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章 水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街上回响着一阵金属的敲击声,伴奏着走街串巷的货郎的吆喝声,优哉游哉的。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声音漾在这的明光里,让人生出一股子慵懒的倦意来。

    当薛崇训的人马走近时,那货郎一瞧前面的家奴扛的戳灯写着字,还有边上考究的马仗,货郎急忙避到道旁,吆喝也停了下来,用敬畏的眼光看着大摇大摆在街上横行的人马。

    薛崇训这是往家里走,本来晚上在母亲府上有次密谋,他是打算留在公主府待到夜里的,但听到家奴禀报说宇文孝有事求见,正在卫国公府等候,好像有什么事儿,他便告辞而回,准备见了宇文孝再来。其实很早以前他就在思考政变的可行办法,已经想过无数遍,所以并不需要临时抱佛脚,事到临头只需琢磨用什么方式说出来让母亲信服就行。

    回到安邑坊北街,薛崇训见到了宇文孝,但并未请他到卫国公府去,只带到斜对面的小别院氤氲斋里说话。一面走,薛崇训一面说道:“这段时间你们家的人尽量少和我来往。”

    宇文孝听罢有些不快,而且见薛郎连家门都不让他进,心里就更加添堵,但面子上不好表露出来,只得轻轻提到:“宇文姬听说你回长安了,在老夫面前埋怨,你也不提前派人说一声,她本来想去接你的。”

    “哦……”薛崇训看了老头子一眼,张了张嘴最后作罢,不想过多解释了,恐泄漏了风声。他已经感觉到老头子的不满,不过想来宇文姬又不是他的正室,老头子更谈不上丈人,也就难得多说,以后他自会明白其中道理……误会是小事,泄密才是大事。

    薛崇训想了想说道:“这次我回京是为述职,过两天就得走。我在洛阳听说你弄出命案来了?”

    宇文孝忙道:“今天我急着和薛郎面谈,正是为了此事。命案绝非我做的,我做官之后一向谨小慎微严以律己,脏活从来不干。”

    薛崇训和他走进小院子门口的一间倒罩房,请他入座之后问道:“查出行刺的元凶没有?”

    宇文孝道:“查是查出来了……”

    “谁?”

    “还能有谁,就是高力士!”宇文孝道,“我按照薛郎的线索查到了接头的人,用了点手段问出大概和另外的线索,不料还没来得及继续顺藤摸瓜,那人就死了……现在是一点证据都没有,光凭中间人口红白牙一口说辞。”

    薛崇训沉吟道:“还真是他,我当时也想,除了他谁还会对我用如此手段?没有证据也无妨……”

    此时他心里已动了杀机,倒不是因为心里憋不下那口恶气,只是高力士居然会用刺杀这种方式报仇,薛崇训心里不一凉,仿佛感同受地体会到了高力士心中的仇恨……对一个如此痛恨自己的人,只有反过手将其毁灭才好安心啊。至于对错好坏都是浮云,纠结那些东西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事么。

    薛崇训脸上露出的杀气又缓缓平息下来,他淡然道:“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不用再过问了…”

    此时他忽然有些后悔让宇文孝去查那件事,万一这次政变失败,太平一党自然灰飞烟灭,恐怕宇文家也会被高力士死死咬住。想到宇文姬,薛崇训心中叹了一口气,她应该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本来想提醒宇文孝一句,让他有个准备,随时准备跑路,但又怕泄漏出什么蛛丝马迹,薛崇训犹豫了一阵最终作罢。

    说完高力士的事,薛崇训便送宇文孝出门,回到院子里后一个家奴悄悄说道:“郎君还记得萧衡么?被关在下边都几个月了,平都是我负责送饭,怕郎君给忘了……”

    薛崇训一拍额头,他真把那人忘得差不多了,便问道:“还活着?”

    家奴道:“可是一条人命,郎君没发话,谁敢乱来。”

    “带我去瞧瞧。”薛崇训道。于是那家奴便带着他先去了柴房,这里有两道地下室的门,一道是通往那间“桑拿”小木屋下面的,是奴婢们生火的地方;另一道门里面是个储藏室,不过现在私押了个人,和地牢一样。

    管钥匙的家奴开了门,薛崇训和两个心腹侍卫便沿着石梯走了下去。这通道上方用整块的木板撑着,向下走了一阵,头上还有水滴下来,看来这院子下面应该有地下水脉。

    奴仆点了灯,地下室内总算有了点亮光,只听得一阵铁链“哗哗”的响动,一个沙哑凄惨的声音嚷道:“饭……吃饭……”

    奴仆道:“用铁链拴着,跑不了,这里不透风,任他怎么叫都没用。”

    薛崇训接过灯,循着声音凑近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面前这个人,哪里还是俊俏的书生萧衡?披头散发,一头又脏又纠结的乱发批在上半上,脸也被遮得差不多了,几个月没洗澡上更脏……薛崇训闻到一股异样的恶臭和粪便臭味的混合气味。

    “怎么弄成这样了……”薛崇训心中泛出一种说不出的感受。自己竟然把活人折磨成了这样?

