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章 彗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这几天薛崇训觉得很奇怪,眼皮跳、心神不灵,还失眠,总是有种不祥的直觉,甚至担心上回去联络汾王李守礼的事儿办得不够好。原本他是不信这些玄乎东西的,或许是处在古代环境下,受了环境影响?

    一他微服出门,正巧遇到个算命的方士,那方士上来就说道:“你面有黑气,不如让我给你算一卦。”

    薛崇训不由得嘲笑:“幸好你没有说完骨骼奇异,是练武奇才,要兜售武功秘籍给我……”

    方士听出嘲弄的味道来,生气地说道:“我本好心,你不听便罢,何必折辱于人?时运者,天与人。昨夜灾星(彗星)入西天,天象有异,正应你的面相,信不信由你!”

    算命的玩意,薛崇训完全不信,但是听到方士说天象,他不由得惊讶道:“昨夜出现了灾星?”

    方士煞有其事地说道:“正是,我夜观天象,正巧看见扫把星现于西天,天象有异啊。”

    薛崇训听罢回顾左右,问边的侍卫看见没有,但都是些习武的人,谁有空研究天象?他们都说没看见。薛崇训也不管那方士,忙转赶去漕运衙门,问那些文官,却不料当值的官吏们说昨晚太冷了,睡得早,没注意看星辰。

    也不知是不是那方士随口胡诌说的骗人鬼话,不过天上出现彗星对朝廷来说是件不小的事儿,如果真有此事,过不了多久就会听到人说了。此时的皇帝称天子,信奉的就是君权天授,每年还有几次国家祭祀,所以有些鬼神之说也能拿到庙堂上说事。

    让薛崇训比较动容的不是彗星,而是记忆的预知:他记得历史上李隆基当皇帝之前出现了一个天象。但究竟是什么天象,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记不清楚了,这知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看到的,反正只是隐约记得。

    难道彗星就是天要李隆基登基的预示?薛崇训心里着急,却不便向其他不熟悉的官吏打听彗星的事,这些玄妙的东西是比较忌讳的,私下里议论至少影响不好。这时一个文官说道:“听说上清观的道士修炼时要观测月星辰,以此参悟仙机,薛郎何不去问问那玉清道长,她肯定知道。”

    上回玉清在洛阳码头一番表白,已弄得洛阳官场上人人皆知,那文官如此说,也是想着薛崇训和玉清比较熟的关系。

    薛崇训一听有些道理,也等不及了,当下便出了衙门,坐车去上清观了。

    玉清道姑平时不怎么见外人,道观里的事务都是其他道士在打理,但薛崇训一来,她倒是给面子,亲自到星楼见面来了,大约是上次回洛阳的路上薛崇训多番照顾以礼相待,让她有些感激罢。

    只见玉清穿宽大缁衣,头戴道冠,除了清丽的面孔,仪态举止已和其他道士无异,她神冷淡,只是说了几句客话。

    薛崇训没空想其他事,便直接问道:“我听说昨夜出现了彗星,但不确定,想问问,你们看到了没有?”

    玉清淡淡地说道:“确有此事。薛郎今登门,就为这个?”

    薛崇训心下咯噔一声,又忙说道:“我对天象不甚了解,玉清道姑解说一二……彗星又叫灾星,它是什么预兆?是预示今年有天灾**?”

    玉清摇头道:“虽说不是什么好预兆,但从星相上讲,还有一层意思,有除旧布新之意。我的看法是要换一种修炼之法,旧的内丹修炼进展不大,应当顺应天意,换一种新的外丹之法……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新的一年,有新的开始,适当调整心绪和为官之道,可以顺应天意。”

    “除旧布新?”薛崇训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

    ……

    那颗彗星在大半夜出现,也不是谁都看见了的,但是司天台的官员肯定观测到了。掌候天文,教习天文气色,掌写御历等等都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当值。司天台少监次一早就急忙将天象禀报了皇帝李旦,并进言说:“天兆除旧布新,陛下应做出应对,方能避免灾祸。”

    李旦问道:“朕当怎么做出应对?”

