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三章 王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中省、内侍省、宫官省的人都常在大明宫出入,王昭仪认识的人不少,很容易就打听到了消息,昨薛崇训在宫中行走时宦官张肖确实跟在左右。王昭仪又托人询问张肖送东西给李妍儿那件事,也非子虚乌有。

    这下她真就懵了,本来落井下石踩人的事儿,自己反倒可能有麻烦了……大明宫人口数万,人多的地方水就浑,这中间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一般只要跟得势者、打压失势者,就没人能欺负到你,但是,得与失又岂是定势?

    王昭仪是太上皇以前封的昭仪,名义上属于嫔妃,实际上这些女人基本没机会见着皇帝,相当于女官参与管理宫廷事务而已。妃子们的地位多半靠皇帝的宠;而王昭仪她们的路子却和外朝官场一样,靠各种关系,如果得罪了当权者后果可想而知。

    现在薛崇训可是太平公主跟前最红的人儿,王昭仪也有所耳闻,听说他喜欢金城公主,可金城公主要和亲……难道现在已经看上李妍儿了?不然他一个位高权重的王侯没事大老远跑去太腋池西岸的冷清之地送只什么兔子?

    想到这个可能,王昭仪是出了一冷汗,懊悔莫及。这李妍儿姓李,又是个未出阁的小娘,以后前程如何谁说得清楚……万一她们母女俩有出头之,攀上了太平那家子,那翻过手收拾她王昭仪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她不敢再犹豫,赶紧放下架子跑去了太腋池西岸再次造访孙氏,这回态度可是来了个大转变,一脸的风就有如这暖花开的季节。

    孙氏依然保持着平静,并没有因为王昭仪忽然对自己好起来就得意忘形,她知此中关系。

    “这些用度的物什您先收下,以后缺什么只管言语一声,我招呼下去,没人敢再为难您。”王昭仪心地指着抬进来的箱子说道。

    孙氏忙道:“你太客气了,我这里什么也不缺,东西你还是搬回去吧,心意我收下了。”

    王昭仪满面堆笑,用半开玩笑的口气道:“您还生我的气呢?”

    孙氏的脸色苍白,带着些许忧伤的感觉,依然荣辱不惊地说:“我哪里有那么小气,如果你不介意,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那您收下我的心意,我这心里才踏实呢。”

    孙氏面有难色,昨为了脱困便把薛崇训的名头搬出来吓了吓这恶女人,却不料又有了新麻烦……现在她对你是很好,但哪天形势一变,她会不会又要来找回面子?难缠便是如此。树静而风不止,有时候自己并不想招惹谁得罪谁,可麻烦会自己找不上门来!

    这些所谓的“好心”孙氏坚决不能收,她这人不愿生事,平对人和亲,可也是个倔子,定了主意便坚持到底。那王昭仪也是无法,只得悻悻走了。

    薛崇训自己倒没想到,不过送了一只小小的兔子,会惹来如此多事。他很快就把这事儿给忘得差不多了,直到了和宇文姬约定好的半月期限时,他才想起这事儿来。

    他刚从紫宸出来,正走到玄武门,心里便琢磨想着这事,一会不定在路上就能遇见宇文姬,她一问兔子你还养着么?怎么回答,送人了……

    就在这时,听得玄武门外的廊庑上张五郎的声音喊道:“薛郎,正等你吃镬斗(火锅)呢,陈大虎也来了。”

    薛崇训想了想便策马过去,说道:“正巧有事和你们说,那咱们就边吃边说……庞二,你先回去,告诉裴娘不用为我准备晚膳了。”

    马夫庞二点点头,把缰绳交给另一个奴仆吉祥,说道:“你一会送郎君回来。”

    玄武门外有两排廊庑,便是军官邸办公的地方,北面的苑上也有军的校场,这地方是个军事重地,现在飞虎团也驻扎在此。

    薛崇训走到张五郎面前,随口说道:“晚上当值么?如果要当值就别饮酒,公事要紧。”

    张五郎笑道:“这月上白天,晚上没事,咱们喝个痛快。”

    二人一起走进一间营房,只见里面已围坐着七八个汉子,中间有个泥烧的路子,一口铁锅正在炉子上“**”冒泡,旁边的桌子上放着许多生和酒壶,看来大家伙都准备好了。

    薛崇训看了一眼这些人:张五郎和两个飞虎团旅帅、四个队正、另外还有个羽林军果毅都尉陈大虎,一共八个人。

    众人见薛崇训进来,纷纷站了起来,抱拳为礼道:“末将等拜见薛郎。”

    薛崇训故作随意地摆摆手:“不是吃火锅么?还兴这个作甚,免了,都坐吧。”

    陈大虎笑道:“听说薛郎要封河东王了,兄弟们得恭喜您啊。”众人都是一脸的羡慕,封王那是食五千户啊!

