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五章 白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护送太平公主到大明宫后,薛崇训便从玄武门出来回家去了,顺道去找张五郎取那只小白兔。飞虎团驻扎在大明宫玄武门夹城内,属于军营地,虽有轮流休假时间,但平里得到这里上值。

    薛崇训却不同,不仅不用常常到军里当值,连他现在没撤销的户部侍郎头衔也是个幌子,户部点卯他从来不去。王公贵族的官位很多都是这样,像以前的薛王,担任过万骑将军,平还不是呆府里声色犬马、听歌赏舞,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母亲本来说要把兴庆坊那里风景秀丽的宅子赏一座给薛崇训,但他谢绝了,在某些物质方面他倒算有点自律。所以仍住安邑坊的卫国公府。

    从大明宫出来向南走,穿过东市,便是安邑坊的坊门;进入北坊门的第一条横街便称“北街”,卫国公府便在北街靠西的地方,两处院子。

    街南边斜对面那处小院便是“氤氲斋”,是他的别院;街北有道朱红的大门,便是卫国公府了。平时有两个奴仆在外面站值,两边的戳灯底座上插|着灯笼,里面还有两个门房负责接名帖通报等事,除了河东老家,但是长安的卫国公府全府人口就有六七十人,主要是家奴和侍卫。整个府邸占地几十亩,主体结构是廊庑围城的两进大院子,两边还有一些小房小院作为厨房储藏室等。前院有客厅、廊庑,奴仆多住在倒罩房中;进得里面的一道门楼,便是内宅,池塘、假山、花草、楼阁、廊庑组成了庭院格局,东南边的水井周围还种着一些菜。

    薛崇训起居的地方在池塘北边,沿着长廊直走,一处装饰着鸠尾的朴实无华的建筑群,外面是一间半敞式的大厅,只有两道土夯板筑的墙壁,前后相通用柱子支撑,进入门厅便有房屋十余间前、左、右三面排开,正面那两间屋便是薛崇训的卧房。卧房里有书架,而书房在更北面的花园里,所以平时他基本不书房,去那边也是练武。

    这个地方和太平公主府自然比不得,比占地一坊之宽的五王子府亦不如,但薛崇训还是比较满意。有权位者,才能占有如此宽裕的社会资源……起居进出数十人服侍,三千户人家的赋税以供享乐。(封王后要涨了,五千户“羊”上割的羊毛养他一人。)

    王侯巨大的利益摆在那里,值得人们不择一切手段获取;更别说富有四海的帝王之位,有资格的人内心里都想要吧?

    薛崇训把装着兔子的笼子放到榈木大案上,看着它的鼻子一张一合的,心下有些走神,又想起被掠夺了巨大利益的李隆基来……这个人一天没死,他就不能完全放下心。只等哪天李隆基被人从钟南山逮回来,那薛崇训就可以更加放心了。

    就在这时,听得“哗”地一声,木格子门被拉开了,薛崇训的思绪被打断,抬头一看原来是董氏,从洛阳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她和裴娘一起轮流服侍其起居,作为近侍。

    董氏拉开门之后,先把铜盆放进来,然后才走进屋关门,转第一眼就看到了岸上的那个笼子,这个左颧骨有块蝴蝶状的红胎的女子眼睛里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来,脱口说道:“小兔子是郎君带回来的么?”

    薛崇训道:“别人送的,你一会出去叫人弄些兔子能吃的东西,我要亲自喂活它。”

    这时薛崇训仿佛骤然一变,变成了一个很有心的男人,董氏十分惊讶,“裴娘肯定也喜欢它呢,交给我们好了,一定能将它喂得白白胖胖的……兔子是最小气的活物哩,郎君粗枝大叶的喂它很容易生病。”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薛崇训从未养过宠物,更别说兔子这种东西了,他便随口问道:“兔子很容易死?”

    董氏笑道:“也不是啦,得看怎么喂,比如它吃不得带露水的草,吃了就容易生病。喂食之前先洗净,然后晾干才行……嗯,窝也得经常打扫呢,偶尔带它出去走走……”

    薛崇训愕然道:“这玩意如此精贵?买它的时候只花了一串铜钱,卖主还说给多了。”

    “把它照顾好了,它会依赖你,连笼子都不用啦。”董氏道,“也不是很麻烦,我们照顾郎君可比照顾它要细心多了……”

    “哦……”薛崇训怔怔地看着笼子,心道:难道她的深意是想让我有点心?

