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章 高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景云三年,那一刻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划过天幕,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它就像天神的一把开天辟地的光剑,把天空都划出一道伤痕来了。

    虽然,那晚没有出现全世界都仰头观看的壮观场面,因为发生在半夜;也没有立刻天下哗然,实际上朝野内外,看起来都比较平静。但是,有的大事就像恐龙灭绝的过程一样,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不过它却应该是一个缓慢而长久的过程,不会马上就震惊世界,却会让人后知后觉感概良多。

    彗星的影响力已慢慢开始,司天台官员对皇帝的谏言,波及开来。首先关注它的人当然就是李隆基及其门人。那姓贾的官员是依附太平公主的,李隆基自然清楚,而且提的那建议,虽说有两条:立君和废太子。但是正如一些词语的用法,“某某有个好歹”中的好歹,是指歹的意思,贾膺福的建议明显是后者,让皇帝禅让完全就是陪衬。

    因为权力分配矛盾,父子之间也是有猜忌的,李隆基内心的惶恐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东宫内坊官王琚拜见,将“张大侠”给的消息说了出来。李隆基一听很是纳闷,不说道:“薛家大郎真去幽州了?”

    王琚道:“有人亲眼所见,人证我都找到了,绝对假不了。”

    太平公主准备宫变谋逆?薛崇训去幽州找汾哥的事,体现出来的预兆就应该是这样……可是,李隆基就更想不通了:形势对太平那边一向大好,她干嘛要捣鼓这玩意?

    李隆基看着王琚道:“灾星的事,你知道了吧?”

    王琚点点头:“大伙私下里都在说这事,岂能不知?虽然薛崇训去幽州的时候,天象尚未发生,但他们确有不轨之心,下不可不防!”

    李隆基无不担忧地说道:“如果父皇为了避免天降灾祸,废了我的太子位,太平还犯得着冒险做那些不相干的事么?”

    王琚沉声道:“下是关心则乱,我倒是以为今上不会废您的太子位。”

    “哦?”李隆基忙道,“说来听听。”

    王琚道:“太平势大,不过是因为今上的纵容,但今上是不会动摇下的太子地位的,不然朝廷将再次陷入动。相比之下,今上更不想让天下动乱,所以他怎么会突然因为灾星就做出废太子这样的大事呢……换句话说,今上登基以来,做过什么大事?”

    最后那句话倒是深得李隆基之心,李旦的父母已经过世,下面的知父莫若子,父亲的子李隆基倒是琢磨得明白,正如王琚所说,他的父亲李旦有点胆小怕事。

    或许是因为王琚给的鼓励,李隆基感觉自信渐渐又回来了:天命在我,上天既然要把重任交到我肩上,自然是不会让我这么快就完掉的!

    李隆基又沉吟道:“那太平派人去联络李守礼,究竟是想干什么?”

    王琚低声道:“我估计是以防万一,他们也很怕下,毕竟您才是名正言顺的人。咱们要做的就是提高警惕,一旦有机会,下要当机立断,果断除掉这帮人,否则隐患无穷。”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父皇会怎么应对天象……”李隆基抬起头,目光看着远处。

    ……确实,李旦登基以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许多人都期待着他做出一种决定。李隆基在期待、太平也在期待。毕竟他才是坐在皇位上的天子,要做什么大事,李旦无疑是最有权力的,可是他总是那样举棋不定。

    李旦烦闷之余,去了三清。三清的道士信奉的是道教,就在大明宫里面,可见地位超然。因为道教是大唐的国教,虽未达到政教合一的程度,但历代皇帝多数都信道教,认为天上有灵霄之类的。李旦更是一个道教的忠实信徒,他的很多思想都受道教典籍的影响。

    道士们生淡泊,见到皇帝来也是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见礼之后便各自炼丹,只有得道高士司马承贞陪皇帝说话。

    这个复姓司马的道士吃了很多丹药,还吃过坚|硬的鹅卵石,听说快升仙了,李旦也是十分尊重的。

    李旦随口问道:“道家修应该讲究什么?”

    司马淡然道:“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李旦听罢很是赞同,点点头又问道:“那治理国家和修有没有道理相通?”

    “治理国家和个人修行是一个道理,只要你摒除私心杂念,顺应万事万物的自然状态就好了。”司马承贞张口就说道。

    李旦心下一喜,频频点头道:“朕也深以为然,比如有些国家大政,虽然旨在为民,却可能做出扰民之事,反而让百姓受苦,实在是南辕北辙。不如顺之天意,与民生息,大凡太平治世皆是如此。”

    司马承贞行礼道:“陛下得道也,不愧为一代明君。天下幸甚,百姓幸甚。”

    两人相谈甚欢,李旦又询问了修炼之法,司马承贞一一解说,并说可以升天,到了仙界长生不死,永享逍遥,他自己在人间的时也不多了,只要突破最后一道界限就可以飞升。

    李旦不问道:“你说朕得了道,朕也能长生不死么?”

    司马承贞沉吟片刻说道:“陛下理万机,是万民之君父,不必刻意修炼,只要做好了天子,给百姓带去了太平,百年之后可以灵魂升天,成为天下的众星之一……陛下晚上可以看见,那漫天的繁星,其中有一些便是历代先帝的灵位呢。”

    李旦看了一眼门外,还是白天,自然没有星星的,便说道:“三清筑在高台,离天最近,晚上朕再来坐坐,你帮朕看看先祖的灵位在哪个方位,朕想和先祖们说说话儿。”

    司马承贞掐指一算,点头道:“我知道了。”

    李旦仰头叹息,如果先祖们真的能说话,他们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指示呢?怎么样做才最好……人说得道,可是真的可以完全摒除私心杂念、七么?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