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五章 为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蚂蚁们在暴雨来临时会嗅到味道,因而把家搬到高地。草民们在动时也能嗅到味道,但能做的一般只有回到家里,仿佛家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总比在大街上瞎逛安全些吧。

    宫里面折腾得闹,但冷兵器时代是听不到炮声的,宫外的百姓不知道里面在捣鼓些啥,但风声已经传开了。起先是有一股不明份的马队从闹市横行,直冲皇宫,有识者便已嗅到不妙,后来宫里一闹,有些小官跑回家来了,消息便不胫而走。

    消息不是谣言,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今天到了酉时没有听到鼓声,宫城上的鼓声是控制各门守备交替轮换的信号,也是衙门里上值下值的信号。今傍晚静得可怕,没听到一声鼓响,不是出问题了是什么?

    平常繁华的东市骤然变得冷冷清清,地上到处都是被掀翻的乱七八糟的货物,一片狼藉。当然都不是值钱的东西,丝绸瓷器什么的早搬进去了,主要是些水果、蔬菜等,被人踩得一塌糊涂。这模样,就像是忽然爆发了瘟疫,人都死完了一样。

    只见市上居然还有一个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原来是个乞丐。那乞丐悠哉游哉,不慌不忙地在一堆被踩得稀烂的果子里,挑拣比较完好的果子,一面吃一面往怀里塞。他的怀里抱着一堆,嘴里|含|着一个,右手还拿着两个,显得十分贪心。

    一个破产的乞丐拾着果子,显得十分寂寞,进而让整个东市也愈发寂寞起来。

    ……

    承天门内,也仿佛骤然寂寞起来,眼看到了用武力说话的时候,口水仗已经失去意义了,薛崇训也不再和李隆基对骂。

    对面的一片明光甲闪着夕阳最后的流光,陌刀长枪如林竖立,缓缓展开了攻击队列。

    汤晁仁把手心在衣服上使劲擦了一把汗,把在腰间的横刀刀柄,转头对薛崇训沉声道:“击溃这股卫队后,玄武门的万骑营多半也要到了。”

    薛崇训面色苍白,如果没能直接斩杀李隆基,就算常元楷他们成功地动员了羽林军出战,能打过万骑么?

    他长呼了一口气,脸色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对汤晁仁笑道:“昨儿白天咱们休息的时候,我没睡好,但梦却很好。我梦见回到儿时的故乡了,什么都没变,院子外面是条河,右边是大伯家的房子……我记得梦里头,边还有个女孩儿,很漂亮。”

    汤晁仁不知道薛崇训说的儿时故乡是一个遥远的地方,以为他说的是河东薛家,便笑道:“薛郎确实是好几年没回去啦。”

    薛崇训缓缓拔出腰间的一柄横刀,他带了两把。

    汤晁仁又问道:“那小娘是谁啊?我认得不?”

    “你认不得。”薛崇训看着前方的铁甲群。

    汤晁仁道:“后来那小娘和你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后面一个声音爆喝:“长兄,我还做你的右翼!”

    薛崇训等人回头时,只见是武家的二郎武崇行,五大三粗的二郎宽脸上满面虬须,胡子多了显老,他其实比薛崇训还小几岁。

    武二郎提着一柄陌刀,上还穿着紫色大团花绫罗,显得不伦不类,大约是在外朝上值来着,听到风声就赶来了。

    “好!咱们兄弟俩再打一场马球赛。”薛崇训哈哈笑道。

    这时薛崇训看到承天门城楼上一个穿白衣犹如嫦娥一般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是谁?武二郎拍马上来:“咱们的母亲大人也刚刚过来,就在上面。”

    “看见了。”

    薛崇训“唰”地一声把横刀骤然拔|出,策马横着奔了几步,向城楼上扬起长刀,高喊道:“我为大唐的公主而战!”

    众军立刻高呼。武二郎听罢嘿嘿笑起来,差点没笑出眼泪,记得上次那次马球赛,长兄也是这么喊的。

    李隆基那边的第一波骑兵已经举起长兵器,组成品字队列启动了马蹄。薛崇训随即便喊道:“左旅旅帅张五郎,随我出击!”

    “末将得令!”

    “鲍诚,右旅中旅随后跟进!”

    “得令!”

    左旅一百人整,十火人组成两列横队,纷纷拔出了兵器。夕阳西下,他们上的斗笠和竹片灰黑灰黑的,和地上拉长的黑影相互呼应。

    薛崇训回顾左右,大声道:“诸位保重……下辈子咱们还做兄弟!”说罢抬起长刀,平指前方:“击溃敌军!”

    城楼上的一个宦官见状,小声在太平公主边说道:“下的两个儿子都冲前面,武二郎没穿盔甲啊……”

    太平公主面无表,默然不语。她的脖子得笔直,依旧保持着宫廷贵妇常见的高贵仪态,一动不动地盯着城下的形,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见城楼下面的飞虎团分作三波队形,已经对冲过去,现在一切都晚了。

    薛崇训率领的第一波攻击出击之后随即娴熟地变换队形,两队人马形成了双竖型,犹如一支利箭直|插过去。

    五十步,空中的箭羽犹如蝗虫一般飞舞。穿竹甲的飞虎团几乎完全对弓箭没有防御,但狭长的队形有效地降低了威胁,伤亡不大。

    接敌前奏,众军爆发出一声呐喊,汤晁仁高喊道:“换!”

