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章 刀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雪山之下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极目望去,远处的人群已出现在视线之内,千余人的队伍分作四五丛人,看起来尚比较壮观。

    薛崇训上穿着明光板甲,前背后有光滑反光的铜镜。他把金城送到后翼,让南衙兵分出一部保护,然后戴上兜鍪护头,配上护耳、顿项,准备了一番,对飞虎团的将士说道:“咱们飞虎团打的就是以少胜多的仗。”众人都是爽朗一阵大笑。

    他又回头对金城说道:“等我,很快便回来。”

    金城满面关切道:“薛郎,你一定要好好的。”薛崇训笑道:“下放心,我对飞虎团的兄弟很有信心。”

    “你等等……”金城背过,招呼薛崇训过去,低头红着脸悄悄塞了一团东西在他的手里。薛崇训抓在手里一捏,是一件细滑柔软的粉红色纺织物,他放到鼻子前一闻,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幽香,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做什么用?”

    金城低声说道:“是女子的内衣,听老人说这东西能防流矢,你垫在盔甲里面,箭矢便碰不着你……”

    原来是迷信的东西。但薛崇训却觉得十分香|艳,而且也能让金城安心一点,于是他便十分愿地塞进了甲里面,笑道:“这下箭矢看见我都要转弯了。”

    说罢翻上马,抱拳对金城作了一礼,策马来到军前,与张五郎等将并马而立。他故作轻松地问道:“张五郎,你觉得应该怎么打?”

    张五郎道:“敌兵多,我们不宜混战,分兵下马组成战峰队稳住阵脚,再以马兵为跳比较稳妥。”

    薛崇训当即爽快地说道:“就依五郎之计。”

    张五郎道:“我施令战峰队,薛郎率跳。”

    薛崇训当即喊道:“鲍诚,左旅下马,备弓弩陌刀组成战峰队列阵。右旅李逵勇,率马队听我号令。”

    “末将得令!”

    一阵吆喝之后,飞虎团十分麻利娴熟地按照平时训练的队形列成队列,左旅一百零二人组成两个战峰队,以步兵列阵以待。薛崇训率右旅一百骑兵位于侧后。

    吐蕃兵是骑兵部队,缓缓行至千步左右便停了下来,他们停了一会,便有一队轻骑离开了大队,正面冲了过来作试探攻击。

    约两百步时,吐蕃骑兵提高了速度,向这边扑将过来。一百五十步,张五郎大呼道:“弩兵齐|!”

    第一排战峰队齐一轮精弩,其吐蕃骑兵多人落马,骑程没有步兵弩远,只能白白挨了两轮弩,他们受创之后随即调转马头后撤。

    薛崇训知对方只是试探攻击,于是没有急着让马队出击。这时闻得军中的手鼓响了一通,两队战峰队随即向前推进,薛崇训也率马队护住起侧后翼缓慢跟进。

    方才死伤的吐蕃兵很快就被甲兵踏着尸体而过。推进了数百步,吐蕃一丛人马组成四排冲锋队形,再次迎面冲了过来。百余步,再次遭受了一顿弩雨。这时薛崇训看清了他们的装备,大多装备弓箭、索钦等刀剑,护甲有锁子甲和皮甲,因吐蕃兵是马队,并没有携带弩炮等重武器,和穿板甲,携带各种制式武器的唐军相比,对方的装备确实是差了两个档次。

    吐蕃人仗着人数优势,拼死靠近唐军前锋,五六十步时,以骑攻击,唐军战峰队也换弓箭还击,边打边进。吐蕃人的骑十分娴熟,在马上运作自如,但马匹颠簸,其准确度肯定是比不上步

    唐军的明光甲对弓箭有奇效,特别是战峰队浑披甲,虽没有用刀盾手,却损伤不大。吐蕃人的骑无法阻挡战峰队的推进,随即进行了骑兵冲锋,这时唐军步军弃了弓弩,端起陌刀,组成密集刀阵,不退反进。

    明光甲和陌刀亮晃晃的,在夕阳下闪闪发光,远远看去,就如两道光墙一般突进。两军短兵相接,吐蕃骑兵装上密集的陌刀,人马俱碎,犹如鸡蛋撞石头,前锋溃散,向后逃奔。

    草地上的形已变得十分诡异,人数多寡一目了然,吐蕃的阵营明显宽大,两军相对,就如一条大黑狗和一只鸡站在一起似的。这时吐蕃左翼移动,从侧翼奔袭而来,同时正面又发动了一次攻击。

    薛崇训见状扬起陌刀喊道:“出发!”百匹战马奔腾而出,马蹄声踏得草地一片轰鸣。两支马队靠近之后,随即展开骑,转战良久,吐蕃人护甲不济,死伤更重。薛崇训也中了两箭,但他那打造精细的盔甲让他好发无损,只是战马被死后摔了一跤,膝盖被摔得隐隐作痛,换马再战。

    张五郎率领的左旅陌刀队只有两个战峰队,但就像一架钢铁机器一般硬气,饶是吐蕃兵五倍于唐军,也无法冲破其阵列。这样打下去,只有溃退一条路,吐蕃随即换了战法,以优势兵力左右包抄而来,意图以轻骑的机动对付唐军步兵。

    就在这时,张五郎大呼一声:“换!”

