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九章 玫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

    这时薛崇训说道:“今天你没有机会了,不如把手头那如弩似琴的东西放下,束手待擒,这样我或许能看在那天城隍庙活命的份上,留你一条性命。”

    白无常沉吟道:“是死是活还不是你说了算,唉呀,命运操纵于他人之手真不是件愉快的事儿……”

    薛崇训打量着白无常和她周围的那几个女子,忽然有种感觉,白无常的模样儿就像新摘的葡萄,其他女人就像葡萄干……女人果然还是要青春水灵才够好看。他心里没有多少杀心,便开起玩笑来:“我还真舍不得杀你,抓起来慢慢玩……”

    白无常故作怒色道:“你那么坏,人家一个弱女子,迟早被你玩死了。”声音嗲得厉害,就像一个小女孩在撒娇一样。她想了想又说道:“你肯定很想知道上回的刺杀事件,是谁指使我的吧?”

    薛崇训点点头道:“你说出来将功抵罪,活命的机会就更大了。”

    “我给你线索,你放我走。”白无常的神色阴晴不定,有时装嫩,有时却一脸阴骛。

    薛崇训冷笑道:“你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现在你没资格和我讲条件,我一声令下把你抓起来严刑逼供,结果也是一样的。你确定自己经得起各种刑罚手段?”

    白无常的眼睛里闪出一丝萤光,似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她可怜兮兮地说道:“都怪女人的心软,上回人家被你感动,一时心软竟然放过你,回去差点没法交代。要是我把雇主的线索透露给你,被人知道了,名声就彻底坏了,以后谁还敢给我派活儿啊,我饿死得了。”

    就在这时,帐外刘安喊道:“我有重要的事要与薛郎商议,请薛郎相见一谈。”

    “进来说话。”薛崇训应了一声。

    不一会,刘安便和吕刺史一起进了大帐。吕刺史指着白无常道:“就是她。”

    刘安对其他女子说道:“这里没你们事了,下去。”

    那些女子面面相觑,有一个胆子大的挪步向外走,其他人也就跟在她的后面出去了。这时刘安才说道:“薛郎,这个女细作是太子那边的人,今晚混到了吕刺史身边,偷了他的帐簿,这个帐簿很重要。”

    白无常冷笑道:“你们以为东西到手了我还会放在身上么?”

    刘安道:“请薛郎下令将此人拿下,逼问帐簿去处。”

    “什么帐簿,很重要?”薛崇训一边问一边猜测,心里已然猜了个大概。

    刘安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尴尬,沉吟片刻才说道:“很多富户为了逃避官府征召送赋税入京的苦差事,就会通过一些途径向地方官行贿,但地方官怕被上边清查,就会把大部分所得上缴……那个帐簿就是汝州刺史收受州县富户贿赂的记录。”

    薛崇训看了一眼白无常,笑道:“我还纳闷,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不想是为了这事。敢情你不仅杀人,还干盗窃之事?”

    “有什么区别么?都是为生计罢了。”白无常道。

    薛崇训的神色一变,转头正声道:“刘安啊,今上将你派下来全权整顿河槽,对你是信任啊,你这样徇私枉法岂不辜负了朝廷对你的一番殷切期望?难怪你下来有一年多了,一点起色都没有,原来你和他们同流合污!”

    刘安皱眉道:“我也是迫于无奈。转运使衙门里、地方各级官吏,好多都是殿下授予的‘斜封官’,而且运河所得的钱财,其中很大一部分会运抵长安送到镇国太平公主府上,我的站位卫国公是清楚的,怎么能动这些人?”

    薛崇训来回踱了几步,忽然仰头叹道:“人心呐……”

    刘安沉声道:“其实我觉得殿下并非贪财才授斜封官,而是斜封官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殿下权位的一种认可。我们下边的人,如果不能体会到殿下的良苦用心,一个劲瞎折腾,岂不更辜负了殿下对下官的一番栽培?所以我到东都之后一年多了,不是没有法子整顿漕运,是不能动……”

    薛崇训看了一眼吕刺史,摇头道:“斜封官只是一种入仕的途径,并没有好坏之说,可是封的这些官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大部分除了专营没有一点才干,如何能帮助咱们成大事?”

    “薛郎所言极是。”刘安不动声色地说道。

    吕刺史道:“不管怎么样,帐簿不能落到太子的人手里,这东西是真凭实据,实实在在的把柄啊。”

    薛崇训冷笑道:“别人有没有拿到这东西有多大的区别?这个女人被雇来就是为了拿那个帐簿,说明什么?对方早就对你们在几条河上搞的贪腐之事了如指掌,查得清清楚楚,连你吕刺史有个帐簿都知道,遮遮掩掩的还有意义么?”