    瞬息之间,双竖型队形就像一把纸扇一般向两边展开,以薛崇训诸将为中心形成了左右两道扇形。

    那不是扇,是两道刀光!

    “砰砰砰!”两边的人马就像两群疯牛一般对撞在一起,顿时人仰马翻,喊杀震天。

    说是迟那是快,地下瞬间留下了一片尸体,薛崇训部直接洞|穿了东宫卫队的前锋,将其抛诸后,后面飞虎团中旅随即迎上了他们失去冲力的前锋。

    李隆基等人就在他们的前锋队后面,见飞虎团第一波骤然穿破前锋迎面冲来,李隆基本人也是大惊失色。他不像薛崇训练武,根本不会武功,也不会打仗,只会布局和搞政|治,见到这雷电一样的场面,已经忘记了优劣对比,慌神道:“快,挡住他们!”

    薛崇训的爆喝如在耳际:“穿黄衣服那个是李三,斩其首者封千户侯!”

    李隆基的第二波卫队已迎面冲来,这时薛崇训的左旅前锋已经损失了几十人,剩下的人兵力单薄。但他明白,斩杀李隆基才是最终目的,其他都是浮云。

    出其不意地穿|插过来,战机就在眼前!千钧一发之际,谁顾得上敌众我寡?

    “杀!”

    “二郎,右翼!汤团练,左翼!掩护张五郎,冲过去!张五郎,看你的箭法了!”薛崇训提刀便冲。

    张五郎道:“八十步!不中李三郎我把箭头吃了!”

    面前成群结队的重甲侍卫,看上去就像一堵钢铁墙壁。明晃晃的光芒,铛铛作响的金属磨|蹭声,让薛崇训有种鸡蛋撞石头的快|感。瞬息之间,他脑子里浮现出了用牙齿咬核桃壳的场面。

    “哐!”一刀劈在对面一个甲士的肩膀上,刀锋一滑,力透战甲,那人脖子上的鲜血彪了出来,捂住脖子栽下马去。薛崇训数人第一时间冲进了敌群。

    “哐哐哐!”眼中只有铁和血,铁在闪光,血在乱飞。有人在喊,有人在哭,有人在嚎,这里是人间地狱。

    橙光与红光中,薛崇训的汗水飞溅在空中。惊鸿一瞥,看见过来的这几十飞虎团猛士已挂掉大半。只见一个走单了的飞虎团骑兵被一群人围着,全都是箭,就像刺猬一般,好像还没死,坐在马上仍在甩动着手里横刀。“咵!”这时一柄大陌刀扫过,那刺猬的脑袋飞走了。

    “嗖!”忽然一支箭飞过,薛崇训的脖子左边一凉,随即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一把的血。

    “薛郎!”

    “没事,蚊子咬的,再冲几步!”

    后一声爆喝,卖艺耍大刀的鲍诚提着一把大刀,一是血策马跟上来了。后面的东宫前锋已全部阵亡,飞虎团中旅右旅纷纷踏着尸体而来,那些地上的尸体的血还没流完,一马掌踏上去,血就像水线一样飞溅。

    这时众军后面的李隆基已调转马头,高力士道:“王毛仲,顶住!”喊罢李隆基边的百骑跟着转护着他便走。

    “李三要跑!”薛崇训喊道,一面挥舞着横刀一面继续往前冲。这时陷入敌群的飞虎团死伤殆尽,被分割成零星,中间薛崇训这边只剩下四人!

    薛崇训在中,武二郎在右,汤团练在坐,张五郎在后。开战没一会,他们全都多处挂彩。

    其中薛崇训位于中间,份特殊,是弓箭手的重点照顾对象,背上插着好几支箭,幸好穿着盔甲。张五郎上也有箭羽,他仍旧一直在重复几个动作,从箭壶抽箭,搭弦,拉,放箭,例无虚发。

    “啊!”突然听得一声惨叫,一柄陌刀扫过,汤晁仁的左臂飞了出去。片刻之后,另一骑迎面冲来,陌刀对着汤晁仁的口。

    “张五郎!”薛崇训救援已来不及了,头也不回地大喝一声。

    张五郎满头都是血和汗,伸手到箭壶一摸,忽然抓了个空,箭壶已空!眼看敌骑已近,张五郎直接伸手抓住插在自己作膀子上的一根箭,一咬牙拔了下来,搭箭上弓,“嗖!”正中那敌骑的右眼,那人直接从马上仰头栽了下去,手中的陌刀擦着汤晁仁的马镫掉下。

    张五郎呼出一口气,忽见又一骑抬起长枪,正要投向汤晁仁!张五郎立刻倒抽一口冷气……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