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十章 飞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在楚州上岸,带着卫队车队走陆路回洛阳。白七妹没有和薛崇训一道走,离别之际,他不生出些许不舍之心,毕竟前后相处了好些子了……他试图猜测白七妹的心思,最终还是猜不透。按理江湖险恶,跑江湖本就不是什么好子,何况现在她是危机四伏,薛崇训可以给她提供保护,可是她竟拒绝了。

    薛崇训对她说了一声保重,让她好好活下去。她露出笑容,纯纯地笑道:你也是,我相信你会战胜对手的哦。

    玉清倒是随同薛崇训一道回洛阳了,上清观才是属于她的地方。薛崇训在路上不想到一个问题:上回离开洛阳时,玉清当着那么多的面表白,众人都以为她的意是对我,如果明年不幸太平公主倒台,我也跟着玩完,东都官场垂涎于玉清玉道美色的官吏,到时候会不会以此为借口牵连于她,借机强取豪夺?

    世间事,把握自己的命运已经比较困难了,何况他人?

    ……

    士农工商,唯士不视生产,却总是在争斗,为利益、为权力。薛崇训回到洛阳之后,少不了又是一番争权夺利。按照他的想法,新的漕运体系完全是他规划建立起来,为什么要让李隆基的人插一手?纠集河东士人集团和依附太平公主的官员,排挤空降到洛阳等地的人,事在必行。

    在漕运体系内,薛崇训提拔拉拢的人先入为主,已经占据了各种重要位置,争夺到大部分权力是容易,可是仍然无法避免有司衙门被安插各种眼线,形成各种制肘……实在没办法,因为太子监国,所有五品以下的官员他完全有权力不请示皇帝就直接任命。如果是在长安,五品以下的官吏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地方官则不同,中、下州的刺史才正四品下,五品以下的官员也能担任比较重要的职务。

    特别是正在招募训练的一万二千名粮赋护卫兵里面的官吏、将帅,很快就被安插了大量亲太子的人,薛崇训想控制这支军队,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的如意算盘就此落空。

    护运军队他没法掌握,但预料到将要开始的暴风骤雨,薛崇训必须想方设法地培植自己的力量,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胜算。于是他收集了各种劫船盗贼的信息,以组织兵力剿灭山贼为理由,下令汤团练选拔组建一支三百人规模的募军。

    人数少,事就小,不容易引起长安的注意……只是三百副陌刀和盔甲是个问题。他们只能从人选上下力,力图选出最勇猛善战的将士。

    汤团练想了个招,让薛崇训一起到校场上观看选兵。

    洛阳城南有块空地,有三四个马球场那么大,汤团练集结了一千多人河东籍的士兵。又叫人在百步之外竖了一排半丈多高的靶子。

    薛崇训应邀骑马到校场观察,见到这副形不明所以,回头问道:“汤团练,你这是要做什么?”

    材魁梧的汤晁仁说道:“此法先祖父用过,有一次他随唐军出击吐谷浑,皇帝传旨派遣一支骑兵深入敌军腹地实施袭扰,此战凶多吉少。先祖父为了挑选出视死如归的猛士,便叫人站在箭靶之下,再让神手对着箭靶箭,箭靶之下的人如果没有闪躲,便中选……此法甚是管用,最后先祖父率领这支骑兵长驱直入,所向披靡,战罢皇帝嘉奖,官升三级!”

    薛崇训一听大喜,点头道:“此法甚妙,至少中选之人颇有胆量。”

    但这时汤晁仁又无不担忧地说道:“我们这样做,只恐东都的文官上书谗言薛郎私植死士,居心叵测……”他回顾了一下左右,又低声说道,“这批人全是咱们河东的人,鲍诚、张五郎等三个旅帅不是自己人就是河东故人,且军费全由薛郎筹措……如此以来,这三旅兵力便完全握在薛郎之手!太子的人想插手也没缝。”

    薛崇训听罢心下一动,默然片刻,皱眉沉声说道:“如果老是畏手畏脚,能干成啥事?就照你说的做!别管那些御史,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应付。”

    汤晁仁抱拳道:“有郎君这句话就中,我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他说罢策马上前,从队列前面奔过,大声说道:“为肃清山匪挑选勇士,是骡子是马,溜溜便知!队正听令,按列试箭,畏惧者可以退出。”

    喊罢,汤晁仁奔到靶子前,从马上跳将下来,站在一个箭靶下面,挥手喊道:“张五郎,试靶!”

