了薛崇训一眼,说道:“我想起来今天找你说什么事儿了。”

    薛崇训心道:先前她确实是把自己来的目的都给忘了。

    太平继续说道:“你出京后我就很懊悔,都二十多岁的人,竟然还没有子嗣,这回我一定要把你的婚事办妥,否则就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

    薛崇训忙问道:“金城……金城公主吗?现在她不用和亲了。”

    太平神一冷:“你觉得呢?”

    薛崇训默然无语。

    “你应该清楚,擅作主张破坏朝廷大计,犯的是死罪!我且饶了你命,但你别恃宠而骄!”太平公主微怒道,“死罪可免,惩罚难逃,河东王的封号一定会给撤去。娶金城?她如今在士族眼里就是国家祸乱之源!你最好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免得害人害己……上次我给你说的霍国公主,是太上皇的亲生女,出恰当,人也贤淑本分,是最好不过的人选,母亲还能害你不成?而且,这么一联姻,我们便可以更好地和太上皇那边的人联盟,壮大自己,汾王那边十年都别想有什么野心。”

    薛崇训听罢确实有些恼了,直视太平道:“河东王我不当也罢!别人怎么看金城我管不着,但我很想娶她!”

    太平听罢更加生气,母子俩又吵将起来。她指着薛崇训的鼻子道:“你太让我失望了!这点道理也需要我多费口舌?”

    薛崇训毫不示弱,回敬道:“这是什么道理?母亲就是希望什么事都按照你的意愿来,任何人不得有任何违抗!别的事我都听你的,但我是皇亲贵胄,为吗非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放肆!”太平大怒,“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薛崇训见她是真恼怒了,本想顺着她的气儿说几句好听的,免得又搞僵了。但他不知怎地,此此景让他忽然想起了那红楼梦中的故事,贾宝玉眼睁睁地看着他娘王夫人虐待晴雯,竟然软弱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虽然那故事里的东西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但是薛崇训想老子为了不让金城被吐蕃人侮辱都豁出命干了,现在凭什么要退缩?他当下便咬牙道:“您有您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为了所谓的权力什么都不顾,咱们究竟能得到什么?母亲得到了什么,现在您权倾天下,就差一个皇帝的名分了,高兴吗,快活吗?”

    太平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他,手指发颤,她的眼泪都嘣出来了,那表真是难以言表,大红绫罗中半露的酥起伏不停,她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门口冷冷道:“滚!你这个不孝的孽子,给我滚出去!”

    她不仅是气愤,可能还有伤心与绝望,薛崇训心中忽然一阵刺痛,意识到自己说得确实太过分了,哪有这样挖苦自己娘的儿子?他脸色苍白,忙跪倒在地道:“儿臣说错话了,对不起,母亲……”

    “我不想见到你,快给我滚出门去!”太平的眼泪流过脸颊,大喝道。

    薛崇训有些慌乱地站起来,躬倒退着要走,刚走到门口,一眼看到太平一个人呆坐在上面垂泪,他也是十分难过,太平可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或许她心黑手辣,但没有她这个母亲的庇护,薛崇训能平安无事地享用这荣华富贵?

    他反省着:或许自己根本就不够格,还是个天真的傻瓜。以为杀几个人做几件坏事就是所谓杀伐无的牛人物了?

    薛崇训犹豫了一下,忙走了回去,跪倒在太平面前,抓住她的手道:“母亲……”

    太平忽然将他抱进怀里,哇哇大哭起来,真是伤心到了极点。薛崇训茫然失措,那么厉害的太平公主也会这么哭?

    “没有人可以相信,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里诅咒我不得好死,成担惊受怕……我这样的人,活着究竟有何意思……”太平干脆地哭诉。

    薛崇训完全理解她的感受,自己没控制什么局面,都总是不安,更别说站在风口浪头的掌权人了。但是,路在何方?

    他心下难过,颓然道:“母亲是对的,金城就算嫁给我,也会陷入各种不安中,我……婚事母亲作主吧,我无怨言。”M!~!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