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八章 承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承香的名字仿佛弱的女儿之态,但实际建筑却完全不是这样,这座坐落在太腋池西岸的宫群,由三个大组合成主体,门窗朴实无华,庄重大方。巨大的建筑一眼看去,气魄宏伟,严整而又开朗。

    但这样做有对称规规矩矩的宫,却一点也不觉得呆板,那飞桥架在半空,优美的弧形就像雨后天晴的彩虹。各种活泼的格局与大气的主体浑然天成,一点也不觉得矫揉造作。它就像一个高贵美丽的女子,端庄却生动,味道隽永……

    薛崇训走在台阶上时,不由得再次唏嘘感叹,此时的中国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他在宦官的带引缓步走入前,朱红的柱子印入眼中,中间铺着地毯,没有地毯,让内的空间看起来更加宽阔。

    只见太平公主正端坐在上面的塌上,她的发鬓上戴着闪闪发光的金色凤冠,精妙的装饰栩栩如生,薛崇训第一眼看去时,脑中竟然响起一个声音:就像蓝天白云下,一只凤凰昂着高傲的头一声长鸣……一切都是幻觉。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太平板着脸道。她的一言一行,缓慢而精细,就像在表演排演过许多遍的舞台剧,就连手指的一个伸曲,都带有雍容贵气的味道。

    如雪的丰腴肌肤,高贵的姿容,傲气的言行,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薛崇训一时间都有些恍惚了……但是太平可以装作斥骂,眼睛却欺骗了她,那水波里的关切之意被薛崇训看在眼里,这才像一个母亲嘛。

    薛崇训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叛逆的孩子,在太平公主斥骂时,他的嘴角一裂,露出了一个坏笑。

    太平公主见状瞪大了眼睛,顿时愕然。

    薛崇训道:“在外面的子,经常梦到母亲大人,真怕不能见到您了。”

    太平公主听罢神有异,垂在耳际的珠宝也因为体的晃动而轻轻摇曳,她一下子就停止了斥骂,这样的母亲并不罗嗦。她动容之下有些失态了,抿了抿朱唇,好像想笑但又拼命忍住。

    薛崇训的黑脸上露出了看似阳光的笑容:“母亲,我们是一家人,别忍着了想笑就笑吧。”

    太平果然抬起袖子,以大红的绫罗遮面,体一阵轻颤笑了起来……也只有在这个儿子面前,她才会这样,才可以这样。

    她心里道: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我都原谅他,谁叫他是我的儿子呢。

    过得一会,她坐正了体,眼睛里闪闪发光,却又板起脸道:“过两天和你算帐,别以为饶得了你!”她顿了顿又道:“你先别回府了,就留在我这里休息几天,什么也别想……晚上一起用膳吧。”

    薛崇训面带微笑道:“那我不能再惹母亲生气,不然没得晚饭吃。”

    ……

    其实他刚刚远道回来,很想回自己的家。人有个奇怪的心理,只有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才能得到完全的轻松和休息。大明宫,承香,比薛崇训的府邸奢华多了,这里完全可以说是当今全世界最华贵舒服的地方,但是薛崇训呆在这个地方依然不觉得放松。

    不过他还是住下来了,他不想和母亲离心,特别在现在这种隐患还没解除的况下;同时太平公主留下他应该是在表达一种母,薛崇训没有理由伤她的心。

    就在这种心机和感的双重原因下,薛崇训唯心地假装快活。人总会干这样的事,哪能随时都随心所呢?

    负责服侍薛崇训起居的人又是那个程婷,手握河西镇三万余精兵的节度使程千里的族人……这女人也让他觉得不轻松,涉及军政关系的人物,有着微妙的作用,薛崇训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唯一轻松的时候,便是旁晚泡在一个大木桶里,浑被温水浸泡,说不出的舒服。但仍然比不上氤氲斋的“桑拿”爽……真是怀念啊。薛崇训很喜欢那玩意,不过平时也很克制,因为他知道桑拿太频繁容易不育,但有时候控制不住惑也会想:管他妈的,这个唐朝和我有毛的关系?