    薛崇训拿起桌子上一个装着羊的竹篮,将羊往锅里倒,一面拿起了筷子,淡然道:“那咱们今先吃火锅庆贺一番,改正式诏书下了,再请你们到府上大吃一通如何?”

    这时那圆脑袋的李魁勇乐道:“那敢好,薛郎府上定然好多美貌歌姬呢!”

    张五郎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薛崇训道:“说实话,我还真没养歌姬,不过到时候我把安邑坊那家水云间包下来,大伙不光看舞听歌,一起玩个痛快。”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等他们笑过了,薛崇训又道:“前几我向母亲上书飞虎团将士封赏抚恤的事儿,今刚有眉目。”

    这时大伙一齐笑吟吟地看向了张五郎,因为张五郎在太极宫一战中|中李隆基,对大局影响甚大,居功至伟,封赏也应该最大。

    果然薛崇训说道:“张五郎封岭南县侯食邑五百户,并加右金吾卫将军衔;鲍诚、李魁勇等人皆加金吾卫诸官衔,得有俸禄。”

    “恭喜恭喜……”众人立刻嚷嚷一片,十分高兴,虽然加封的南衙诸卫官职都是虚衔,但有俸禄。大伙草莽出,不到一年时间就混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简直比坐火箭还快啊!

    “汤团练……”薛崇训忽然沉声道,大伙立刻又安静下来。

    张五郎也是神色黯然:“薛郎在下跟前说说,将我的食封让给汤团练的长子罢。”

    薛崇训道:“国家赏罚是有度可循,不是说让就能让。汤团练有子,名叫汤成,朝廷为了表彰汤团练的功劳,给汤成封了个官俸禄……本来可以接替汤团练的位置,但还是给他们家留个种吧。”

    张五郎苦笑道:“如此甚好,汤团练把咱们兄弟些带出来,如今都吃皇粮了。现在大伙每天到宫门口坐坐站站,便坐拥数十石俸禄,子也算不错,就这样呗。”

    薛崇训听罢试探道:“朝廷如果要对外用兵,诸位不是就有用武之地了?”

    一旁的羽林军将军陈大虎见飞虎团这帮人封王封侯的,早就眼红得不行了,听罢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打谁,吐蕃?”

    薛崇训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是说如果对外用兵,诸位愿意出战?”

    陈大虎粗着脖子道:“咱们从军不就为了打仗?这些年死气沉沉的,早就该开边了……听说薛郎喜欢的金城公主要和亲?和什么亲,咱们唐朝又不是没男人,薛郎把金城下留下,带兄弟们收拾吐蕃去!”

    众将纷纷表态,整个一群好战分子。薛崇训叹道:“文武素来不和,你们想打,可朝廷不想打。我早就在朝里说了,和亲起不到作用,想当初文成公主和亲,咱们和吐蕃不是照样战火连年?可阁老相公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我有私心,因为儿女私影响国家大计。所以我说什么也没用。”

    陈大虎愤愤地说道:“他们动动嘴皮子就能往上爬,把咱们撂在这儿守门,成天训练又不打仗,练兵何用?”

    薛崇训欣慰地说道:“还好有军的兄弟们和我一条心思,我再想想法,找阁老们说说去,反正和不和亲都是打,何必白送女人?”

    鲍诚拍着脯道:“薛郎的女人谁敢动,就是扇咱们这帮飞虎团兄弟的脸,忍无可忍!”

    薛崇训提起酒壶道:“喝酒喝酒,你们是宫廷卫,不是我薛崇训的私人,要搞明白,啊?”

    旁边陈大虎忙端起碗道:“我敬薛郎。”

    薛崇训用酒壶和众人碰了一下,仰头便大喝,就他妈跟喝白水似的。众将一看大为佩服,能喝酒的人在军中素来受欢迎,遂大声叫好。

    其实他的酒量一般,这要是现代的老白干,他早就倒了。尽管这酒浓度不高,他这么一顿大喝,也是头昏脑胀,黑脸被酒气一冲,黑红黑红,看起来更暗。

    昏昏噩噩中,他一高兴,不大发,高唱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无雪,能饮一杯无?”

    圆脑袋李魁勇又一本正经地说:“好诗!好诗!”自然惹来一顿嘲笑。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