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一章 河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飞虎团训练了月余,第一次跟薛崇训出洛阳,是去陕郡。陕郡大仓库刚刚建成,洛阳漕运衙门的文官前去验收,薛崇训也去了,飞虎团便出营作为卫队相随。

    一群披竹片、头戴斗笠的壮汉显得很是碍眼,因为官员们穿的官袍大多都是团花绫罗,还有其他府兵卫士也是披明光甲、手执大家伙陌刀,威风凛凛,两厢一比,装备简陋的飞虎团尴尬军容可想而知。

    府兵相当于服兵役的义务兵,原本到京师及东都“上番”只负责军事驻防任务,但是吏治一坏,早已是弊病丛生。长安、东都等地的权贵和官僚经常地派遣服兵役的人到上司家中站值,甚至干苦力。还有大官出巡,府兵将帅为了巴结权贵,也会调遣兵员做卫队。薛崇训从洛阳到陕郡,就有当地的府兵将领派遣的卫士相随。于是那诗中官僚“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形,早在唐朝已然相符。

    陕郡上的地方官自然隆重迎接,大家校检新建成的仓库时,变得闹欢乐。不过这样的场面薛崇训见得惯了,并没有被他们的蒙蔽,依然督促漕运官员仔细检查用料、花费等数目。

    应酬罢,薛崇训想起刚从京师出来那会去过的黄河三门砥柱,便问陕郡官员:“几年前陕郡太守在三门山北侧开凿了一条人工航道,今尚可一观?”

    陕郡官僚躬答道:“因彼地全是岩石,老命伤财结果只能开凿出一条浅道,河太高,平时无法行船,只有涨水季节才能使用。”

    薛崇训回顾刘安道:“陕郡大仓建成,往后粟米便可先行存入陕郡仓廪,待到涨潮之时,走新航道,避免三门水险,无谓损耗。”

    刘安附和道:“薛郎所言既是,漕运新法的好处便在于此,以仓库为缓冲,官府可以统筹协调,在最佳时机转运。”

    众官听罢,少不得又大拍马,赞了一番薛崇训的高屋建瓴牛|无比。

    薛崇训兴起,便要带人去三门北侧实地观测新航道的境况。一大群人浩浩地走到地方时,果见此时新航道上的河水甚浅,薛崇训叫侍卫涉水,竟可徒步而过。有官员说道:“再过几月,待黄河一涨,便可通船。”

    就在这时,薛崇训偶然看到了黄河边上有艘破船,那船夫很是眼熟,突然想起来了,从长安过来之时,考察三门就是坐的那个老船夫的船啊。因那老船夫晒得黝黑,比薛崇训还黑,他便有些印象,此时一见,竟还认得。

    那老船夫见到这么多人马,正好奇地站在岸边看闹。薛崇训便骑马走了过去,招呼道:“老丈,你可记得我?数月前我坐你的船,可是给的双倍佣金。”

    那次薛崇训穿的是一件麻衣;但这时他穿的是官服,紫色大团花绫罗。所以老船夫想了一会,才恍然喊道:“想起来啦!明公让老头儿看那金鱼袋,老头儿开了见识哩!”他有些怯场地回顾薛崇训边的众多官吏和兵丁,显得手足无措。

    薛崇训大笑道:“老丈说那国姓太守撂了话在黄河上,不信治不了这河,但没有成功;数月之前,我也把话撂下,今如何?”

    老船夫愕然道:“明公治了这河?”

    薛崇训转指着李太守以前开凿的新航道:“国姓太守挖了这条道,但没用上,因为他只治河,不治人。今我在陕郡建了一处仓库,将粟米先存入其中,待到潮涨,再用新河,可算治了这河?”

    老船夫笑道:“不见明公征劳百姓,竟治服了这鬼门关,待归到凤池,天子定然夸赞哩!”

    众官听罢一乐,不由得小声议论道:“这山村老丈,还会说话的呢……张太守,这人不是你派来蹲点的吧?”

    那陕郡新太守大呼冤枉:“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诸同僚冤枉我也!”

    就在这时,有人又看到了一个熟人,一个长安下来的官员遥指山坡道:“诸公请看,那边骑驴的人,可是李鬼手?”

    薛崇训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麻衣的老头子骑着一头驴子,正在远处的一个小山岗上看着这边,经旁边那官僚一提醒,他再仔细一看,还真有几分像李鬼手的仪表。

    他当下便喊道:“山上的可是故人?”

