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七章 侍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下午还有一章)

    三娘来到给董氏安排的房间时,董氏已经洗完澡换好了衣服,却见她身上的上衫不甚合身,太小了,使得胸前一对饱涨的东西紧紧地撑着衣服,连乳|尖的形状都印在了衣服上。旁边那奴婢说道:“我起先瞧着董姐姐的身段找了套衣服,以为差不多呢,不想她此前把胸束住了,没看出来。”

    听得奴婢解释,三娘看了一眼放在床边椅子上换下来的衣服,果然有条束胸的带子,但是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不可能再束上去。俗话说男不露财、女不露奶,三娘倒是领会了董氏跑江湖的谨慎。

    奴婢又道:“我另外再找身大点的衣服过来。”这时三娘却道:“不用了,就这样也行,明日再换,现在要去侍寝。”

    “侍寝?”董氏顿时愕然,但转念一想既是卖身为奴,奴隶和平民依附民都不同,完全就等于是别人的私有财产了,那还能由得自己?她莫不担忧地说道:“我还没有附籍到薛家名下,这样就要侍寝了,要是郎君……一时不高兴,我……”

    她没怎么说清楚,三娘倒是听明白了,她不过是担心这样就委身于人,万一人家不喜欢又赶出门去,不是白白遭人侮辱么?女人也不想沦落到人尽可夫的地步不是。

    “三娘,还是不要了吧……”董氏小声说道,“鲍郎的话你也听见了,让我在府上做点粗活就行。”

    三娘寻思她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犯得着这么矫情么,便冷冷说道:“郎君已经传你过去侍寝了,现在就去。”然后又转头对旁边那丫头道,“怕董蝶找不到路,你现在带她过去。”

    “走吧。”丫头说道。

    董氏只得硬着头皮跟在后面。事到如今,她也没选择的余地。唯有内心忐忑不安,主要的恐慌是由于自己的“不祥”,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现在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走到薛崇训的房门时,但见还有丫头过上过下,这府里的奴婢肯定不只一个两个。这样的场面对于董氏来说真是大场面了,在乡下,一般的富户财主家都不可能有丫鬟侍候,他们宁肯养能下地干活的长工。有丫鬟奴婢的家族,不是随便能见到的。

    转过丹青飞舞的屏风,掀开帘子,就见一个男人坐在里面,正拿着本书在那看。这里住的男人自然就只有薛崇训了,他见有人进来,先挥了挥手让带人进来的奴婢下去,奴婢屈膝作了一礼,很得体地退下了。而董氏则不知如许多规矩,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站也不是跪也不是。

    迎来薛崇训的目光,董氏急忙低下头不敢看他一眼。薛崇训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那身不甚合身的上衫,一对平常难得一见的大|乳实在规模可观,连两颗大粒的乳|尖轮廓也看得清楚。

    薛崇训打量了几眼那对乳|房,又看向董氏的脸,作颧骨的位置有枚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屋子里的灯光也不很明亮,乍一看上去,就像有一只小蝴蝶贴在那里似的。

    两人都没有说话,董氏内心一阵波涛汹涌之后,咬了咬牙,大胆地抬起头去看薛崇训,她心道:他既然要成我的男人,起码得看一下啥模样。

    本来白天董氏是见过薛崇训的,他和鲍诚比武来着。但当时董氏心里注意的人只有鲍诚,根本没仔细看薛崇训,现在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她抬头看时,就看见一张黝黑的脸,和乡里经常下地干活风吹日晒那种庄稼汉一样的颜色。黑是黑,但和庄稼汉的黑却不太相同,老实本分的农人绝没有薛崇训眉宇间的那种英气,他那高高的鼻梁上,剑眉之间有种逼人的气势。

    不知怎地,这种黑让董氏一瞬间多了一分好感,大概直觉经常晒太阳的人比较爽朗?

    这时薛崇训比较疑惑,他见刚刚董氏进来时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畏畏缩缩,这时竟然直视自己?他不由得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董氏忘记了害怕,和薛崇训四目相对,她发现这个浑身整洁又充满了阳光味道的男人眼睛,却有郁色……这是一种直觉,在董氏的记忆里,乡里只有那些遇到家里死了人没钱埋之类愁事的人眼睛里才会有如此郁色。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面对了许久,薛崇训才说出第一句话:“你刚进宦官之门,不懂规矩我也不责怪你,以后别人教你礼数,你要上心一些。”

    声音低沉,从容不迫,董氏听着挺舒服的,便忙应道:“是。”

    薛崇训又说道:“你既来侍寝,我现在要休息了,过来侍候我宽衣解带。”

    董氏顿觉脚下犹如灌了铅似的,紧张得不行,连自己的手脚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胸口微|颤|颤地起伏不停,手指在轻轻颤|抖。

    刚见过一面的男人,就要做出肌肤之亲的事,而且薛崇训还给她一种极大的压力,她怎么也平不下心来。

    薛崇训见状没法子,倒也不责怪,自己取下腰间的饰物、袋子等物,脱去长袍,随手就扔到地上,然后坐到床上,随意一蹬就把鞋蹬掉了事。早就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他早形成了这种恶习。

    董氏见转瞬之间整洁非常的房间就被他到处扔东西扔成这样,顾不得多想,只得走上前,默默收拾那些东西。金鱼袋、玉摆到案头上,衣服也叠得好好的,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薛崇训只剩下一身白色的亵衣坐在床边,说道:“不用收拾了,你先过来。”

    董氏战战兢兢地走到床边上,下意识抓着自己的领口。薛崇训见状有些好笑,明明是送上门的女人,却偏偏这个样子,但这个女人很明显见识不大,肯定不会假装。可是她越是这样薛崇训越有兴趣,反而觉得官窑里那些上来拔衣服的官妓让人兴趣索然。

    薛崇训慢慢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掌有些粗,暖暖的,不过手背很是柔软。董氏红着脸,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去。

    “你是自己情愿的吧?我平常很不喜逼迫女人。”薛崇训沉声道,“不愿意就说,不难为你。”

    董氏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但一句话都没说,实在说不出来,嗓子像是被堵了一样。她也没激烈挣扎,薛崇训自然就当她默许了,或者半推半就,反正是可以动的。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