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一章 北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薛崇训面对着刚刚送进帐内的几个少女,却忽然感叹起来。

    买卖不成仁义在,虽然今晚的利益分配没有谈拢,但是刘安等官和薛崇训到底是站在一个阵营的人,相互的盟友关系仍旧存在。所以这些少女既然找过来了,这时吕刺史又把她们送了进来。

    此情此景,本该良辰美景的时候了,薛崇训忽然唱起了曹孟德的诗,十分不应景,刘安吕刺史等人都不解地看着他,不知其感叹从何而来。

    薛崇训看了他们一眼,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佳人我所欲也……可是纯粹为了淫|乐,未免代价太大。对我来说,要是今晚碰了这些女人,待朝里弹劾起这件事来,我岂不是要沾上一身污点……”他又打量了一番这几个少女,很多身上穿的衣服显然是百姓家自己缝制的款式,他便继续说道,“对她们来说,清清白白的,正当青春貌美,这样就被耽误了岂不可惜?”

    前半句话让吕刺史感到十分不妙,但听到后半句,他只得言不由衷地拍马道:“卫国公爱护百姓之心,真是我等之楷模。”

    薛崇训道:“人生苦短,情之所在是值得付出最有价值的东西的,但不是这样的强取豪夺。吕刺史,你把她们送回去罢,各回各家。”

    一个少女跪倒在地,感激地说道:“薛明公真是好官,我们定然会记挂着您的恩德。”

    薛崇训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然后同刘安一起走出帐来,抬头一看真是星光明媚的夏夜,群星闪耀。薛崇训便问刘安:“天上哪颗星最亮?”

    刘安抬头看了一会,沉吟道:“北斗?”薛崇训四面看了一下,说道:“怎么没见着月亮?”

    刘安愕然,月亮能算星星吗?

    就在这时,薛崇训抬头看向北边的天空,眼睛里闪出了星星般的光辉:“我愿化身为北斗,燃烧短暂的生命照亮整个大地,得到那人抬头的凝视……”他双手抱在胸前,不禁摸到了衣服里面的那枚金簪。他用了根绳子系在金簪上,就戴在胸口的衣服里面,当项链戴着。

    ……

    吕刺史在营地外面问一个将领:“追到了么?”那人抱拳道:“请恕末将无能,四面八方都有路,不知那小娘往哪边去了,末将已经用使君的名义通知汝州各个隘口,随时注意盗匪。”

    就在这时,见刘安走了过来,吕刺史便迎了上去,神情沮丧地说道:“刘使君,那盗匪逃掉了……这事弄得,竟然让她从咱们眼皮底下把帐簿弄走了!卫国公真是太不仗义了,还把咱们当自己人么?”

    刘安白了他一眼:“就算没有帐簿,日子也不好过,太子那边的人早就把运河一线的利益关系查得一清二楚,不然怎么会知道你身上有个帐簿?”

    吕刺史急得来回踱步,十分不安稳地说:“方才听卫国公的口气,他是想置身事外……你们不会把我作替罪羊吧?”

    刘安闭目沉思了一会,也不回答吕刺史的话,只说道:“我有点奇怪,卫国公为什么非要七成?难道是故意为难咱们,早就打定主意置身事外了?可是他犯不着这样做啊!他是上边的人,只要太平不垮,他能有什么事儿?如果太平到时候真的栽了,他能置身事外?”

    “刘使君,您给个明白话,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啊?难道只能这样坐以待毙,等着御史台弹劾?”

    刘安仰头看着北斗星,沉吟道:“就看上边怎么处置河槽的事……我想庙堂上的阁老相公们是不会这么就承认我们这边的人胡作非为罢?”

    ……汝州帐簿不知在中间怎么传递的,到了监察御史张济世手里,张济世是朝中同中书们下平章事张说一家子的人。作为山东(崤函以东)世家,张家并不算显赫,但在武则天朝时,武则天策贤良方正,张说对策天下第一,由此接近了权力中枢,张家的门楣也有所改观。

    张济世大白天拜访了居住在洛阳的姚崇,递上帐簿让姚崇过目。姚崇只看了一眼,心里马上就明镜似的,不由得打量了一番张济世,这人只有三十来岁,一张端正的长脸,两腮平整,鼻梁高高,看起来倒像个做事果断耿直的人。

    姚崇把帐簿放在案上,说道:“我现在只是洛阳府尹,汝州刺史不归我管,这东西让我来处置就有狗拿耗子之嫌,且结党痕迹明显……姚某上次在朝里为太子说话,只是出于公心,身在宰相之位谋其职而已,绝无巴结太子意图专营之心,还望你们不要误解。该我办的事,我定然秉公法办,不该我管的事,我并不想过问。”

