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四章 看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汾哥仿佛不急,在路上磨磨蹭蹭地走了近一个月。他四月初才到达长安,随即便登基称帝,改年昌元。以前在幽州辅佐他的潘大胡子等几个幕友也跟着水涨船高,到长安做官来了。汾哥遂大赦天下,并免除了几个收成不好的郡县的租庸。要说那些个作犯科者,真巴不得经常换换皇帝,因为新皇登基,只要不是大大恶多半便无罪释放啦。

    汾哥到长安之后,薛崇训才知道原来他是个太极拳好者,登基之后不干别的,成天就打太极拳消磨时光,自然赢得了太平公主的诸多好感。

    大明宫里有了皇帝,事儿就好办了,什么都得讲究个名正言顺不是。没过几天,册封薛崇训为河东王的五色诏书便下来了,一时皆大欢喜一片歌舞升平。

    薛崇训遂在王府(就是以前的卫国公府)大宴宾客,遍请朝中大臣、羽林军飞虎团将领前来吃喝。他倒没有食言,真就把王府所在的安邑坊内那家青楼水云间给包了下来,让里面的歌舞全到王府上来跳舞唱歌助兴。

    府上真是忙得不可开交,七八十个奴仆跑得脚都像不沾地似的,还有水云间的鸨儿也很帮忙,把楼里的厨师、小厮都叫来了。这可是河东王的垂青啊,那老板娘杜姐儿都没想明白,这权贵是怎么看上他们那名不见经传的水云间的?总之能和河东王府扯上关系,好处是大大的有。

    王府的前院里搭了几张台子表演节目,院子里那张露天的木台表演参军戏,底下的人喜欢这种乐子。而为北面大厅里宴请的贵宾表演的则是美女歌舞,杜姐儿十分上心地安排布置,挥舞着一张手帕指手画脚地指挥,恨不得把浑解数都使出来。

    考虑到薛崇训和太平公主的关系,朝中大臣颇给面子,六个宰相全部都来了,还有三省六部各衙门也派了人来送礼。薛崇训坐在大厅上,听着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些恭喜贺喜之类的吉利话,满面堆笑,呵呵直乐。

    奴仆鱼贯而入,端着各种佳肴美酒上来,又有衣衫单薄的歌迈着细碎的步子来到厅中,在欢乐的乐曲中翩翩起舞。

    在大厅两边有厢房,西厢的三间房便是歌舞们换衣准备的地方,杜姐儿拿着一张节目单子,便在这里坐镇指挥。她时不时就拿眼瞧一张梳妆台上的沙漏,没个节目花多少时间,可都是计算好了的,要保证贵宾们看得新鲜,不觉得腻烦……虽然她们这种小楼子水平有限,可多花些心思,也能过得去。

    这时十几个舞女走进了梳妆室,其中一个小娘对杜姐儿说道:“刚才我们跳舞的时候,我不是对上面那河东王抛媚眼吗……”

    “真不要脸!”众女顿时笑骂起来。

    那小娘嘟起嘴道:“你们倒是听我先说完再笑啊!我发现那河东王好生眼熟……”

    杜姐儿笑道:“成,今儿你们都给我好好表演,改我见了薛王,就说你看他很眼熟,叫他买了你封个王妃过过瘾如何?”

    “妈妈!你又取笑人家!”小娘红着脸,随即又正色道,“我说真的呢,您还记得上回蒙姐姐出事的时候,那个救她的黑脸郎君么?”

    杜姐儿愕然道:“你说河东王像那人?”

    小娘点点头,看向坐在一旁正在打扮的蒙小雨道:“蒙姐姐,呆会你上去了,注意看一下,你和他熟,多半看不走眼。”

    蒙小雨幽幽地说道:“萍水相逢的人罢了,都几个月没见着人了,人家兴许早已忘却,还提他作甚?你还扯到什么王上,长安这么多人,出门遇到个都是郡王,那谁来做老百姓呀?”

    众人听罢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儿,便悻悻然没了兴趣。

    “蒙姐姐要表演舞剑,别让那些当官的觉得是鸿门宴呢……那叫什么,项庄舞剑!”这时又一个女子开玩笑道。

    蒙小雨拔出手边的剑道:“木头的,外面镀的金粉罢了。妈妈说了,宾客中有许多将军,歌舞看腻了,来一场舞剑会高兴的。”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人喊道:“芸娘她们马上要跳完了,蒙小雨赶紧过去,还有鼓手,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就来。”

    于是一众人等便离开了厢房,向北面的大厅走去。

    大厅里正闹,人们一边吃喝一边兴高采烈地说话,这时门窗上忽然挂上了不透光的帘子,厅中一下子就暗下来,众人顿时一阵起哄,有些口无遮拦的武将嚷嚷道:“大白天的弄得这么黑干甚!”