    只见一个面如刀削的青年将领策马从队列中出来,正是上回在黄河三门砥柱开始追随薛崇训的张家五郎,算来名士张九龄还是他的亲戚。张五郎一夹马腹,座下战马便飞驰而走,他于马上张弓搭箭,伏低体,将弓弦拉得犹如满月一般,几乎没有片刻犹豫,只听得“砰”地一声劲气十足的弦响,那箭羽便向汤晁仁疾飞而去,正中靶心,力透箭靶,从中间穿过。

    “好箭!”众将见张五郎形潇洒,动作娴熟,又准又快,顿时不约而同地赞了一声。

    汤晁仁吁了一口气,大笑道:“我第一个试箭,过关!以后我便兼任三旅校尉。”

    他笑罢拉住自己的坐骑,翻上马,下令其他人以队为次序选兵。这时校场另一头几十个精挑细选的神手也排成了一排,各带箭壶,搭箭上弦,先是对着地面,准备那箭靶。

    神手都是挑选出来的,几十步之外个靶子,基本不可能离谱地偏得到人的脑袋上……但是见到别人用弓箭对着自己,眼睁睁那箭羽迎面飞来,心理压力可想而知,大部分人临阵之时会忍不住低头闪躲,还有人更夸张,干脆吓得扑倒在地。

    不过这些兵募既然来吃卖命这口饭,还是有不少胆大不怕死的,每火(十人)中多则有一半人不会躲,少则二三人。如此一选,选满三百人便停止,再登名造册。

    只忙乎了半个时辰,这事儿就算办成了,武将办事果然比文官要干脆爽快,没那么多繁文缛节。这时汤晁仁一拍脑门,说道:“忘记了一件事,薛郎要不要为这三旅勇士选个名儿?”

    这么一提醒,薛崇训心道取个名儿确实比较给力,但取什么好……薛家军?那不是成心要让中枢提防么;虎贲?更扯淡,那是宫廷卫才敢用的名字,取这样的名估计立马就有官员上书说薛崇训那厮想当皇帝,要谋反!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个有意思的名字,脱口笑道:“叫飞虎……团吧。”

    按唐军惯用建制,左右两个旅为一团,三个旅编成一团虽然不伦不类,不过他要这么干,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薛崇训自小便有名士教习读书识字,他取个名字,汤晁仁想也不想,当下便嚷了出来:“薛郎给的名儿,飞虎团,兄弟们记住了自家名字了!”

    众将士笑着起哄闹了一阵,觉得名字倒是带劲的,飞翔的老虎,该是多牛|比的玩意啊!

    ……

    但是很快他们就有麻烦了,不出所料,马上就有官员上书弹劾薛崇训。如果其他京官下去办事,临时雇佣几百个人剿匪,并不会引起人们注意;可是薛崇训的份特殊,好多人盯着,于是有任何异常举动都蛮不过去。

    太子李隆基也是大为火光,想他堂堂太子,亲卫部队才三四百名骑兵,那薛崇训算哪根葱,竟然私自拉起三百人的私兵,这是逾制!是谋逆!

    更有正直之士疾呼薛家培植死士、居心叵测,应当削去爵位以儆效尤;太平公主却乐得儿子闹腾,于是授意朝中官僚替薛崇训找诸多道理,反正和稀泥。

    李旦也纳闷薛崇训在搞什么,不过三百人还能造反不成?他倒是沉得住气,依旧先问“问过太平否……问过三郎否”,然后采取了个中庸的办法:这批人只能用于地方防卫和剿匪,任何时候不得进京;不得装备盔甲、长兵器,否则按律以谋逆论处。

    薛崇训收到兵部咨文之后,自然不敢私藏甲兵,只得叫工匠用硬竹和老藤编织盔甲,聊胜于无,然后装备横刀。

    陌刀在唐朝是管制兵器,横刀倒是不怎么管。府兵士兵的短兵器都是自备,自己找铁匠锻造横刀,国家只发陌刀长矛等长兵器。

    于是薛崇训组建的那“飞虎团”看起来真是搞笑极了,上穿着竹子,头戴斗笠(头盔也是管制甲兵),腰挂刀鞘……乍一看上去,就跟剑南那边的土著似的,好在每人配备有六匹骡马,这才和精锐有点关系了。

    好处就是一个个轻如燕,不似一般的府兵,作战时上负重至少好几十斤。

    这是薛崇训的第一股力量,他十分看重,便好鱼好养着,督促汤晁仁每训练。俯卧撑等手段他倒是没有提,因为汤晁仁武将世家出,自有一训练方法,薛崇训犯不着瞎指挥去胡搞。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