    张济世抱拳道:“姚相公怎么会到洛阳来?你说不结党,别人可不这么看。况且这种徇私枉法的勾当,但凡我们食君俸禄的人都应该站出来说话!张某是御史,这事儿于公于私都应该管,但如果姚相公能说句公道话,才更可能取得成效……您在朝野的清名和文章才名都足够引起世人的重视。”

    姚崇淡淡地说道:“既然姚某知道了汝州的事,从百姓公道上想写份奏章是可以的,不过这份帐簿张御史还是拿回去自行处置吧。”

    张济世脸上一喜,告礼道:“只要您老能站出来说一句话就够了,东西我拿回朝里让御史台出面。”

    姚崇平和地点点头:“就算你今天不来,我也准备弹劾他汝州刺史,为了巴结上官,竟然教唆地方恶霸强抢民女,国法何在?公允何在?”

    张济世高兴地看着姚崇道:“好,咱们就等姚相公一份折子上去揭露这运河沿岸的恶事,然后我们再拿出真凭实据,让天下人都看看,太平一党究竟是些什么玩意!”

    得到了姚崇上书皇帝的承诺,张济世说罢正待要走时,姚崇忽然叫住他道:“这事太子知不知道?”

    张济世道:“刚刚查清刘安一干人等的劣迹,还没来得及禀报太子。”

    姚崇沉吟片刻道:“这事儿张相公(张说)应该也清楚,老夫便多言一句罢……当初在长安太平给斜封官,是明码实价明目张胆地卖官,这样的事都压下来了,你们要是想利用运河之事打击太平恐怕没用。造造声势就够了,公道自在人心。”

    张济世笑道:“姚老与家兄英雄所见略同,公道自在人心!有姚老和张九龄二位名士的奏章,又有御史手里的证据,还怕他们抵赖不成?”

    姚崇听罢便放心地送张济世出门。

    张济世随即写了一封书信快马给长安的张九龄,然后带着证据西去。原来张九龄从岭南沿着运河一路送粮,已然将河运的实际状况实地考察清楚,再以此为依据写一篇文章,定然会引起朝廷内外、世家大族的重视;又有姚崇等名声响亮的名士文人上书奏章,舆情可想而知。

    张济世等御史大夫已打定主意,等舆情一上来,便趁热打铁呈上各种真凭实据,定然见效。就算不能网住大鱼,也能拉几只鱼虾下马,最重要的作用是进一步妖孽化太平一党。所谓奸臣当道,匡扶正义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对于这些事,洛阳的刘安虽然无法得知他们的具体布置,但猜也猜得到有些不妙。明明有所察觉,可是刘安却拿不出一丝应对的方法来。无论是姚崇宋璟,还是仍在宰相位置上的张说,虽然倾向太子,但是他们一向的表现是不参与宫廷争斗,凡事以公心为凭。这样一来,刘安能怎么着?

    他正在和幕僚对弈“象戏”,一种十二字的古象棋,但心不在焉的,有些走神。幕僚提醒道:“该刘使君了。”

    刘安一看棋盘,郁闷道:“刚才没注意,怎么下成这么个局了?”

    幕僚得意地笑了笑:“使君得丢一枚子。”

    刘安看着棋盘沉吟道:“你动不了我的‘枭’,卢、雉、犊有点危险……但我当然应该丢卒保车,放弃‘塞’比较明智。”

    幕僚微笑着点头道:“使君所言极是。”

    就在这时,一个老家奴走到门口,躬身说道:“阿郎,汝州吕刺史送了两大口箱子过来,正在后门,要不要让他们抬进府中?”

    刘安看向门口,片刻之后又回头看着幕僚沉吟道:“这两口箱子怕是‘塞’?”

    幕僚与刘安面面相觑,然后他低头看棋盘,指着桌子上的棋局道:“使君可得看清楚了,丢了塞,其他三字也很危险的。”

    “哦?是这样吗?”刘安忙低头看棋局。

    老仆人又提醒了一句:“阿郎,这么两大口箱子搁门口,别人看见了可不好看哩。”

    刘安回头道:“去传话让他们弄回去……这样说,就说我不需要那些东西,该做到的事也会尽力去做。”

    仆人听罢便告礼转身出去了。刘安在屋子里不由得仰头长叹了一声:“却不知殿下会如何应对呢?”

    .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