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二章 礼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羽林军李慈、宰相窦怀贞、萧至忠四人入夜之后来到金光堂,六方会谈,一直到黎明方休。

    第二天一早,薛崇训便离开了长安,从驿道直走东都。他有官僚份,可以在驿站换马。

    长安距离洛阳,约八百里,一天一夜赶到洛阳压力不大。不过要密调飞虎团进京,估计得几天时间了。

    母亲的昨夜的一句霸气外露的话给他的印象很深。在外人面前,母亲仍然是如此威势:你说向东,我说向西,他说向北,这么扯要扯到何时?吾意已决,休要多劝!

    ……

    这时长安宫城里举行了大朝会,皇帝李旦将正式颁布诏书传位。

    朝阳刚刚升起,光芒普照大地,今天是一个明光四|子。宫阙在望,高耸如云的宇宏伟大气,宽阔的广场仿佛一望无际,这里是世界的中心。漫天的七色云彩给天地之间布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仿佛上苍在凝视着人间的神圣礼仪。

    太极内外,奏起了钟鼓混奏的帝王之乐。鼓点节奏缓慢而不可抗拒,就像那浩浩的历史长河,宏大而遒劲,无法阻挡。

    整齐的铁甲羽林分列大道之侧,文武千官俯首叩拜。皇帝李旦穿衮服,双手放在腰间,昂首着肚皮迈着方正的漫步向宫门缓行,在他的后,便是即将合法即位的新君李隆基。

    礼仪是一种气势,李旦的步子踏着浑厚的鼓乐节奏,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神圣、那么合乎章法。自有周起,礼便是中国神州之地文明的象征,不容任何凡人抗拒,李旦此刻心中的一团熊熊燃烧的王八之气,已被帝王之乐点燃了。在这样的气氛中,一种力量感油然而生,拂袖之间便能使江河倒流、万民所趋,权力是上苍赋予的!……他几乎忘记了自己今天是要禅位来的。

    李旦喜欢这种大朝会,喜欢这种霸气的礼乐盛会。好在虽然不能做皇帝了,也能当太上皇,每五都能感受一次这样兴|奋至极的快|感。想到这里,他才隐隐有些欣慰。

    后作为接班人的李隆基,紧随着父皇的脚步,也是走得正二八经,感动得一塌糊涂。他监国有一年多了,可是从来没有受到过群臣的朝贺,今算是第一次吧,虽然主角仍然是太上皇李旦。

    只有他们父子俩的手提在腰间昂首阔步,其他的宦官侍从全都低着头躬着体,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跟在后面,更加衬托出了李旦父子的神权。

    一路走进大,登上宽阔的宝座,扇、伞分列两边,中乐师换了一种乐曲,重新奏起了欢乐的调子。一曲罢,众官叩拜于地,毕恭毕敬地喊道:“陛下万寿无疆!”

    李旦正位,三郎垂手站于一旁。大为夯土板筑,墙壁高三丈五尺,宽敞的宫内人头攒动。李旦停了好一会,才缓缓地说道:“众卿平。”故意一停顿,故意说得慢,才显得慎重而威严……其实这样的程序都进行了无数次了,仍然不会让人觉得厌倦。

    “朕闻司天台有司奏天象除旧布新,帝座诸星皆有异象,朕敬畏上天,决意择贤子以立,转祸为福。盖有三郎李隆基德才兼修,且有大功于社稷,宜上遵祖训,下顺群,即皇帝位。”李旦说罢对一旁的内侍道,“颁诏。”

    这时众臣大呼道:“陛下三思!”

    不知怎地,今天李旦听到这样的劝谏反而很顺耳,多少有点欣慰。

    李隆基急忙伏拜于地请辞,神俱备诚心恳恳地自谦了一番,要太上皇收回成命,待太上皇拒绝之后,他又表态道:“请太上皇仍称朕,受百官朝贺;儿臣自称予,监国处理朝政。”

    李旦道:“可。”

    在这样雄浑的礼乐之中,李隆基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气氛,想到数之后将进行的政变夺权,他内心也是忐忑。看来王琚赞同的延后五进行是明智的,如果今天就动手,在这样神圣的气氛下,恐怕人心浮动,不好控制,很容易在中间出现意外……就是延后五,也显得仓促,不过兵贵神速,快速行动应该是正确的。

    这时颁布正式诏书,李旦进一步放权,以前太子监国是对五品以上无任免权,现在改为三品,也就是三省六部的核心权力仍在李旦手里,其他朝政都交给皇帝了……显得有点不够爽快,可是李旦是真舍不得放权,权力这东西到谁手里都舍不得,好不容易才能放出一点来。