    家奴道:“那些进官府大牢的人,关得久了都这幅鬼样子,没法子,既然是犯人谁还当菩萨侍候着?能每天给饭已经对他不错了。”

    薛崇训陷入沉默,其实萧衡虽然对红颜知己心肠硬了一点,并没有做什么大大恶的事。倒是薛崇训自己,把一个人关成这样,反而狠毒了一点。他也不用给自己找借口,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罢?

    萧衡这个新科进士、翩翩郎君,栽在薛崇训手里,实在是倒十八辈子霉。薛崇训想了想:人生本就是如此吧,他萧衡再潇洒,能比得上自己的父亲薛绍高贵洒脱么?父亲不是照样被这样关着饿死的?

    “这个人不能放走了,否则很麻烦。”薛崇训冷冷说道。

    那家奴忙道:“郎君想他怎么死?”

    薛崇训又想起了自己那饿死在牢里的父亲,便淡淡说道:“给他弄顿好的,要有酒有……然后停止供饭,顺其自然吧。”

    “是。”家奴恭敬地应了一声。

    “饭……吃饭……”萧衡又喊了一声,他看起来神智已有些不清。

    薛崇训心里莫名地一阵疼痛,这时上面一滴水珠滴到了他的颈窝了,冰凉冰凉的,让他浑都是一冷。

    其实他更多的是恐惧,如果政变失败自己落到李三郎和高力士的手里,会怎么死?只会比萧衡更惨吧?

    有时候刑不上士大夫这样的话都是话,韦后当政的时候,有一个宰相因为政治斗|争落了下风,被发配到岭南,韦后又派了个御史下去,赐死那宰相。御史的干法是叫人砍了毛竹编成竹篾,然后脱光那宰相的衣服,把他放到竹篾上来回拉,直到把上都都刮光,只剩下白骨……

    记忆里的历史上,薛大郎是怎么死的?薛崇训忽然很好奇,但实在记不得,反正是被李隆基赐死的,太平公主的四个儿子,他李隆基的表兄弟,只活了一个。

    ……

    宇文老头子回到家时,宇文姬异常地上来嘘寒问暖的,终于用不经意的口气说道:“对了,爹爹见到薛郎了么?”

    老头子一听就气不打一出来:“见是见到了,连府门都没让进,还叫老子以后少和他来往。”

    宇文姬脸上的顿时凝固。本来她还特地仔细妆扮了一番,精心画眉、施上胭脂,特别是她引以为傲的朱|唇,更是涂得一丝不苟,让她那张原本就妩媚的脸看起来更加|美动人,犹如天的花朵一般,美丽而不失格调。平时的男装也没穿,穿了一半新的浅色襦裙,虽然看上去很普通的衣服,颜色也不鲜艳,但她可是精挑细选的,要的就是这种内敛的美。颜色和质料不夺目,但是裁剪得非常精细,力求把她那婀娜的材衬托出来,大的地方显得更大,小的地方显得更纤细。

    如此上心,为了什么?她有点难以置信地说道:“他真这么说?”

    老头子哼了一声,板着脸径直就往里走,也不想多言。只留下宇文姬呆呆地站在门边,脑子一片空白,真不知在想什么。

    她拉下脸,默默地跟在老头子的后回屋去了。回到闺房,坐到梳妆台前面,她怔怔地看着镜子发了一阵呆。

    难道是他已经感到腻了?宇文姬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媚的脸,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自信的,到大街上随便一走,能比她漂亮的还真不常见……但一想到宫里那个艳|名远播的金城公主,她又有点不自信起来。

    “只图自己快活,腻了就丢,这样的人,值得我上心么!”宇文姬满肚子怨气骂道,“就当自己倒霉,白白便宜了个畜生!尽早脱比较好!”

    “恨你!恨你……”她又感到十分不甘心。

    转而之间,她又想起城隍庙他勇敢地挡在自己的前面,那健壮的躯犹如一座大山,能遮风挡雨的大山……悲壮而美丽。

    不过,如果他真的是个为了义不顾命的人,还会计较出么,非要娶个公主才行?恐怕正如他亲口所言:作为一个贵族,无法忍受女人死在自己面前的耻辱。

    于是宇文姬先是愤恨,然后是怀念,现在又清醒了一些:从平他的言行处事来看,可不是个舍己为人的人,或者说他根本就很自私!城隍庙那次事,不是为了,只是他的一种信念?

    宇文姬也觉得自己真是犯:那个人卑鄙无耻,他自己的什么狗信念,关我什么事?贵胄什么了不起,瞧他那得瑟的,不就是有个厉害的娘么?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