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七章 夜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琴声过后,那幽冷的清唱让薛崇训觉得这秋夜的气温又骤然降低了一分。

    在回忆里,记得小时候是在各种鬼怪故事中长大,诸如熊外婆之类的故事,年少的他是深信不疑;后来读书受教育,一整系统的世界观让他自以为明白了世间万物的本相;但是更多阅历之后,他又有所动摇。

    就算是科学家牛顿,晚年也投到神学之中。世间万物造化如此浩瀚,每一种学说都只是一家之言罢?凡人的见识终究是有限的。

    薛崇训低头一看,地板上血迹斑斑,是鱼立本写的琴谱。血迹让薛崇训感觉更加诡异,周围的气氛也愈加森起来。

    鱼立本的胆量让薛崇训很是钦佩,他竟然说道:“薛郎,杂们循着声音过去看看如何?”

    饶是薛崇训胆量不小,可是早已习惯了繁华的生活辉煌的灯火,忽然处如此清净幽暗的环境中,也不由得有些心悸,怔怔地说道:“我们是客,半夜四处乱逛,恐有失礼数。”

    鱼立本没好气地说道:“那杂家一个人去瞧瞧。”

    薛崇训心下有些犹豫,本来有种对未知的惧意,可是越是这样,越想看个明白,人的心思真是自己也无法揣度。他想了想喊道:“三娘……”

    三娘推门进来,抱拳道:“郎君有何事吩咐?”

    薛崇训站起来说道:“我们陪鱼公公过去看个究竟。小心一些,别让道士们看见了,到时候不好解释。”

    三人合计了一下,没有拿灯笼便从客房里走出来,鱼立本又吩咐那随从太监守在这里,然后他们便循着刚才那歌声的方面摸黑过去。此时琴声歌声俱停,夜空下恢复了死寂,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今晚没有月光,光线黯淡,而这道观也是节俭,院子里没有路灯。后方那栋星楼上倒是亮着灯,其他房子大部分都黑灯瞎火的。薛崇训深一脚浅一脚的看不见路走得十分吃力,这时他发现三娘走得很自然,不仅十分佩服,低声说道:“三娘,你能看见路?”

    “凭感觉。”三娘淡淡地说道。

    薛崇训遂伸出手到前面摸索了一阵,抓到了三娘的手,感觉她的手本能地轻轻一缩,但随即又停了下来,任凭薛崇训抓着。小手冰凉,连一丝气都没有,薛崇训心下愈发异样起来。

    走了一阵,三娘回头说道:“前面是墙,没路了。”

    鱼立本走上前来,摸索着墙壁左右看了看,墙这边没有什么建筑,除了黑漆漆的疑是亭子的小房子,只有些树木山石一类的东西,大概客房所在的院子是一个花园。鱼立本道:“从先前的声音判断远近,估计在墙的那边,咱们找找看有门没有。”

    光线太暗,三人沿着墙摸了许久也没找到门在哪里,于是薛崇训提议爬墙。翻墙的时候,他心里莫名有种兴奋,大概是回忆起了读书时代翻墙出去玩的形,又是期待,又是担心,心坎扑腾扑腾的,感受如此相像。

    墙里墙外判若两境,爬过墙之后,发现这里房屋低矮但紧凑,完全不似客房那边荒凉,有几间屋子里还亮着灯。薛崇训低声道:“这么多屋子,怎么能知道琴声是哪里发出来的?除非还能听到。”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喝道:“什么人!”吓了薛崇训一大跳,转头看时,只见是一个葛衣女道士,手里还提着剑。

    薛崇训脱口道:“糟,被人发现了,有得难堪!”

    那女道士的喝声刚过,片刻之后对面的一间房门就打开了,只见那玉清道姑站在门口,她已换了衣服,上穿着一白色的长裙,可惜灯光甚昏,她又背对着屋子里的灯光,脸不太清楚,隐隐是一张瓜子型的脸。

    刚才喝叫那女道士提着一盏灯笼向前走了几步,薛崇训等人后面是墙,现在爬墙回去已然不及,灯光靠近,他们就这样完全暴露了。玉清道姑见状,有些恼怒又很疑惑地问道:“鱼公公,你们深更半夜地摸进蔽观内宅意何为?这里住的都是女道!”