    果然是李鬼手应答:“原来是薛郎在此,因见诸多公门人马,我是来看闹的,哈哈。”

    李鬼手的名气在文人届那是响当当的,众官顿时哗然,陕郡太守无比自豪地吹嘘道:“陕郡人杰地灵,俊杰辈出,李鬼手李玄衣的故里便是陕郡,诸位可否听说?”

    薛崇训便向老船夫告辞,策马向那山坡上过去。就在这时,刘安提醒诸公道:“薛郎和李鬼手交甚厚,今偶然相见,让他们叙叙旧。咱们闹别凑一块儿了,就在山下等着罢。”

    众官一听,心下了然:大家这么多人都凑上去,那李鬼手的面子也忒大了!礼遇竟然盖过卫国公,别人心里会怎么想?李鬼手虽然名气很大,终究不是官场上的人物,犯不着这样啊,对他再怎么,有嘛好处?

    薛崇训带着两三骑亲卫策马上山,从马上下来才抱拳道:“故人别来无恙?”

    李鬼手也不托大,忙爬下驴背,这才和薛崇训相互见礼。

    两人登高望远,只见那黄河之水和新航道的浅水在山岭之间汇入一处,向东而去,形成了一个人字形。李鬼手翘首迎风,轻轻撸|了一把下巴的胡须,微笑着说道:“恭喜薛郎,你这回总算做了一件大好事。每年在这鬼门关触礁出事的人,无可胜算,治河那是救命啊。”

    薛崇训发现,这次李玄衣和自己说话的态度,都和气多了,恐怕就是因为自己干了一件造福百姓的事。他也不过于谦虚,当仁不让地说:“李先生还记得上次我说的吗,治国比治病管用。河运数月而治,因此脱离水深火的何止千百人?李先生治病,就算每救治一人,一年才三百六十人,方之天下亿兆生灵,不过九牛一毛。不如出仕为官吧!”

    李玄衣沉吟道:“不得不承认,薛郎的功德比我大……只是,我能治好病,不一定能当好官。况且如今岁数已不小了,何必再去官场折腾?事有不顺,徒增烦恼耳。”

    这是委婉的拒绝,求贤若渴的薛崇训心里顿时有些生气,愤然道:“如果是李三郎三顾茅庐,你会不会出山?”

    想来李玄衣是那心口合一之人,不善撒谎说好听的话,当下便沉吟不已,没有立刻回答。薛崇训心中更是添堵。

    冷场了许久,薛崇训才调整好心态,怅然道:“李先生既不领,我亦不过多为难……咱们认识到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君子之交淡如水。”李玄衣淡然说道,他顿了顿,又说道,“方才薛郎问我,我想了许久。如果太子下礼,我或许会出仕,正如薛郎所说,手握国器之人,一言一行可以造福众生、也可以置万千人于汤镬,如果我出仕为官,不时进言劝谏一二,也是有些作用的罢。”

    看来李玄衣不是一定要当隐士,之所以不想跟薛崇训,大约是不看好太平一党的前程,出来做官很快就被打倒,实在无甚意义……薛崇训被人这么对待,心里自然不爽,不过想通之后也就没什么了,李玄衣虽然不给面子,但至少能待人以诚实话实说,总比那口蜜腹剑之人要让人放心。

    薛崇训沉默良久,叹道:“李先生此生抱负便是济世救民?”

    李玄衣笑道:“名气太大,也是无奈,其实我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人罢了。只是自小本向善,每见民生多艰,不由生出恻隐之心,平便能做一分是一分,以慰本心。”

    薛崇训听罢又是一阵感叹。神医、名士,任是哪一个份都可以为他带来极大的利益,但是李玄衣拒绝了将资源最大地转化为利益,世间上的人真是无奇不有,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为**奔波啊。

    此刻他不仰望苍穹,喃喃说道:“夜观星辰,明年将有次引入注目的天象,也不知是福是祸,李先生对天象可有研究?”

    李玄衣忙道:“布衣不敢擅论天机,否则有不臣之嫌……薛郎对月星辰也有涉猎?明年可有什么异象?”

    薛崇训故弄玄虚道:“明年应验,你便知晓。”说罢他又沉声道:“你看好的李三郎,表面上是国家之福,但宫廷权力斗争,谁正谁邪谁好谁坏,关众生百姓何事?若论天机,那李三郎掌权,数十年之后让国家陷入战乱,生灵涂炭、十室九空,导致此后藩镇割据军阀混战,活人充为军粮,妻女任人|杀戮,如此**,方知太平二字的好处……”

    李玄衣变色道:“薛郎言重了。”

    薛崇训冷笑道:“言重?五胡乱华尚且不远,有前就有后。人心不灭,悲剧还会重演,与人为善只是李先生心中的一个念想罢了。”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