    想到这里,薛崇训的嘴角不露出了一丝笑意。当然这只兔子不是关键,关键还是自己拥有的地位,就算他马上把兔子给剁了煮掉,一切亦在掌控之中,宇文姬得顾及他父亲的意愿吧,否则就是不孝。

    不过,这只兔子他还是要养的,难得有女人和他玩这种有趣的小游戏。

    “它饿了,嗯,前院菜园子里有苜蓿,我这就去采一些来,还有清水,郎君等等。”董氏说吧转便走,直接把薛崇训撂下。

    没过一会,她便提着一个竹篮回来了,竹篮里是一把湿漉漉的草,已经淘洗过的。她气喘吁吁的,好像是跑着来回的,“晾干了就能喂,够吃两天了。”

    她放下篮子,蹲下伸手去逗那兔子。薛崇训静静地坐在那里,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忽然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奴婢比他这个皇亲贵胄要快乐……

    她在逗那只兔子玩,顾不上歇口气,喘息之间,饱涨的口一起一伏,看得薛崇训心下一动,便说道:“你过来。”

    董氏只得走到薛崇训面前,忽然就被他拉住了手往怀里一带,她一不留神不|呼了一声。这时薛崇训的大手已把住了她的一个,他一捏说道:“我倒是觉得,笼子里那只兔子没你的两只大兔子好玩。”

    董氏的脸顿时唰就红了,半推半就地说道:“天还没黑,不太好……”

    在家里薛崇训有嘛顾忌的?他抓住董氏的上襦下摆往上一掀,一把扯掉了她的衣,一对如哺期一般的大号柔软便“腾”地弹将出来。薛崇训的指尖在那两颗拇指大小的|头上轻轻一刮,它们便立了起来。

    “郎君……”董氏又羞又臊,大白天的实在有些难为

    薛崇训又掀起了她的长裙,命令道:“坐上来。”

    感觉到自己那活儿挤开了那白胖胖无一丝杂草的缝隙,薛崇训的喉咙里憋出一声奇怪的声音。轻轻一动,那蘑菇似的东西在她的体里刮过,董氏便哼将出来了。

    薛崇训把住她的腰肢,已不需要用力,董氏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地扭动起来,让那杵儿在体里面左右深浅地乱磨。过得一会,她贪心地将腰向前一,那杵儿便更深入地刺了进去,薛崇训感觉到挤开了里面的一道什么软门一样,随即就被紧紧箍住,他忍不住“奥”地叹了一声,腾出一只手紧紧抓住她口上的柔软,方能更加快活。

    “郎君……郎君……”董氏一边喃喃地说着话,一边哭也似的哼|哼。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声|呼,薛崇训睁开眼一看,裴娘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了,连她怎么开门的薛崇训都没注意到。

    眼前的形让裴娘愕然:只见董氏光着肥|美的白|正坐在薛崇训的怀里,长裙被撩在腰间,两条光腿,裤子被褪在了一只脚上悬挂着;上衣也被撩起在腋|下的位置,从后面都能看见那大|的侧面轮廓。

    裴娘一张单纯的小脸已是飞霞一片,哭丧着脸道:“我……我来看小白兔。”

    董氏“呀”地惊呼了一声,想要站起来,可薛崇训正爽着,哪管如许多,一只手按在她的腰间,她已是动弹不得。薛崇训对裴娘道:“那你进来看兔子,把房门关上,以免其他过上过下的奴婢看见了。”

    裴娘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随从地依言照办……她自然明白这两人在干嘛,虽然没经历过,但周围那些粗鄙的下人最喜谈论这种话题,偶尔裴娘也会听到一些的。

    这时薛崇训不再管裴娘,只顾发|泄兽去了,很快又弄得那董氏压抑地呻|吟,两人继续|靡地干|着那事儿。裴娘又是好奇又是害臊,装作去看小白兔,心口却砰砰乱跳,不知在何处。

    过了一会,听得董氏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凄惨的哭腔,两人终于消停下来。

    薛崇训放下几乎瘫痪的董氏,抖了抖长袍,对裴娘说道:“那草叶子还没干,得晾干了再喂。”

    裴娘的手忙缩了回来,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红着脸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董氏则急忙放下长裙和上襦,飞快地躲到书架后面去收拾衣衫去了,听得她焦急地说道:“裴娘,你别说出去好么?”

    薛崇训道:“正大光明的事儿,有什么关系?”

    裴娘小声道:“董姐姐放心,我不说。”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