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八章 初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广场上铁蹄铮铮,火光冲天。这时穿官袍的宰相萧至忠骑马来到营前,向对面喊道:“李隆基已死,还政上皇,帝国之根本也。议事堂商议决定:四罪将者,岐王、薛王、葛福顺、陈玄礼,余者受迫于上官而胁从生乱,皆无罪!以大公之心枭四罪臣任一者,按国法常律论功行赏!”

    官文如一把杀手锏,指名道姓地定死有罪的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进一步瓦解万骑的战心。此时万骑形势已变得十分不妙……但是如果关键人物皇帝李隆基出现,一切又会颠倒过来!

    宫城内的局势犹如那变幻莫测的浮云,叫人捉摸不定。

    就在这时,北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众人转头看去,立政门上下火箭飞舞,就像夜空中的萤火虫一般。羽林一部在攻打立政门了。

    羽林军是想对武德的万骑营形成包围之势?不管怎样,立政门一旦易手,武德和玄武门的联系将变得更加复杂。

    ……万骑后翼一部开始调动,夜里的火把就显示了部队的位置,一目了然。

    李慈大声道:“战机骤显,常将军,下令吧!”

    不片刻,羽林军大营也开始运动,一部人马脱离阵营,从右翼奔腾而去,直扑增援立政门的援兵。

    序幕已开,大战在即!

    薛崇训的右手放开缰绳,把在了腰间的横刀刀柄上。张五郎策马上前,与之并肩而行,左翼,这个位置几个时辰前是汤晁仁的,但现在汤晁仁已经变成一堆毫无意义的血,完成了生命的轮回,散落于无尽的历史尘埃之中。

    他心中微微难过,转头对张五郎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拼命吗?一开始我是为了自己活命,真的,我特别怕死。世间就是个大扯淡,总是你死我亡,哪怕他是我表哥。”

    张五郎:“……”

    薛崇训道:“不过现在我倒是看开了,汤晁仁阵亡,左旅全旅一百人整瞬间死掉……先前有一匹马的马掌差点把我的脑袋踏碎……千算万算,就那么回事。”

    “那薛郎为什么拼命?”张五郎直接问道。

    真的为了母亲而战?

    “杀!”忽然一声大喝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只见果毅陈大虎率领铁骑已正面呼啸而去。这时鼓声大作,常元楷喊道:“全军备战,临阵退缩者,斩!违抗军令者,斩!”

    “鲁大尤,跟上!”

    广场上嘈杂起来了,马蹄轰鸣、火光闪动,犹如雷电交加。军的冲锋队形和飞虎团大为不同,他们是大股兵马,以五火人马为一队,五十骑横向展开,平行冲击,陈大虎的兵马共排成十队,依次发动猛攻,颇有点前赴后继的形状。

    “左翼轻骑出击,夹击敌军侧后!”

    薛崇训的飞虎团正好在左翼,众军队列依次离营,他不能挡道,便拔出长刀喊道:“出发!”

    一开始的速度较慢,保持着队形移动。

    薛崇训想起张五郎问的那个问题,便转头说道:“人就是一个轮回,迟早是个死,但也是生的开始,生生不息……”

    张五郎一时不甚明白。

    “我们要争夺生存权,争夺世界,而不是在角落里苟且偷生,不是你死就我亡!”

    薛崇训举刀道:“为唐人的生存而战!”

    将士们基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有些话不需要他们懂,只需要感受到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虽然原本毫无意义,它不过就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宫廷政变。

    血与火之歌,鼓声响过,千军呐喊;剑锋所指,血流成河。

    空中的火箭如此美丽,比烟花还绚丽,这不是战争,是艺术与表演。

    轻骑冲至百步,“起!”一声大喊。

    人海中闪亮的箭头斜指上苍,就像点燃了无数的彩灯,繁华而闹。一声高呼,无数的火箭便破空而去,形成一道整齐的流星雨,仿佛人们正在祈祷美好的明天。

    “咚咚咚!”三声鼓响,左卫前锋兵马紧挨着武德台阶向敌兵侧后发动了第一轮攻击。

    前后夹击,整个万骑营在铁蹄下已经有些动摇了。交织之处,人们纷纷落马,钢甲与刀枪共同组成一部巨大的绞机,活人被机器驱动,没有选择,无法后退,哀嚎响彻天地。

    不出半个时辰,羽林左卫与万骑营后翼此退彼进,相互发了起码数万枝箭。这边组织了两次冲击,四个团的人死光光,却未能破阵,作用只是造成了对方相似级别的伤亡,毫无意义……都是唐军,斩获数无意义。

    又是一顿箭雨,左卫将军打算发动第三次进攻,因为中军那边的攻击也未停止。按次序正好轮到飞虎团,那将军喊道:“卫国公不在羽林之列,本将无权指挥,让开道路。”

    薛崇训道:“我等在唐军之列!兄弟们,备战!”众军高呼。

    四列横队,薛崇训抬起横刀,“飞虎团勇冠三军!驾!”马蹄启动,左翼张五郎,右翼武二郎,第一排五十三人,向前踏进。四排后方,还有两个团的兵力跟进策应。

    三团兵马在攻击的时候形成了品字形,以飞虎团为第一个口,直趋敌营,后面二团为两翼,防止被快速包围。不料飞虎团猛不可挡,直接插|穿了敌军密集阵形突进而去,左右二团忙跟上撕大裂口。

    此时后方鼓声大作,马蹄轰鸣喊杀震天,左卫抓住机会全线出击!

    中间那一团变得凌乱不堪,杀得昏天黑地。就在这时,武二郎忽然提着一个脑袋大喊道:“岐王被我砍了!大家投降吧!”

    薛崇训愕然,他手里头发散乱的血淋淋的脑袋明明就是一个兵的脑袋,武二郎低声道:“兵者,诡道也。”

    果然附近的万骑兵立见败绩,纷纷后退。这时一个人怒吼道:“无耻小人用此下三滥技俩!”

    只见策马上前来的人不是岐王是谁?

    “张五郎!”薛崇训喝了一声,只见张五郎早已搭箭上弓,弓如天上的月亮,一支无的箭直飞岐王而去。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