    在吐蕃兵未近之时,两个战峰队迅速改变阵型,形成了一个圆阵,收缩了阵型,陌刀居外,弓弩手居中。薛崇训的马队也收到圆阵中间。

    吐蕃兵从左右包抄而来,很快包围了唐军,但中间那圆圆的阵营就像一个乌龟一般巍然不动,而且收缩之后面积狭小,使得吐蕃的人数优势无法转化为攻击强度,只能围着圆阵展开弓箭对|

    这时薛崇训大喊道:“鸣鼓,马队出击!”

    “咚咚咚!”虽是小鼓,却是颇有节奏感。如果是大鼓就更有气势了,可惜那些物资已经在先前逃跑的时候丢弃了。

    薛崇训随即率鲍诚部从圆阵一隅突出阵营,直扑包围过来的敌兵一角,相距只数十步,瞬息之间便短兵相接,九尺高的鲍诚冲在第一个,每个照面便是一刀解决,铁骑犹如破竹一般直劈吐蕃人群。

    顿时杀声震天,战得天昏地暗,没一会,鲍诚和薛崇训人马都浇上了一鲜血,如有一个个血人。飞虎团将士都是挑选出来的猛汉,锐不可挡,来回几个冲击,吐蕃马队已有混乱迹象。

    “杀出包围圈,再杀进来,咱们穿针引线给它几个来回!”薛崇训大喊,拍马便率军突袭。一群骑兵犹如狼入羊群,那些吐蕃兵就跟靶子似的被砍得哭爹喊妈,已然支撑不住掉头溃逃。

    其他吐蕃兵见状也跟着跑,队形混乱不堪,好在都是骑兵跑得很快。鲍诚见状谏言道:“卫公兵法,敌退不可冒进,我骑兵追一段路,不要远离战峰队的救援范围。”

    这是飞虎团第一次和异族血拼,一打下来,发现吐蕃军队在精锐唐军面前并不是那么强悍,显得有点软,连唐朝军都比不上。薛崇训见那么多人居然狼狈逃窜,一股王霸之气从脚底直冒上头顶,挥刀指着前方,侧对众将士大喊道:“杀啊!”

    一旅轻骑随即尾随而去,边追边以弓箭|击,追到尾巴便以刀枪砍刺,一路上都是吐蕃人零星的尸体。

    追了一阵,鲍诚拍马追上薛崇训,说道:“咱们不宜贪功,如果太远了,敌兵如返混战,后面张五郎无法及时接应,危也!”

    薛崇训想了想,便接受了鲍诚的建议,回头喊道:“就追到这里,暂且饶他们的狗命。”马队这才渐渐慢下来,众军兴奋地欢呼起来。

    薛崇训勒住马头,那战马嘶鸣一声,前蹄高高扬起,薛崇训俯视草原,中一阔,大呼道:“唐军所向披靡!”

    “万岁!万岁……”大伙纷纷呼喊,在雪山之间悠悠回

    飞虎团死亡微小,轻伤者几十人,而草地上却有许多黑点,几乎都是吐蕃兵的尸|首,暂获颇丰。众人回到后方时,本来对薛崇训很不满的张说也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以一敌五,咱们唐军虽常如此,但需抓住有利战机方能取胜,与五倍的敌兵硬拼尚能取胜,佩服佩服!”

    薛崇训取下头盔,哈哈笑道:“也不看看咱们飞虎团是何精锐之师!张相公的战果如何?”

    “追兵不敢决战,只试探地靠近了一次便退到西面了,我也没派兵返追击。”张说神色一正,“堵路的被打跑了,我们不宜久留,稍事修整便启程赶路吧。”

    这时飞虎团派出人马四处搜寻,抓了一批从战场上跑掉的战马,多是吐蕃马。现在对他们来说,马匹是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最大的问题。

    薛崇训牵着马来到金城那边,问道:“下会骑马么?”金城的脸色微微一红,说道:“不……大会。”薛崇训笑道:“那还是我带你吧。”说罢扶她上马。

    众军收拾了一阵,带上伤兵,有些仓促便继续赶路。那些伶人百工可以抛弃,但伤兵却不能抛弃,以免让将士们寒心。好在多数是轻伤,且是从武之人,问题不大,不过有两个重伤的军士却有些麻烦……现在他们为了摆脱郎氏部大队人马的追赶,只能用急行军的速度,重伤不能骑马者却是拖累。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