    吕刺史哭丧着脸道:“没有真凭实据,就算他们在朝里说说也没用啊。”

    薛崇训摇摇头道:“这是人心,人心就是大势所趋,别人在造势!我告诉你,如果万一我母亲垮了,你们还想继续当官发财?脖子上的脑袋也要看好了!”

    吕刺史盯着白无常,他现在显然不想管什么大势,只想拿回帐簿……那玩意是罪证,弄上去太平公主暂时是垮不了,恐怕吕刺史得先被治罪了。

    薛崇训站在原地,仰头闭目沉思了片刻,忽然说道:“可是我已经答应这个女子,放她走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十分疑惑地看着他,十分不解。

    薛崇训又道:“她不是太子那边的人,不过图财。以前我和她偶然见过一次,既然是熟人,我这个人还是很讲江湖情义的,今天买她一个面子放一马。”

    吕刺史怔了许久,才急忙说道:“你把帐簿还我!不伤你性命。”

    白无常也没弄明白薛崇训为什么会这样做,方才听他故弄玄虚地说了一番大道理,好像对权力场很内行似的,如今怎么突然做起这种毫无益处的事来了?她也顾不得多想,抱拳道:“大恩不言谢,薛郎的这份情义我先记下了。您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劳烦送我十里路,再给快马一匹。”

    “卫国公……”刘安皱眉道,“一个江湖女骗子,咱们管她作甚?直接拿下严刑逼供即可!”

    薛崇训笑嘻嘻地摆摆手:“人以信立,我答应过她的,就算是对女骗子也应该说到做到。”

    白无常嗲声娇嗔道:“你才是女骗子!”

    薛崇训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别生气,我做好人,送你走,成了么?”

    “这还差不多,以后不许再叫我女骗子,你个黑骗子。”白无常白了他一眼。

    “来人,备马……一匹!”薛崇训喊了一声。

    吕刺史伸出手,样子看起来无奈极了,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刘安却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制止住他。薛崇训带着白无常出帐,三娘也跟了上去。

    刘、吕两个官员出帐之后没有过去,吕刺史在刘安的面前几乎要嗷啕大哭出来:“刘使君,这可怎么办才好,那玩意弄到了长安,我还有活么?”

    “此前我们都小看卫国公了,这事你别担心。”刘安沉吟道。

    吕刺史急得团团转:“刘使君,这回您可一定要拉兄弟一把,看在殿下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刘安抓住他的胳膊:“少安毋躁……你猜卫国公为什么要放一个跑江湖的低贱之人?”

    吕刺史哭丧着脸道:“一定是怪罪咱们将事情瞒着,把他排斥在外的原因,想敲打敲打咱们!”

    “对,敲打。”刘安故作深沉地说道,“所以你别太过担忧,我们都是太平公主的人,他薛郎下来不整别人,专门对付自己人,有这个必要么?敲打是敲打,但不会往死里整,你放心……如果这事他能做到恩威并济,我还真是很看好薛郎这个人。”

    吕刺史想得没刘安多,他一门心思只惦记着自己的危险了,不由得再三问道:“真的不要紧?”

    刘安轻抚其背道:“不要紧,咱们先看看薛郎怎么处理,如果他没处理好,这不还有我?上边还有殿下呢。”

    吕刺史感激涕零地抓住刘安手:“刘使君,有您这句话,我下半辈子做牛做马都跟您!”

    “唉,唉,言重了。”刘安淡然说道。

    ……应薛崇训的要求,侍卫只牵了一匹马上来,薛崇训回头对白无常道:“我送你,抱你上去。”

    白无常故作娇羞道:“想占人家便宜。”

    一旁的三娘忍不住说道:“郎君,小心一些。”

    白无常嗲声道:“哟,三姐,这么快就吃上醋了?我偏生要和薛郎坐一块,哼哼,薛郎,你抱人家上去嘛,我坐你怀里。”

    薛崇训看了一眼三娘,犹豫了一下,便走到白无常的面前,一手搂住她的肩膀,一手搂住她的翘臀,一下子就抱了起来。白无常忙搂住薛崇训的脖子,“咯咯咯……”地娇笑不已。

    其实薛崇训还是挺佩服她的,羊入虎口的处境下,生死难料她还能笑得出来。白无常笑道:“一般人谁要碰我,就是死,你竟然抱着我,不觉得我很危险么?”

    薛崇训微笑道:“玫瑰都是带刺的。”

    .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