    太上皇和皇帝的权力平衡,表面上就是这么一进一退地平稳而缓慢地过渡。但是,在场的有几个人心里明白,急剧的权力交替正像暴雨前夕的乌云,正在慢慢集聚力量……

    大朝过后,李旦在尊贵的仪仗下退出了太极,从东面出太极回去休息。折腾了一上午,他已有些疲惫。

    御辇一路行进,刚停在紫宸前时,李旦偶然看见了金城公主正在阙下。金城也急忙走了过来,屈膝执礼道:“给陛下问安。”

    李旦一下子想起这个公主不久要和亲吐蕃的,当下态度也亲切了一些,尽量给她一些安慰,便故作关心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金城温柔地回道:“回陛下,金城从妍儿公主那里回来,刚经过紫宸。”

    李旦笑道:“多和大家相处,以后不知何时能见了。”

    “嗯……”金城没有露出任何弥端,无暇的脸上泛着太阳的流光,就像笼罩着一层光晕,如仙女一般恬静。

    虽然她如此夺目,但她既不是李旦的女儿,又是李唐宗女,对李旦来说既没有多少亲,也不能宠幸,再漂亮也是浮云。于是他只知道这个公主要和亲,其他的一概不知,也不关心。

    他便随口嘘寒问暖了几句,正要离开时,忽然金城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陛下要金城珍惜亲人,金城贸然进言,陛下也要珍惜哦。”

    李旦不解,愕然道:“何出此言?”

    金城忽然露出一丝奇怪的冷笑:“陛下不怕伤害您的妹妹么……金城告退。”

    李旦怔了一怔,良久没回过神来。他边有些宦官宫女已经品出味儿来了,不复杂地转头看着金城的背影……她的胆子倒是真大,不过她倒是敢说,反正要出国门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金城大步离开了前,远离之后她缓下脚步,变得六神无主,几乎不知道自己在何处。

    忽然想起了去年球场上那个黝黑青年的话“我为大唐的金城公主而战”,那个人虽然是亲戚,却是去年马球赛的时候才第一次注意到,甚至样子都没有瞧得太清楚,更不了解他的为人,谁知道他是不是只是为了出个风头呢……可是,确实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希望,也许通过一系列努力能得到他的帮助也说不定呢。

    可是现在,一点点的希望都破灭了。

    荒蛮之地,难道我的一生就要在那种地方沉沦到老,空度余生……在偌大的宫廷里面,人口数万,因为没有至亲,能靠得上谁去呢?她对纵自己命运的李旦父子,莫名地生出了一股怨气!

    愚蠢的太上皇!他难道看不明白,放权不仅不能缓和局势,反而会致使形势急剧恶化么?又或是他以前在大明宫里表现出来对妹妹的宠都是假的?是啊,涉及到根本利害了,男人还会讲什么义?

    还有那个自喻风流多的李三郎,也不是个好东西!大明宫里人多嘴杂,金城听过很多事,有个事:李隆基和弟弟岐王同时喜欢上了一个漂亮的宫女,李隆基一开始不知道弟弟的心思,便向皇后讨要回府了。结果发现岐王老往太子府跑,李隆基很快发现了岐王的心思,然后私下纠结了一番,还是把宫女送给岐王了……

    (后来和杨贵妃那千古绝唱的,最后李隆基也是如此纠结叹息了一番,然后听从手下的谏言把杨贵妃杀了平息众怒。)

    金城倒是看得淡了,男女之间的事儿,就那么回事而已。对于李隆基这样表面风雅,内心理智的人,金城这个同宗妹妹,是不会寄希望于他的上的。

    而大明宫里的其他女人,对金城来说,总是充满了妒嫉和敌意,让她时时都小心忍让,为了避免别人背后使坏,她倒是练就了许多心眼。

    倒是薛崇训……因为他可以娶她为妻,无论是出还是其他方面,金城完全配得上他!这也是金城萌生了一丝希望的原因所在,虽然很渺茫,但可以让人做做梦。

    这个世上,只有至亲至的人,才有可能不计后果地维护他人。其他人,可以帮点小忙,但凭什么要牺牲巨大来无私帮助你?

    不过,现在她是不再抱有希望了……当听说李旦要传大位的时候,金城就仔细想过其中关系,她感觉到了暴风雨的淡淡腥味,同时也不看好太平公主,觉得她必败无疑……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