    司天台少监犹豫了一番说道:“微臣不敢擅论,请陛下召司天台监贾公进言。”

    李旦遂召贾膺福觐见,这个贾膺福完全是依附太平公主的人,听到皇帝召见,在赶去麟德的路上就冥思苦想应对之策。

    他是很想借机谗言,好在太平公主面前邀功;但又担心此事事关重大,没有请示太平便擅做主张可能会有麻烦。左右举棋不定之时,已跟着宦官走到龙尾道上了,巍峨的宫就在眼前了。

    有时候人就会遇到这样的况,哪怕是个文官,也需要当机立断,因为可能会没有时间深思熟虑。昨晚才出现的天象,今天一早就觐见皇帝,机会就在瞬息之间:如果放弃了这次机会,以后再专门跑到皇帝面前进谏,可就会招人怀疑了,而且等太平公主商议决定之后,立功的事不一定会落到贾膺福的头上。

    贾膺福眉头紧皱,心道:下既然让我做司天台的最高长官,我就应当拿出独当一面的能耐来,如果错过了机会,谁说不会被下责骂毫无主见?

    犹豫之间,不知不觉已到了大上,皇帝正坐在台阶上的宝座上,一旁的司天台李少监正垂手而立。贾膺福急忙叩拜行礼,高呼万岁。

    肯定是李少监把担子撂上来的,他不敢乱说,所以把上司弄出来做挡箭牌。

    李旦道:“李卿奏天有异象,朕最敬畏上天,你们给朕说说,朕应当怎么做才能避免灾祸?”

    贾膺福沉住气,一面琢磨着遣词,一面慢吞吞地说道:“微臣来之前,为了准备回答陛下的询问,特地查了一下司天台的备案,上一次彗星出现在孝皇帝(中宗)时,当时的司天台官员也有上书,并有备案。”

    李旦好奇道:“以前的官员是怎么谏言的?”

    贾膺福低着头,铁青着脸道:“他上书让孝皇帝禅让帝位给太子(李崇俊),当时孝皇帝大怒,将那官员发配到岭南了,自然是没有采纳谏言……”

    贾膺福说起那事,实在是居心不良,因为李崇俊后来发动了政变。他这么说,意思就是李隆基会有谋逆之心?

    李旦瞪眼道:“那……朕也应该禅位给三郎才能免灾?”

    贾膺福有点紧张地说道:“天子秋鼎盛,太子只是皇储,哪里有储君就急不可耐要举而代之的道理?”

    李旦内心深以为然,他才当上皇帝不到两年,这样就退了,怎么感觉有当垫脚石的味道?不如当初直接让李隆基坐上皇位算了。

    贾膺福趁机说道:“彗星有除旧迎新的预示,陛下另立太子,也可以顺应天命。”

    李旦的脸色顿时一变,他平时和气的,但心里仍然很明白:要换李隆基,牵扯太多……当初李旦就不太想立李隆基做太子,感觉威胁太大,但是李隆基有大功,李旦的子也比较软,拉不下脸来,于是叫大臣商议,结果支持李隆基的人占多数,于是太子就给他了。

    或许,现在借天说话是个机会?而且目前支持太子的大臣很多都被发配出去了,姚崇在洛阳,宋璟在楚州……没有分量足够的人为李隆基说话了,确实是个大好良机!

    但是李旦又有另一个隐忧,他担心妹妹太平公主!虽然现在看来,正是有太平公主在,李旦的皇位才更加稳当,太平公主的势力是皇权有力的臂膀,可以平衡锋芒太盛的太子……但是,如果太子完了,太平公主势力会不会尾大不掉,反过来威胁李旦家的皇权?这个李旦也看不明白。

    李旦原本就没有杀伐果断的勇气,左右为难之际,便依着老子说道:“这事儿还是先问问太平和三郎,再让大臣们商议。”

    贾膺福刚才那番话已经很大胆了,现在更不便多言,便只是应了一声。

    李旦挥手让他们告退,自己却久久坐在宝座上不忍离去,他的手抚摸着旁边那赤金打造的扶手,观赏着上面雕琢精细的纹路,帝位,确实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他只是纳闷,自己是两代皇帝的嫡子,名正言顺的,这帝位怎么就老是觉得不稳当呢?

    实际上在如此形势下,他们一家子没人觉得很安全,无论是太平还是太子,算来不都是一家人么?特别是太子,各种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之后,真是觉得股上点着火,脑袋上顶着油锅。

    甚至那“天命在我”的自信,都已经开始产生动摇。无他,形势实在太不危险了!朝廷里的六个宰相(刘幽求被流放之后还没有补缺),只有一个张说还算是支持他的人,但是张说既不是李隆基提拔的人,更没有表示过死忠,阵营有点模糊,在庙堂上说话的分量也完全不够,到时候一堆人都说他李隆基的坏话,这事儿还怎么办?

    前段时间太平公主和李隆基的一轮争夺下来,李隆基已完全处于下风,势力正在低谷,一切都十分不妙。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