    鱼立本尴尬之极,脸红道:“杂家听到有一阵琴声,甚是好奇……”薛崇训和三娘面面相觑,今晚这事实在是有**份。

    不料就在这时,一个滴滴的声音带着惊喜的口吻喊道:“薛郎!”

    薛崇训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在一个初来乍到的道观会有人认识自己,他以前除了在河东就是在长安,很少出京的。这时那玉清道姑的房里已跑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少女来……不是白无常是谁?

    “你们认识?”玉清道姑冷冷地问了一句。但是白无常没来得及理会玉清,径直走了出来,笑嘻嘻地对薛崇训说道:“哈,真是巧呢,薛郎怎么到上清观来了?这就是缘分么?”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旁边的三娘。

    这时三娘觉察到薛崇训还抓着自己的手,脸上一红,急忙抽出手来,背在后。

    薛崇训怔了片刻,恍然道:“对了,今晚那些不明份的江湖人要抓的人就是你!”

    “可不是吗?”白无常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翘起小嘴道,“那些人好狠心呐,各个隘口有官府的密探想抓我,现在可好,码头上的人也和我过意不去,我都快没地方可去了……”

    要不是以前在城隍庙薛崇训差点被这女人一刀捅死,瞧她这么一副模样,薛崇训还真相信了她是个可的弱女子。

    门口的玉清道姑见状,言语生硬地说道:“这么晚了,不要在院子里嚷嚷,既然是熟人,进来说吧。”

    薛崇训回头对鱼立本道:“都走到这里来了,咱们进去坐坐,鱼公公顺便也可以问问琴声是不是出自这位白姑娘弹奏之手,她应该是会音律的。”

    于是几个人便向那间屋子走去,走近了,薛崇训才瞧清那玉清道姑的长相,当真是冰清玉洁清丽非常。瓜子脸尖下巴,肌肤宛若清泉一般纯净,和她比起来,白无常的脸就圆一些,稚气未脱的样子……光看相貌的话。

    房里一下子站了五个人,两“男”三女。薛崇训随意打量了一番这间屋子,中间有个铜鼎,盖子上的窟窿上冒着青烟,底下还烧着炭火,好像是炼丹的炉子。周围的摆设也是简单淡雅,有剑、拂尘、丹青等物,最多的还是各种古籍,案上的竹简不知道是不是从坟里挖出来的古董。

    白无常笑道:“上回在汝州我差点就被抓了,要不是薛郎放我一马,我肯定到不了洛阳。薛郎有救命之恩,我也在寻思该怎么报答呢,要不以相许?”

    此言一出,除了早就认识白无常的三娘依旧淡然之外,其他人都是愕然。鱼立本看了一眼薛崇训,恐怕以为白无常是他的人呢。薛崇训自己倒是明白,这个女人虽然谈不上口蜜腹剑,但肯定是带刺的花儿。

    那玉清道姑的眼神里已有一些敌意……薛崇训见状暗忖,心里充满了各种猜测。他忙说道:“白姑娘玩笑开得太大了,你我顶多算熟人罢了。不过你要是走投无路,投效到我帐下效力,我一定会厚待。”

    白无常|嗔道:“你说起这个,我正想问你!上次我向你透露了个线索,原本以为你要回长安了才会管东市客栈那事,你倒好,这么快就叫人去查了……还授意杀了那个人?弄得我仓促之下毫无准备,在江湖上几乎没了立足之地!你是不是故意这样害我,好我做你手下?”

    “出人命了?”薛崇训也有些惊讶。

    几个月前,他在城隍庙被这白无常行刺,险些丢了命,一直就想查出是谁买凶。本来是委托宇文孝办这事儿的,因在汝州再次遇到白无常,得到了一些线索,便立刻派人将线索告知了宇文孝。他确是没有料到宇文孝会弄出人命来,估计是宇文孝被人识破了份,又不想影响仕途,于是杀人灭口?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