    温暖的水,他软软地躺在那里,夏的汗腻都被跌干干净净,干净到了毛孔深处。鼻子里闻着熏炉路飘散的淡淡幽香,闭上眼睛,仿佛不是在夏天,而是在百花绽放的天,姹紫嫣红争相斗艳,一切都非常美。

    他长长吁了一口气,感觉到拉门外面的脚步声,应该是程婷,便说道:“给我拿条毛巾来。”

    不一会,听得“哗”地一声拉门的响声,他便从大桶里站了起来。后传来一阵响动,恐怕是程婷惊慌下碰翻什么东西了,薛崇训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侍候我更衣。”薛崇训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令道。什么手握兵权的程千里,还不是我娘给他的权力,老子还怕了不成?

    过了一会,薛崇训不见动静,心道上次见她哭了才没动她,她就真忘记自己的份了?不由得有些恼怒道:“没听见我的话么?”

    程婷总算过来了,用毛巾轻轻放到薛崇训的背上。薛崇训感觉她的手指都在颤抖,擦背的动作轻得就像柳絮,慢得就像兔子吃草。

    他妈的,真不如一个普通的奴婢会侍候人,这么擦要擦到明天?干脆让老子这么站着晾干好了!薛崇训遂转过,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毛巾……

    他顿时惊在原地,脸色变得和纸一样白。只见面前站着的人是太平公主!太平公主的神色也是恐慌到了极点,瞪大了眼呆了,不知所措。她看起来就像做错了事的小娘一般,又是害怕又是羞愧。

    薛崇训口齿不清地说道:“怎……怎么是母亲大人?”他家忙伏倒在地,“儿臣冒犯了您,请降罪责罚。”

    太平的脸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抓起旁边的干净白亵衣丢到薛崇训上,淡淡说道:“我听你唤人拿毛巾,但这里没有别人,便随手拿过来。哪想你误会我是奴婢,所以才做出如此无礼之事,不知者无罪,况且我是你的母亲,无甚要紧,算了。穿好衣服出来,我有事找你说。”

    薛崇训的表比哭还难看,听罢只得叩首道:“是。”

    待太平公主出去之后,薛崇训这才拉上门,急忙穿衣。他一边穿衣一边想刚才的事,很快就想通了,确实是个误会。

    他心道:也许自己是穿越的,这才对自己的母亲有种陌生感,容易多想;太平公主就很镇定……母亲明明是很珍惜亲才这样,偏偏自己总要想些猥亵之事。薛崇训突然感觉自己的内心实在肮脏。

    很快他便穿了一宽松透气的轻袍走出了浴室,只见太平公主正坐在正中的榻上,笔直的脖子,神依然高傲,正优哉游哉地端起茶杯。

    薛崇训快步走到跟前,躬道:“儿臣问母亲大人安。”

    太平公主眼睛轻轻向旁边一瞟,淡淡地说道:“坐下说吧。”

    “是,儿臣失礼了。”薛崇训仍旧感觉有点尴尬,所以尽打官腔。

    太平公主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鼻子里“哼”了一声。薛崇训忙强笑道:“母亲,我的体长得还好吧?平时我经常锻炼的,嗯……古代士大夫至少会六艺,儿臣一刻也不敢懈怠……”

    “你还说!”太平公主忽然嗔道,“没大没小成何体统?我且饶过你,休要再提!”

    薛崇训忙道,“是。”

    两人重新陷入沉默,过了片刻,薛崇训道:“母亲有何事要交代?”

    太平公主眉头一皱,低头沉思,仿佛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一样。她说道:“算了,今天还是不说正事,平时我们母子也难得说说闲话。”

    薛崇训心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是。”

    又是一阵沉默,忽然说要闲聊了,却找不到话题,悲哀的家庭关系。薛崇训只得说道:“儿臣也正有事要禀报母亲。”

    “说罢。”太平轻轻取下手指上金色指,在那做些琐事。

    薛崇训忙将在达化城被姜县尉暗算的事儿说了出来,“本来好不容易回到唐境,却被自己人捅了一刀,这件事才是我遇到的最危急的事。如果不是被那吐谷浑小娘出手相救,她还知道一个地洞,我当时真是插翅难飞,必死无疑……”

    太平顿时大怒,威严道:“达化县姓姜的县尉?我一会便传吏部查实此人,非诛他九族不可!”

    薛崇训道:“此人明知后果的严重,却要冒此风险,如果没有什么极大的目的,决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母亲,李三郎的下落……”

    太平皱眉沉吟道:“李隆基竟有如此能耐?到了这一步他还不认输?”

    薛崇训忙劝谏道:“人心不在我们这边。”

    太平脸色忽然露出了倦色,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才让汾王回来继位。也从未打算重走你外祖母的路,这条路走不通了……”M!~!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