    正位上穿着紫色绫罗的薛崇训淡定地说道:“定是什么新鲜节目,诸公少安毋躁。”

    果然厅中的地毯上搬来了一张屏风,屏风后面亮起灯来。薛崇训见状来了兴致,心道:妈的,唐朝也能看电影么?

    就在这时,那电影屏幕一般的屏风后面出现了一个婀娜的女子影,她的体轮廓映衬在那纸上,曲线十分优美。“哦!”众人惊叹了一声,大呼有趣。

    “咚咚咚!”小鼓翘起了节奏,那屏风后的女子便踏着鼓点舞起剑了,时而轻快动感,时而优雅缓慢,美妙非常。那裙炔的影子在屏风上飞扬,看得众人心痒痒,那些武将不懂啥叫朦胧美,纷纷叫道:“薛郎,快叫人把门窗上的帘子弄开,看看这小娘啥模样!”

    薛崇训遂道:“来人,取掉帘子,让客人们看清楚一些。”

    奴仆们只得把那些帘子弄掉,大厅中顿时又光亮起来。这时蒙小雨从屏风后面舞着走了出来,继续踏着鼓点舞动。

    这下薛崇训倒认出她来了,他的神色微变,但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恢复了镇定。

    蒙小雨子一转,长裙飞扬而起形如仙人,柔韧的腰肢撑着上向后一仰,宝剑从襟前向上斜刺而去,轻盈、飘逸。众人大喜,抚掌大赞:“好!好!”这时鼓点骤然急促,她手中的剑变幻挥舞,子婀娜放姿,就像置激烈打斗之中,看得人们心也跟着一紧,绪被带动起来。

    这时的惊鸿一瞥,蒙小雨抽空向上面看了一眼,一下子就认出了她的“黑牛”!一个偶然相识的郎君,竟是河东王?

    她的心绪一乱,本来剑舞正到急促之时,不慎便踩到自己的裙角,“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啊!”众人颇为失望地呼将出来。薛家的人顿时斥骂怪罪,并要找她们管事儿的负责。蒙小雨急忙爬了起来,红着脸道:“请薛王恕罪。”

    众官见她长得又甜又乖巧,也帮着说道:“薛郎,算了,咱们看得也高兴的。”

    不料薛崇训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伸手作了个扶的动作,用关心的口气说道:“摔着了吗?”

    蒙小雨脸上逾红,小声道:“不打紧。”

    薛崇训哈哈一笑,回顾众人道:“刚才的剑舞,让我诗兴大发啊,很想赋诗一首!”

    陆象先颇有兴致地说道:“薛郎不妨让我等听闻一二?”

    薛崇训沉吟片刻,便厚着脸皮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点秋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后名。可怜白发生!”

    众文官品出味儿来,脸色骤变:这薛崇训多次扬言要对吐蕃用兵,今是借题发挥?

    长相英俊举止潇洒的窦怀贞呵呵一笑,回顾众人道:“今是为祝贺薛郎封王而来,不谈公事。还有什么节目,咱们继续观赏歌舞如何?”

    众官一阵附和,蒙小雨见状款款执礼道:“奴儿告退。”

    那些鼓手和奴仆便急忙上来收起屏风、乐器等道具而出,蒙小雨走到门口,忽然又回头说道:“郡王您知道剑应该怎么用吗?”

    今这个歌还真是大胆,竟然和主人当众说起话来,众人都饶有兴致地看着薛崇训,看他怎么应付。不料薛崇训放得下份,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说道:“你说说看。”

    蒙小雨想起在水云间薛崇训而出的事儿,遂嫣然一笑:“保护弱者。”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武将们顿时哗然,纷纷抱拳道:“咱们大唐不送地不送人,让我等拔剑保卫金城下!”武将们和政事堂官员的心思不同,他们只想开边立功,封王封侯,立场不同想法自然就不同。

    这时一个宰相淡淡说道:“王府不是朝堂,我等前来是为祝贺薛郎,可不是为了商议朝事,这要传到下耳里,我等也不好说啊。”

    薛崇训神复杂地笑了笑:“阁老所言极是,咱们不谈此事,喝酒赏舞!”

    他的想法其实也是希望朝廷用兵,然后自己设法弄到大一点的兵权;但又顾及到母亲太平公主的意思,不想和她对着干。太平才是他的大靠山,所以从公事上考虑,他顺应政事堂的决定才是明智之举。

    让他放不下的,想来还是私事,真有些舍不得金城。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